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朵

害怕会忘记,为了不能忘记,
博文
(2020-12-23 05:29:22)

先上图。 昨天看领导的博客说是冬至,看时间错过了,可能是当天没有看博客,自己整天沉浸在烧脑的游戏—数独中,一瞬间烧脑变成了烦脑/恼。 下决心改变做主妇了呀。20多年来,吃药的副作用造成了对身体的伤害,现在吃东西只能在医生的指导下了,所以这也是我必须得自己开始动手足食的原因。 立即开始动手,我把现有的绿叶菜和豆腐还有虾是那种熟的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2020-12-17 12:09:19)
自从我的床头柜生平第一次放了照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是这样的答案,也就是说为什么放照片和放这张照片,那么接下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想开始追求泰德。我想现在开始追求泰德,那是一个很难的过程,我首先得告诫自己:要耐心,耐心,耐心,不要一言不合,我就画个句号。 下面的叙述还是像我以往的风格,哈哈,这也叫风格,其实我是没有什么文字水平,我只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我看到很多人的床头柜上面放一张照片,全家的合影,或是父子,母女,夫妻等等等等,而我却从未有过在床头柜放过照片,问我为什么,我不知道,我只能说我的大脑没有给我信号----放照片的信号。 这次我的大脑不知为什么告诉我,我要在床头柜放一张照片,而且是这张照片。 我问自己为什么放这一张照片,我的答案是:我终于懂得珍惜了。这对于我来说可是人生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数独这个游戏,差不多我刚来美国的时候我就接触到了,当时看着一些美国人玩,我从来也没有想尝试过,直到去年的一天我突然在飞机上看到这个游戏想尝试一下,不知如何下手,当然知道它的规则是什么,可是不会玩,然后有一次就问了儿子一句话你玩过数独吗?他说没有我说那你能告诉我它的正确答案是有几个吗?他说正确答案只有一个,就问了这些,然后我就开始玩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9-09-30 03:07:00)

很久以前我是看到了茶歇裙这个名字,然后有一段时间我就开始找。裙子里像茶歇裙的裙子找出来十几件,但我想拍照的时候,不料人生第一次身体长了疹子,又说是我的兔宝宝传染给我的,但不管怎样。没有心情照相了,就是现在还是没有好,但是嗯,前几天我让我的邻居给我拍了几张,因为知道这两天要回美国。就能玩了。懒得去外面找景,人家也没有时间,就在她的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9-05-26 17:41:06)

上个星期,与前男友相聚了。 先上照片 其实,在我俩还没出生的时候,我们的年轻的父辈就已经是搭档,朋友了。那是1958年 1958年,肯定又是中国的一个运动年代。前男友说:这一年,我的父亲是和她的母亲搭档。 一个机缘,当然也有父亲的推力,前男友的父亲成为了中国一个了不起的人物,也就是说是给这个社会做出了巨大贡献的人,某董事长,五一劳动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阅读 ()评论 (4)
(2018-09-07 20:04:06)
本来是写在韭菜的博文才子佳人,后来怎么样了(四)的留言。写着写着发现有点长若说得比较清楚,所以就写在这里了。刚上大学时,总收到一个人的情书,他是我的高中同学。他的情书写得不错还挺长的,我每次都留在上不费劲的课时读它们。情书都是变着花样的,如随信寄来的照片,让我如何处理这张照片做选择题。我一共回过他两次信,明确告诉他我不爱他,虽然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8-07-17 04:51:28)

仍在翻墙中 读过我博客的亲可能知道东是我现在的丈夫。 我特么的不会写字,就特喜欢会写字的人。 小时候之所以崇拜大哥哥,就是因为大哥哥琴棋书画样样行,总让我进入一种才子佳人的意境中。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8-07-15 07:18:06)

翻墙进来的,求鼓励,求表扬! 终于见面了!我和我的室友死党,MBA同学。右边两位是我的师弟,小我一届,我们仨师从一个导师。左边的大我一岁,我叫他师弟兄。右边的是我的小师弟,我通常喊他first名字,他喊我师姐从没变过。 这是我的兔宝宝,一生不会生病的皮埀,皮埀是他的名字 (一)有一种友谊叫凌东和师姐 凌东是我的小师弟,最右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9)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