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21-11-27 07:12:54)
作者:阿强孩子们回到陈村后,开腾把李章送去顺德大良镇继续上学堂,陈二开始在家里照顾几个孩子。陈二跟开腾商量,把保姆辞掉,她自己来照料这个家。开腾问陈二:“我们有五个孩子,你忙得过来吗?”陈二说:“阿应,干家务事对我来说是轻驾就熟的活,我早就习惯了,我干得来。”开腾却说:“我是娶你回来当我的妻子和孩子的妈,不是娶你回来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21-11-26 08:19:27)
作者:阿强从南洋返航回来,水客船在汕尾镇靠岸。上岸后,开腾总是先把穿了一个多月的脏衣服拿去洗。即使是小帮回来可以回家休假,开腾也是先把脏衣服拿去洗了,然后才回家去。开腾认识了一位洗衣服的女工。这洗衣女工身材修长,模样少见的清秀,对客人和蔼可亲,但言语不多,干起活来却动作麻利,有条不紊,而又一丝不苟。慢慢地,开腾和她熟络起来,开始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11-25 09:44:35)
作者:阿强 原来,陈好再也无法忍受在家里的寂寞,最近认识了一个富家少爷,两人一见钟情,堕入情网。经过一番周密计划,他们决定私奔,到一个没人能找到他们的地方。这也算是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吧,到底是梁山伯与祝英台,还是西门庆与潘金莲,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不过,在封建年代里,这也需要相当的勇气的。 陈好还算有一点点良心,临走时叫保姆照顾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11-24 08:35:00)
作者:阿强开腾在外面辛辛苦苦地奔波,海上风吹浪打,陆上日晒雨淋,甚至还有生命危险,可家里的妻子,就是不理解这个不痴家的丈夫。开腾一去就是三、四个月,回家休假几天,又匆匆上路。这段盲婚哑嫁的婚姻,结婚以来,开腾就没有在家里住过几天,夫妻离多聚少。在陈好心中,这个家,就像一家客栈那样,开腾只是个过客,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留下的只是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11-23 09:56:48)
作者:阿强 光绪卅三年,公元1907年,开腾刚满十八岁,奉父母之命,娶了陈好。新婚没几天,开腾告别新婚的妻子和父母,踏上了来回南洋的路,当上了走水客。 通常,走水客一年走六趟来回,称为“帮”,而六帮当中,分为“大帮”和“小帮”,而一帮来回大概一个月的时间。大帮是在正月、五月、九月启航,而小帮是在二月、七月、十月启航。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21-11-22 08:27:33)
作者:阿强这段时间,锦波总问陈凤:“都这么些年了,怎么你一直都没再怀上?”陈凤觉得再也不能隐瞒下去了,就告诉了锦波实情。陈凤忐忑不安地等待锦波的责骂,可是,锦波就是一好脾气,虽然非常生气,也没责骂陈凤一句,只是沉默不言。看到锦波久久不说话,陈凤反而变得不知所措,连连问:“波仔,波仔,你怎么啦?”锦波没有回答,只是痛苦地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11-21 16:47:06)
作者:阿强锦波和陈凤带着刚满周岁的李应,回到了家乡。儿子交给了乡下的父母,锦波继续帮伦叔打理葵艺铺的生意,整天忙忙碌碌,而陈凤就开始筹备搁置了两年计划,做起了那一本万利的生意。陈凤准备用从娘家带过来的那一笔钱,开个钱庄,放印子钱,也就是放高利贷。她觉得,这生意只要一做开,很快就可以赚到盆满钵满。然而,锦波全然不知道陈凤的野心。果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11-20 11:38:58)
作者:阿强陈凤并不是一个安分的女子。尽管,锦波的薪水足够一家人丰衣足食,加上她从娘家带过来的嫁妆,那一大笔的金钱,已经足够她这辈子不愁吃穿住。然而,陈凤不想只呆在家里当个少奶奶,平平淡淡过日子,这太寂寞了。她从小就聪明伶俐,很有做生意赚大钱的头脑,还胆大心细,精打细算,说得上唯利是图。她觉得锦波只是打份工,养家糊口而已,而她想做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11-19 09:15:31)
作者:阿强陈凤妈正想再劝说女儿,这时,她们听到外面有人唱起一首哀怨的歌谣。做人新抱甚艰难。早早起身都话晏,眼泪唔干入下间。下间有个冬瓜仔,问过安人煮定蒸。安人话煮,老爷又话蒸,蒸蒸煮煮唔钟意。这是用顺德方言唱的歌谣,翻译过来就是:“为人媳妇甚艰难。早早起床都说晚,眼泪未干下厨间。厨间有个小冬瓜,问过婆婆煮或蒸。婆婆说煮,公公却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11-18 08:30:21)
作者:阿强 他们还是在盼,等了一天又一天,过了年初一,又过了年初二,盼望年初三。年都过了,大哥和二哥还是没有回来,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大家的心都沉重起来。本来,锦波高高兴兴回家过年,心情却反而一下子变得郁闷起来。 锦波告诉爸妈,年初四他就要走了。他不再在家里种田,要回到顺德去,帮伦叔打理生意,因为在外面打工,比在家里种田,不知要强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