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里挑灯看剑

总想和谁说说过去和现在的一些事。
博文
(2021-10-30 07:11:08)
吻;夕阳红?作者地中海阿明欧洲人和中国人在见面的礼节上绝对不同;中国人一般就是问好加握手,顶多再拍两下肩膀,足矣。那么在疫情期间就更简单了,也就是点点头,最多再来个双手合十,互祝平安而已。欧洲人就麻烦了,先拥抱,再亲吻脸蛋,不是左右左,就是右左右,情人和夫妻再来上一通亲嘴,是必需的。我因为从小就有洁癖,所以总觉得这事不是那么讲卫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留给爷爷的九十五号赛车 作者地中海阿明 我们酒店的中餐厨师,王大胖子去世了。突发性心脏病,炒着半截菜,一头栽倒, 再也没起来。地区的小教堂为他举行了葬礼。酒店的大堂经理皮特作为代表,为他致了 悼词,教堂的主教大人当众感谢王师傅多年来为教堂做出的贡献;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20-07-03 06:15:34)
残烛闪烁 作者地中海阿明 在美容按摩店工作,最大的特点就是与顾客零距离接触。每次发小聚会,我都要被那些嫉妒我的小伙伴们揍一顿:“大姑娘小媳妇全都让你照顾了,我们怎么办啊!”拳脚相加。等到酒香弥漫,灯影朦胧时,那废话就更多了:“能不能不付我工资,让我在你们店里干一个星期;哪怕只负责盖毛巾也行。”我笑了一下,没说话。&ld[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20-03-06 02:01:44)

说者无意作者地中海阿明“王师傅,快过年了,你们网群里有什么特别的事吗?”我一边开车,一边随口问着。“我很少在网群里发声。有几个发小,只要我一说话,立刻就给我一通闷棍。反正我也习惯了,只要大家开心,我无所谓。”王大胖子若无其事地说。“我记得去年过年的时候,您说你们发小群里,找到了一个失散五十多年的同学,怎么回事?讲讲。&rd[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1-03 04:46:44)
父亲节的遗憾 作者地中海阿明 每天不停地刷碗,刷碗,洗盘子,洗盘子,双手在水槽中机械地搅拌着,刺鼻的洗碗液味让我的大脑也变得有些迟钝了;如果不是我的那对无绳耳机提醒我,我怎么也想不到圣诞节已经过去半年多了。 妩媚娇柔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5-10 04:57:31)
钟表
作者地中海阿明
那天,和往常一样,上完下午的欧洲文学史,我骑着自行车直奔酒店,继续着我的刷碗工作。
“王师傅,您怎么比我来的还早?”我一边换着工作服,一边有些诧异地问着王大胖子。
“这不临时加了一个二百多人的婚宴嘛,我从十点到这儿,就一直没能回家。对了,皮特!”王大胖子对餐厅主管长着一副斗鸡眼的皮特说,“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杂谈《我就是演员》(下,关于导师) 作者地中海阿明 车子开到了山顶上,窗外一轮皎洁的明月高悬夜空,我忽然想起了李白的一句诗“儿时不识月,呼做白玉盘”;没想到秋天的夜空是这么的清澈迷人。远处瓦莱塔港口的几艘超豪华游轮灯火通明,映在水中的倒影微微跳动,简直就是童话故事中的另一个世界。车子开始下山了。 “按照您的意思看,演员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2-28 07:28:43)
杂谈《我就是演员》(上)作者地中海阿明当代的年轻人总是喜欢展现自己;天赋异禀的去了‘最强大脑’;博览群书的报名‘一站到底’;憧憬爱情的加入‘非诚勿扰’;实在不行的也要发几条视频或自拍,在朋友圈里晒晒,让虚荣心得到一点小满足。浙江卫视为了使表演更为规范化,让年轻人展示的时候更为高规格,举办了《演员的诞生》和《我就是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5-06 13:25:23)
‘模范’养老院作者地中海阿明“‘临终关怀俱乐部’改名了,现在是‘彩云归老龄芳华园’。你去看看,拍几张片子,也算是表明一下咱们报社的态度。”主编王老头把一杯矿泉水轻轻地推到我面前。自从和我妈妈正式交往以后,老爷子对我就像是对自己的亲弟弟一样亲。于公于私我都是非去不可了。‘临终关怀俱乐部’是一所民办公助,治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3-16 02:53:03)
发小和‘红袖添香’作者地中海阿明老天津卫,津城七十二沽的地界里,提起‘王耆’这个名字,知道的人确实不是太多;可是在津,京,蓟,唐,的建筑行业里,你要是提起建筑设计师‘光头王’,那简直就是如同在翠湖里扔下了一颗大炸弹,让无数的人心潮起伏,热血沸汤;吃饭的掉筷子,喝酒的摔酒杯,已经睡着的人能立刻蹦起来,揪着我的衣领子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