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24-06-07 00:31:51)
掏煤窑的哥哥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时候,中国的改革开放还在热身状态。基本上每家都是在赤贫状态,而农民更加是一贫如洗,花钱要靠“鸡屁股银行”,也就是,养的土鸡下了蛋,不舍得吃,积攒十天半月,拿到集市上卖了,换回来一元、两元,就是家里所有的钱了,要支付家里的日常花销。家里从来没有任何银行账户、也没有现金存款。妹妹读小学的时候,学校要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4-06-02 22:41:23)
邻居杰夫2024年6月3日邻居杰夫是我在墨尔本第一房子的邻居。我们买房搬入不久,邻居们都很友好地过来打招呼。聊天中杰夫告诉我们,他开了一家修车店,比较懂车,很喜欢四轮驱动。他的老婆,是个中学老师。夫妻俩有两个女儿,都正值青春期,比较叛逆。好难管呀,他无奈笑着。他的女儿好象的确叛逆。路上碰到,从来不和我们主动打招呼的。她们每天上学、放学,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24-05-28 22:49:50)
老黄爷2024年5月29日老黄爷是我爷爷小时候的玩伴。即便在赤贫的贫苦农民里,老黄爷家也是更穷的那一户。他的母亲整日劳作,没有时间给每个孩子每年做一双布鞋,就让他们都赤脚,即便天寒地冻的冬天。1960年代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期间,老黄爷家实在撑不下去,他独自一人逃荒到一个不那么赤贫的村上,帮助当地的生产队喂养牲口,晚上就和牲口住在一起。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4-05-27 23:06:41)
曾经重返广州2024年5月28日出国前你很少去广州,倒是到了2012年,你受不了多年在海外孤身一人的生活,决定回国工作生活一段时间。打心底,你并不打算在国内定居,而是寻找一位相爱的姑娘,带她离开。在海外,找个女人不难;找到爱情就近乎不可能了。话说,爱情,在哪儿不是奢饰品呢?虽然已经30多岁了你依然渴望着此生可以带着爱情结婚并终老。你就随着选择的工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24-05-27 23:03:17)
曾经重返广州2024年5月28日出国前你很少去广州,倒是到了2012年,你受不了多年在海外孤身一人的生活,决定回国工作生活一段时间。打心底,你并不打算在国内定居,而是寻找一位相爱的姑娘,带她离开。在海外,找个女人不难;找到爱情就近乎不可能了。话说,爱情,在哪儿不是奢饰品呢?虽然已经30多岁了你依然渴望着此生可以带着爱情结婚并终老。你就随着选择的工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4-05-26 18:35:06)
梦回南半球,梦回海外2023年9月1日其实他又离开中国八年多了,生活安定且日渐富足,但还是偶尔会返回南半球的梦。在梦里,他总是那么惶恐、忐忑和不安,渴望着赶紧返回澳大利亚或者新西兰安顿下来,好安定生活,让灵魂栖息。那大概是因为他在中国几乎没有过过什么好日子。出生于文革的他,幼时除了饥饿的记忆外,更多的是父母和大人们的终日劳碌、紧张、极度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20-06-06 18:19:55)
梦中再见你再见到她的时候,他满心充满了欢喜,却不知道那是在梦里。她依然是那么美丽、爽快、自然、大方。他欣喜地望着她,满身心地愉悦,目光里是完完全全的欣赏。他带着四、五个人,来到她所在的城市,她邀请他们住在她空闲的公寓里。一如既往,她打扮干净而利索,在室外停车场指着一个小高层说:你们就住那儿吧,一切都收拾好了呢。他的一个同行人,好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11-14 22:25:36)
被挫骨扬灰的羔爷 2017年11月15日 如果羔爷没有去世,今年他也该70岁了。 羔爷兄弟三人,他老三。估计还有姐姐妹妹。以前的时候,婴孩死亡率高,大家都多生。就因为羔爷是老小,所以父母就叫他“羔”。叫着叫着,就成了他的名字。我们小辈,就喊他羔爷。 我小的时候,记得羔爷总是意气风发的。他年轻,身体壮,读没读过几年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总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7-11-12 22:11:40)
五道口的一周 2017年11月8日 2017年的10月底他去了北京。这是商量好之后的第三次。 第三次商量好之后,他才开始办理去中国的签证、购买机票。虽然她再次口头、短信答应得妥妥的,但他心里还是很不确定这次是否能够见到快四岁的女儿。她喜欢表面一套背后一套,说些你想听的话,却只做她想做的事。 2016年12月,女儿三岁生日前,是第一次。签证、机票都办理好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10-05 22:35:25)
入殓师 2017年10月3日 日本电影《入殓师》 听说你后来做了入殓师,专门为死去的人化装,让他们在离开这个世界的最后一刻,还享有尊严。对的,儿子,人或活或死,都有尊严,哪怕是一具无法动弹的尸体。我在远远的地方听着你的故事,默默地记着,却不打搅,一如,以往漫长的二十年。 那天晚上,我将要离去。我一个大人,已经成年,知道这分别意味着什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
[2]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