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玺阁主在美國

不要介绍了,就是那个阁主
个人资料
梅玺阁主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好久没写菜话了,我的习惯,每一篇的菜话,都会先聊一会儿天,然后再说道菜,当然,粉面点心,也会算是道“菜”。没写菜话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没啥可聊的,而是头绪实在太多,不知从何聊起。 我大概真有小半年没写菜话了,从疫情开始,我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中国学生回不了国,大量中国短期探亲游客滞留美国乃至全世界各地,我又能说什么?后来,美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0-08-06 16:43:02)

中央电视臺的春节晚会,有一句话是一定有的,「我们中国人过年一定要喫饺子」,在这句话说了几十年后,成功地引起了包括上海人在内的所有南方人的反感。同样的令南方人反感的一句话是「过节就要喫饺子」,南方人不管什麽节日都不喫饺子。
作为一个上海人,反感的衹是这种「被代表」的说法,我们什麽都被人代表,有人代表我们决定着哪些节目可看哪些网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0-08-04 21:22:08)

长期宅在家裡,真的会宅出毛病来的,神精病(沪语,即所谓「精神病」,沪语常见颠倒词序,如谓「腐乳」为「乳腐」,而「纸餐巾」则为「餐巾纸」)。全球新冠疫情,我也同大多数人一样,能不出门就不出门,万不得已总要去买点食材时,从口罩到手套,全副武装。到了超市,鸡鸭鱼肉水菓菜,能多买点就多买点,儘量减少出门的机会。
这不,到了超市,神精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8-02 21:56:45)

我突然很想喫垃圾食品,非常垃圾的那种,什麽?麦当劳?肯德德?是的,那种也算垃圾食品,但还不够垃圾,快餐店还是当场做出来的,依然会夹进新鲜的生菜和番茄,你懂我的意思吧?
我想喫那种随手可得的带着大量红色番茄酱和黄白色融化起司的东西,对,还要有肉,我想喫那种微波炉就能弄熟的速冻单人份食品,绝对没有新鲜蔬菜,高油高盐高脂肪高热量食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好久没写东西了,小半年了,但是既然叫到了「旅美爱国作家」,总要写东西的,好吧,《下厨记》的第九本正式开场。整个下厨记系列,都是先聊聊热门事,然后写正文,前半部分与后半部分,有时是有关係的,有时一点也没有。大多数时候,似有似无。从第一本《下厨记》开始就这样,十多年了吧,到了2020年。
2020年,我不知道怎麽写了。
武汉爆發疫情,可是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中国人有一种恶习,就是“展示嫁妆”。我前段时间在网上看到,某地嫁娶,除了新娘浑身上下压得挺不起胸的金冠金圈金镯金链之外,还有制成了展板的“商铺一座”、“豪车两辆”等,又有放大版的支票一张,上书“八百八十八万”之类,弄得象是新娘博览会似的。 更有甚者,嫁妆乃有“娇儿一双”,原来当地习俗,先同居先生孩子,待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一不小心,感冒了。照理说,在美国感冒的机会并不多,但依然感冒了。在美国,每年的九月份开始,是打流感预防针的日子,有保险的人保险覆盖了费用,可以到诊所或各大超市附属的药房去打;没有商业保险的人,更是可以方便地得到免疫。 流感,在英文中叫flu,与感冒或伤风的cold不一样,前者有预防针可防,后来只能靠自己的身体去扛,好在后者一般不发高烧,会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我们常说“衣食住行”,其实对于过去的普通人家来说,生活就是“衣食住”而已。“行”是没有的,在我小时候,买火车票、汽车票是要介绍信的;去到外地,要住宿,还是要介绍信的。别说我小时候了,及至我都到了可以婚娶的年纪,那个时候,但凡男女要同居一间,是一定要出示结婚证的;那时初尝禁果的年轻人,总是一个人想法开了间房间,女朋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真是太喜欢苏州了,有一次我和丈人一起去苏州,那时还没有谷歌地图,GPS倒是有的,是掌上电脑上的一个外置模块,地图是网友们自己做的,我从上海导航到苏州入城,然后就用不着GPS了。 苏州入城,走高速的话从东北角上进城,要是出青浦过收费站走机场路的话,从正南入城,反正进了城,我可以凭记忆,游走在各个小街小巷。丈人很奇怪,问我:“侬哪能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如果一个上海人,在大年夜吃饺子,一定会被上海人嘲笑的,巴<>子啊?那是人家北方人的习俗呀! 假使一个上海人,在冬至夜喝冬酿酒,好象颇为讲究;要是一个大美女,在开了暖气的房间里,穿了件暗色绣花的薄棉袍,手持一杯晶莹明亮的桂花冬酿酒,眼波流转,更是雅致。 多么美丽的景像呀,然而,还是洋盘,那是人家苏州人的风俗,和上海人没啥关系,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