认知升级

通过看书看电影来理解世界的奥秘,升级落后陈旧的思维习惯。
博文
(2021-04-07 19:21:37)
小宁一脸的好奇和兴奋,跟着刘娟和外国叔叔,坐了好长时间的火车。她跟刘娟相处时间并不长,虽然有些生分,却也有母女的样子。好像,只要她知道这个天降的漂亮阿姨是“妈妈”,就够了;就算离开了熟悉的姥姥姥爷,也不哭不闹。 从来没做过火车、也没怎么出过远门的小宁,被汹涌而来的新信息敲打着,应接不暇。一路奔波之后,他们一行人钻进了某个北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八岁之前的罗宁在武汉跟着离异的姥姥姥爷生活。既然已经离异,姥姥姥爷自然是分开生活的,但好歹还在同一个城市。姥姥姥爷之间的爱恨情仇,直到他俩辞世,罗宁都没弄清楚。她只记得姥爷一直惦记着姥姥,姥姥一直骂姥爷花心。罗宁花了好大的力气才记住,姥姥姥爷也是有名字的,姥姥姓辛,叫辛福云。姥爷姓刘,叫刘宝树。辛福云是一位艺术类的大学教授,热爱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1-03-28 16:48:14)
罗宁下了晚自习,把好友陈静送回了家,终于迎来了一段罕有的属于自己的时间——虽然也只有短短的二十分钟。 秋天的北京,六点多天就黑了。路灯勾勒着摇曳的银杏树叶,投影在人行道上,沁脾的风让树叶银铃般的响着。罗宁从书包里掏出了一盒红塔山和打火机,熟练的背着风,点燃了,摘掉了书包,蹲坐在就近的马路牙子上。她一气呵成的完成了这一系列动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7-06-18 16:11:02)

5月20日下午5、6点的时候,我、老婆和mother-in-law正在大雾山爬坡度很陡的ClingmansDome大山头,呼哧带喘、汗流浃背的。不知道休息了多少次,最后终于登顶了,结果一阵风吹过来一大团云雾,原本能有360度的风景,只剩下了一半。只好无奈的一笑了之,狂照一堆照片之后,就被山雨浇了下来。钻进车里,开到我早晨草草用信用卡点数定的豪华酒店,坐落在Gatlinburg小镇的最高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