耕读农庄

用开花的创意,将司空见惯,变成耳目一新。
个人资料
博文

遥想“五四”当年,中国知识分子和社会精英对西方的民主与科学是何等地推崇与仰慕,以至于满含深情地称之为“德先生”和“赛先生”。西方人秉持民主与科学这两个种利器,也的确取得了辉煌盖世的成就,为自己赢得了几百年汪洋恣肆、酣畅淋漓的尊宠局面。可是,好景不长。婴儿潮一代老去后,西方新生代的年轻人,却不会玩了,玩腻了,恁是把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众所周知,现代地理学所讲的风化,无论是物理风化、化学风化,还是生物分化,其实都与风无关。但古代教育学所讲的风化,却与风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风化,是传统儒家教育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包括性教育、情感教育和审美教育等专项内容。为什么中国古代把与性、与情感、与婚姻有关的教育称为“风化”呢?难道“教化”还不足以涵盖?大家想想,风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4-07 08:06:55)

在人类文明发展史上,有一个常识却被长期忽略了,即没有文字记载的历史,远远长于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后者最长不过几千年,半万年,而前者却长达数百万年。以此估算,文明史占整个人类发展史的份量,不到0.5%。 在漫长的无文字历史发展进程中,老祖宗是靠什么来传递信息、交流思想、表达感情的呢?当然是靠语言,靠声音,靠口耳相传,来完成人与人之间的互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因为受科学思维的影响和西方医学理论的毒害,现代人都把男女之间的交媾行为,狭隘地理解为“性器官”的顶戴与吞吐,从而片面地认为,性愉悦,就是生殖器的愉悦;性满足,就是性器官的满足;性饥渴,就是裆内斗争,脐下荒凉。 东方思想从来就不这样看。中国古贤认为,阴阳共体,男女一处,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男女交合的本质,乃是合阴阳。所以,性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有人发现,中国最早接触并研究甲骨文的三个人,王懿荣、刘鹗、王国维,最后的结局都很惨,不是自杀,就是客死他乡,一个善终的都没有。 不明就里的人因而诚惶诚恐地得出一个结论:甲骨文上有魔咒。什么魔咒?没有人知道。奇怪的是,这三个人倒霉的时候,恰好都赶在西风东渐、洋人的势力开始进入中国的时候。 我发现,美洲的印地安人是没有文字、不写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海外中文网络写手以理工男居多。番邦理工男们的主要工作是实验室杯盏。由于哥们写实验报告太频,读实验论文太多,以至满脑子逻辑,说话都“逻”,行动也“辑”,大便“逻”嗦,小便贼“辑”。 为了蹂躏一下理工男们长满逻毛辑发的呆头,我给我的最新发明起了个对撞概念的名字,叫做“手摇式电动智能”网络吸屁器,让Manual与Automatic[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中国人的言论自由权为什么总被剥夺,始终讨不回来?是谁在我们中国人的口中插进了一根门闩(中国的“中”字即表此意),不让我们畅所欲言? 我最近经过一事,终于彻底闹明白了。 原来,我们中国人是上一次文明毁灭时唯独保留下来的人种。中国的读书人都还清楚地记得本次文明发轫前的事情,特别是那时的天人合一的政治制度。 天人合一中的“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古为今用,确实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首先,你必须正确地理解“古”。那么久远的往事,背景看不清了,当事人都死光了,古籍记载又经过了印刷、刊印和校勘的复杂过程,难免会出错。所以,古文的真义很难被后人所掌握。其次,你必须全面、深刻地认识“今”,对今天,对当代,对国内,对国际,对你身边的事务,都有所洞察;没有一定的高度,丰富的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在正常情况下,男人到了中年,不惑之后,无论经验智慧,能力见识,还是功名成就,权力地位,都是其一生中最好的时段,可谓良辰美景齐聚,辉煌盛世当前。然而,在中国四十岁往上的男人中,却有一个十分普遍而又吓人的现象,即有人做官,做着做着就栽了——被人举报了,被“双规”了,被投进了监狱,被送上了刑场,稀里糊涂地就倒台了;有人经商,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可怜的北美华人移民,现在好象成了中美舆论共同争夺,共同欺骗的傻X群。 勿忘初心。当初我们为什么要出国?既然我们都已用脚投过票,做出了选择,为什么我们还要故国啊,家山啊,桑梓地啊,棉花田啊,黄帝陵啊,兵马坑啊地念念不忘,耿耿于怀中国的烂事?中共是死是活,华为企业是兴是衰,孟晚舟美眉是关是放,关我们屁事呀? 我看见南无多地产经纪,南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