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田321

我和我身边的故事
博文
(2019-11-03 21:19:58)

《坏房客》坏房客大大的坏,坏的超出想象。昨天去酒吧,客人们告诉我电视又重播了,绘声绘色地给我讲述电视内容。几个月前我的一名房客被法警驱逐。当时他非常嚣张,法警身着便衣。他冲着法警咆哮:“这是我的地方,你们不能来”。甚至说:“我要call911”。有意思的是那法警亮出警牌,限他一个小时之内打包走人,他立马蔫了。嘴上还挺硬,说要去房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天下生意,数魁北克房东难当。
这凹进去的一幢楼与我的楼毗邻,照片是背街,有停车场。门面在商业街上,是卖单车兼修理的。生意不是很好,很少有人出入,冬天来了,生意会更加难捱。
[图片]
其实这幢楼有两个门面,另外一个门面换了几任店主,卖手机,卖冷饮,卖女仕包,都没干长,至今仍空着。
单车店到是开有几年,魁北克的商租一般签五年,估计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10-23 18:52:21)

《拍片场随笔》很久没写东西了,太忙。酒吧拍电影,静静的坐在一角,也算有幸歇一会。下午发了几张图,许多朋友祝贺,也有人羡慕我的酒吧成了电影拍摄基地,顺着这话俺就写哪算哪,这会儿有闲。无论干啥,要做好必须熟悉细节。开酒吧如此,开酒吧招来电影公司也是如此。除了酒吧的装修和位置外,善于合作也非常重要。在片场,导演提出的任何问题俺都立马解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8-08 19:58:38)

一、
修房是海外生活的重要组成,大小屋主谁家的房子会没点事?图一,二,三,酒吧后门的水泥台。要说这水泥活干得真不赖,用电铲很费劲的除掉一层,噪音,灰尘,强度很大。施上专用的水泥,忙碌快一天,包工包料才二百元。他是我的客人,主动说帮我干,二百五全包。干的过程又降五十说是原质地很好,非常硬,不需要铲去很多。我猜他有三十年的工作经验,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6-24 11:11:45)
部队大院的那些年:八懵懵懂懂进了中学,学校里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师资也不齐,多是下乡的知青。管理不严,就没记得有啥考试,也考,实行开卷,可以看书,可以交头接耳,相互抄袭老师也不管。黄帅反潮流的事件刚发生,教师们都禁若寒蝉没人敢对学生严格要求。最兴奋的事莫过于小学毕业有资格参加军训打枪了,那是部队子弟的一项福利。假期有军人把院里的小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6-21 22:01:09)
部队大院的那些年七本来我也能写很好的字体,不像现在字写的跟鸡挠的一样。移民加拿大后,又跟风生了个儿子,在儿子七八岁的时候,家里来了位朋友。餐桌上有纸,纸上写有字。朋友看到后大惊小怪:“你家儿子会写这么多中文”?
老婆伸过头一瞅,“那是老田写的”。
哈哈哈,可以想像了。不过小时候我的字曾经写的不错,笔划公整,也受到过表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6-19 20:41:34)
部队大院的那些年六学习上不开巧是我对上学的最大厌恶,没动力,机械的,似懂非懂的,随大溜儿我升入了三年级。松林岗,那间乡村小学的作息很怪。每天天不亮就要赶到学校晨读,眼睛都睁不开光踢路上的石子。教室里也没灯,极其简陋,借着蒙蒙亮光,践行一天之计在于晨。这种私塾似的教学传承也不知道在这所山间小学延续了多少年?晨读后返家吃饭,然后再回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6-17 19:07:16)
部队大院的那些年五在花园,部队家属院最早是组织家属们种地,出南门,有两个靶场,家属们在那几块梯田式的庄稼地里种玉米,我为啥记得清?因为俺妈是家属连连长,而且在一次劳动过程中惊飞了一只长尾巴野鸡,野鸡正在孵蛋,俺妈把蛋捡起来对着太阳照照,小鸡快长成了,拿回家用棉被包住,继续人工孵化,可惜的是小鸡娃孵出来后又死啦。当时部队在家属院配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6-15 18:58:04)
部队大院的那些年四二年级我和女同学王红斌坐一张桌,我非常好奇,想当年我逃学,在座位上跳起来往教室外冲,被老师拦下,在讲台上开我的批斗会,同学们喊口号,我嚎啕大哭,王红斌还有印象没有?自从七八年她爸转业到抚顺石油三厂当厂长至今已有四十多年失联。我家搬到沙市后又有一学期我缺课,简直是没救,生活总是有磕磕碰碰。原因很简单,四年级,本来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9-06-13 18:05:28)
部队大院的那些年:三上一年级时我逃学,母亲真是操碎了心。学校对我就像是炼狱,说啥也不愿意呆。特别是有一位女老师,我不敢看她的眼,凶神恶煞一般,我害怕。不上学,也不能在母亲的眼皮底下,那是找抽。孤独的我有时跑到学校旁的水库边扔石头,有时候坐在离校不远的桥上看风景,自己给自己找乐趣,翻开小河里的石头,总能捉住小鱼小虾,特别是小螃蟹。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