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海懿 - www.huanghaiyi.com

加国财务顾问(保险、基金)
博文

黄海懿 北风吹来混沌的黑雾,环绕在城市的上空七七49个星期。没有太阳,星星月亮也都不见了去,城市的巷道暗黑得如同鞋底,行走的人们头顶盏盏矿灯,有如星河徜徉人间。 一道闪电刷啦啦劈在了城市中心的最高处,劈燃了棵300年的古树,待余烬吹散,科学家们找到了神奇的它...... 它是种药片,一年不到的快速开发源自那首著名的歌《所念皆星河》,科学家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06-23 15:33:56)

黄海懿 早上将醒未醒间,想起了一件事,就像沉寂的海底忽然冒出了一串气泡。这种深层记忆,遥远得像是从未发生过...... 那是个科学博士,名字记不得了,那时还没怎么记事,好像他有张圆圆的脸,秃秃的头,智慧的象征,就这样一个圆头圆脑的博士,养着个令人生畏的宠物,他唤它“宝贝儿”,宝贝儿用它长长的手搂住他助理的脖子,几乎将他勒死,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泰晤士报9月2日_221号》电:上期文章后,几位读者来信询问福尔摩斯对开学怎么看。 我问的时候他正捧着报纸:“我当然关注了这个新闻,华生。这件事的受益人自然不是学校和教师,更不是学生。跟平时一样,我们要首先找到这件事的受益人?你觉得有谁?” “呃,当然不是学校,它连同教师,都站在了一线上。不是学生、也不是家长,那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这几天我越来越多地想到潘老师,中学时的语文老师,若她还在,该多好啊......想她是因为这两周里我才意识到年少时她让我读的书,原来会对我影响这么大。过去的二十多年间,这种影响它从未显现,以至于我一直以为它不存在呢~~于是,我开始对朋友们谈论的在家读书homeschooling充满了期待。节省了那么多时间在学校和家往来奔跑的路上,还节省了那么多体力,不就等于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泰晤士报_221号》8月23日电:正当一群Montreal的家长教师举着牌子在政府门前抗议开学时,魁北克城一群示威者也在抗议戴口罩剥夺了他们的自由。 有人写过:左派和右派出现的时候,政治家面临一个选择:是比左派更左、右派更右,还是站到他们中间去? 多年经商的乐高省长选择将他的头号队友首席卫生官阿鲁达往两派中间一推,阿鲁达立时贴在了最左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3)“指数形态”后的A点,新冠检测成为瓶颈的点——此后疫情图开始“失真”那天黄昏,看着山边玫瑰花般的云朵随着一分钟一分钟的流逝转至淡紫、暗蓝……我有些理解了为什么人们常说“数学是想象出来的”,而非以前我一直以为的数学难道不是算出来的吗?那一刻,我大概明白了疫情图是怎样构造的,试着写在此文中:六、自然坐标下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这几天有位没署名的伯克利大学历史教授写的信在网上流传很广,有朋友发在群里,看了让人很感慨......从信的口吻看,他可能是非裔。他说他一旦署名,肯定会丢了现在的工作以及未来的任何工作,然而他写了,发了,群发了...... 他文中的几处都挺打动我的: 他说“心理上的弱势才是毁灭性的”,习惯了被照顾、被优惠待遇,从而在心理上将自我认知降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6-13 15:42:28)

今天好大风,云朵跑得特别快,不禁让我有种错觉,你说如果正好呆在了地球最北极,同样的风,云朵会不会转的圈多一些呢? 想这样的问题,是因为我正头疼。几周了,每天只睡五个多小时,这可是马斯洛需求金字塔的底座了吧......谁让我家孩儿每天做作业竟然做到凌晨呢......我只能说:“我比孩儿更盼着暑假!” 魁省是个特别注重教育的地方,虽然它9年义务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生物数码社会编程技术(Bio-DigitalSocialProgramming)是一个AI背景下的技术趋势。 “生物”指人的生物特征,“数字”指可被识别监控的神经系统,“数码自我”思想.情感.信仰,“社会”指家庭和社交网络。而“编程”,作为最重要的一环,是指如何通过施加影响、不断强化,使“我”成为一个变异的“新我”。 人工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先猜一道题:总听专家们说“拐点”“拐点”,但哪个才算拐点呢? 数学定义上的拐点inflectionpoint,可能要让朋友们失望了: 如果就拐点处红色箭头的角度做个镜像,就纵轴的上涨幅度而言,拐不拐,也许对传染病专家的建模有些不同的含义,但对普通民众来说,它又有什么关系呢?同样会经历一个纵轴的快速攀升,和之后虽稍缓但仍旧保持爬坡的状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1]
[2]
[3]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