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里挑灯看剑

总想和谁说说过去和现在的一些事。
博文
(2022-11-05 04:06:54)
阅读 ()评论 (4)
(2022-07-22 08:18:45)
老德和黛安作者地中海阿明老德是一名德国的电脑工程师,曾经参加过中国大亚湾核电站的建设;是主管电脑控制系统的总工程师。因为他的名字太长,我总也记不住,所以干脆就叫他‘老德’。他来我们店做按摩,算起来也有二十多年了。最早是我给他做,后来是我儿子给他做,他妻子黛安则一直都是由我太太给做。德国人给人的印象就是刻板教条主观繁琐;凡事总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22-04-28 04:04:19)
终极拳靶作者地中海阿明王大胖子的媳妇去世整整三年了。那天早上,我陪他去墓地祭奠了一下;晨雾缭绕的墓碑前,老胖子摆了一篮子的红玫瑰花和媳妇生前最爱吃的几样食品,然后自己在那儿默哀了一阵子,只有偶尔的几声鸟叫陪伴着他。三年的时间,感觉他好像老了有十多岁;不爱说话了,更看不见脸上有过笑容,即使和我下棋的时候赢了,也只是轻轻地舒一口气,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2-03-14 07:54:40)
阅读 ()评论 (4)
(2022-01-28 07:31:28)
60年代的发小趣事作者地中海阿明“最近,总看网上有人议论‘文化大革命’,有人说那是一场浩劫,可有人说,随时都希望再次爆发。对这事,您是怎么看的?”下班了,我一边开着王大胖子的宝马Z8,一边有一搭无一搭的问着身边昏昏欲睡的老胖子。“那是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了”老胖子睡眼惺忪地嘟囔着,“中国爆发了一场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21-10-30 07:11:08)
吻;夕阳红?作者地中海阿明欧洲人和中国人在见面的礼节上绝对不同;中国人一般就是问好加握手,顶多再拍两下肩膀,足矣。那么在疫情期间就更简单了,也就是点点头,最多再来个双手合十,互祝平安而已。欧洲人就麻烦了,先拥抱,再亲吻脸蛋,不是左右左,就是右左右,情人和夫妻再来上一通亲嘴,是必需的。我因为从小就有洁癖,所以总觉得这事不是那么讲卫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留给爷爷的九十五号赛车 作者地中海阿明 我们酒店的中餐厨师,王大胖子去世了。突发性心脏病,炒着半截菜,一头栽倒, 再也没起来。地区的小教堂为他举行了葬礼。酒店的大堂经理皮特作为代表,为他致了 悼词,教堂的主教大人当众感谢王师傅多年来为教堂做出的贡献;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20-07-03 06:15:34)
残烛闪烁 作者地中海阿明 在美容按摩店工作,最大的特点就是与顾客零距离接触。每次发小聚会,我都要被那些嫉妒我的小伙伴们揍一顿:“大姑娘小媳妇全都让你照顾了,我们怎么办啊!”拳脚相加。等到酒香弥漫,灯影朦胧时,那废话就更多了:“能不能不付我工资,让我在你们店里干一个星期;哪怕只负责盖毛巾也行。”我笑了一下,没说话。&ld[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20-03-06 02:01:44)

说者无意作者地中海阿明“王师傅,快过年了,你们网群里有什么特别的事吗?”我一边开车,一边随口问着。“我很少在网群里发声。有几个发小,只要我一说话,立刻就给我一通闷棍。反正我也习惯了,只要大家开心,我无所谓。”王大胖子若无其事地说。“我记得去年过年的时候,您说你们发小群里,找到了一个失散五十多年的同学,怎么回事?讲讲。&rd[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1-03 04:46:44)
父亲节的遗憾 作者地中海阿明 每天不停地刷碗,刷碗,洗盘子,洗盘子,双手在水槽中机械地搅拌着,刺鼻的洗碗液味让我的大脑也变得有些迟钝了;如果不是我的那对无绳耳机提醒我,我怎么也想不到圣诞节已经过去半年多了。 妩媚娇柔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