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无紫薇

随便写写,不必太认真
博文
(2021-06-10 11:42:28)

嘉黎有一段不敢回头的往事,她曾经当过金丝雀。大四那年,她在北京郊区一家贸易公司实习,跑外勤,遭遇了很多白眼,唯有一个客户对她笑脸相迎,给公司签了订单,还算她的功劳。那客户叫曹大海,是家电缆公司老总。嘉黎毕业后去了大海的公司,大海对她关怀备至,时不时送一些小礼物,不贵,但是暖心。嘉黎父母去北京看病,他跑上跑下,联系医生,安排病床。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1-05-12 17:35:10)

注:小说采用对比的手法,希望增强画面冲击力,以母亲节为背景,感受两个女主人公一悲一喜的强烈反差。 康乃馨开得灿艳热闹,母亲节又要来了!母亲的伟大、无私、奉献、神圣,在这一天将得到浓墨重彩的赞扬和纪念。幸福之外,不是每个母亲在这个日子里都欢天喜地。她们中有白发人送黑发人,生不如死的惨痛和血的记忆;有人想怀孕生子,尝试各种方法,忍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04-28 15:42:25)

窗外是阿拉斯加的夏天,雪山下的野花纵情开放,绵延成彩色地毯。卢小倩感叹道,四五年的时光,轻飘飘地远去了。阿拉斯加的日子是安静悠闲的,但她忍不住怀想从前的喧嚣。她忘不了2016的夏天,办公室吵成一片,吵得她眼大头晕。那是一家石油公司的技术部门,一众人争得脸红脖子粗,不是为了工作,而是谁将成为美国新总统。小倩的顶头上司菲碧,一个棕眼黄发的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04-11 19:09:58)

注:满树的枇杷,隐喻了世间的果报。生命的悲喜,因果的循环,万事万物皆有果报。干活累了,剪梅喜欢抬头看窗外,窗外风景恰好,几棵绿云如盖的枇杷树,正舒枝展叶拥抱阳光,一地婆娑的的光影子,似乎在风中起舞。剪梅皮肤偏黑但是细腻,鹅蛋脸,细长的丹凤眼,在老美眼里是典型的东方脸。剪梅先前在一家注册会计事务所上班,因为一个工程审计项目出了点毛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03-03 16:17:29)

南西从车库推开家门,她看见妹妹米娅和父母吵成一团,父母要选川普,而米娅要选拜登,整个家成了硝烟弥漫的战场,战火纷乱中,南西选择坐下来,开了一瓶啤酒,仰头一喝,哇,好爽快的感觉!
南西生在美国,从小叛逆暴戾。父母厌烦她,父母一心只爱妹妹米娅,米娅成绩好,性格温顺。南西在高中就吸粉,跟开卡车的男人在外过夜,父母骂她,要赶她出家门,她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日本人把汉字的美发挥到了极致,随手列出一些地名看看:雪灯路、美星町、日暮里、嬉野、清里、衣川、明日香、南风原、紫野、百夜月、夜明、舞鶴。。。看着,读着,无不活色生香。好有灵气的汉字,自带清丽的色彩,芬芳的气息,动听的声音,似乎每个地名都有独特的灵魂,不一样的行程。第一次听见【青森】这个地名,眼前是一副画,缈缈云烟,飘过春天的森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1-02-13 09:44:57)
2021年的春节,注定跟往年不一样。在地球上狂欢了一年的新冠病毒,还没有退场的意思。对于美国的华人,日子照常要过,春节也要过。我的朋友Luara依然在舞蹈学校教授中国舞,冬天的阳光照进舞蹈室,《茉莉花》的音乐响了,她和小朋友优雅地举起扇子。当然,老师和学生都戴了口罩。我在微信里问Luara,今年春节还有联欢晚会吗?Luara说,为了安全,很多华人协会不办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三十六岁的本命年,韩薇没能爬过那道坎,怀着一肚子的冤屈跟丈夫分道扬鑣。群山环绕的弗吉尼亚,韩薇把悲伤和失望留在那里,挥一挥衣袖,她驱车朝南,一直朝南,到了佛罗里达的西礁岛。西礁岛(KeyWest)面朝浩瀚无边的墨西哥湾,是美国领土的最南端。韩薇在西礁岛的电力公司当上了程序分析师,她在微信里告诉亲友,她在美国的天涯海角上班。韩薇的顶头上司娜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