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ach1960 的随想随写

开个博客是个不错的主意,随意写下的文字能保存下来。碰到对脾气的人也能交流,唠唠嗑。
个人资料
coach1960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85年深秋,现代五项队(击剑,游泳,射击,马术,越野跑)开会总结年度训练。大家认识到射击项目是薄弱环节,队里最优秀的男女运动员的射击水平都不稳定,越是大比赛越不稳定,常常被人讥笑为“火枪手”。 领导决定现代五项队进驻国家射击射箭中心强化训练90天,在那里得到了众多优秀射击运动员教练员的悉心点拨。有点儿顿开茅塞的感觉。许海峰,王义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我们中国人是有骨气的_哔哩哔哩_bilibili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Fogy53华氏度,十分宁静。一路上只见到3,4个遛狗的人,大家互道Goodmorning。 先慢跑51分钟,来到一个坡底下。坡度不大不小150米左右,150x6加速跑上坡,慢跑下来。完成后,慢跑15分钟回家。 今天跑到最后,来了一个和我年纪相仿的汉子。他也跑这个坡,气喘吁吁。那人说,兄弟你不知道啊,我高中时可是个练家子,还得过奖呢。我说那当然,Icaneasilytell.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970年5月20日,毛泽东登上天安门城楼,发表了【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败美帝国主义及其一起走狗】声明。还清楚地记得咱们的林副主席戴着一副老花镜用浓重的湖北口音宣读这份声明。 全国各地都举行游行,全国人民都兴奋异常,“东风吹,战鼓擂,现在世界上究竟随怕谁?”就是那会儿流行起来的。 其实,谁也没有见过美帝,苏修,国际一切反动派长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1970年前后吧,居住的城市有一个重大案件的杀人犯被枪毙了。死刑宣判后游街的时候,一根八号铁丝直接勒到嘴里,“实行阶级报复,罪大恶极”,印象深刻。 我能记得他的名字是因为,他的名字和那位在我们那个城市工作过的著名老革命吴运铎非常相似。 吴某是个地主成分的大学生,刚刚分到工厂工作不久,“清理阶级队伍”被盯上了。他那个车间班组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1。说了很多遍,不要截图吵架,哪里开始哪里结束就行了。没完没了地"秋后算账“,受不了。 2。拿年龄,长相,职业说事太猥琐,真的猥琐。大家都相差不了几岁嘛,难道您年轻,英俊,有了不起的职业?几坛基本上还是同代人,同根同种,有共同的经历,不能太过分。和我扯过皮的人很多,还是俺的乡亲啊,哈。 3。低级粗俗的话不讲为好,特别是打打杀杀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我家在那遥远的计划经济时代,五口之家,父母都是解放前的大学生,月收入共260元人民币。我家在6,7十年代算高收入家庭,生活本应比较宽裕,然而我家过着十分拮据的生活。因为我家要接济3个家庭。 父母的家族中都有因为政治原因或家庭出身不好的亲人遭遇磨难的。我爸妈接济这些家庭的原则是:只要你们让晚辈孩子继续读书上学,我们就咬牙资助。 我家如何能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有位网友一本正经地说,共产党一旦启动“外调”,就是动真格的了。那位仁兄还把米国的“securityclearance"扯到一块,年轻了吧? 1.毛时代特别是文革时期的外调,多半是扯犊子。合法性,程序性,严谨性就不必多说了。毛太太领导人民的好总理给刘少奇/光美同志整的外调材料那是很上档次的吧?据说调查了2000人次以上,行程几十万公里,回头看算不算劳民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比较特殊的是北京体育学院在1978年以后,只举行一年一度的春季运动会了。 上山下乡一年半,我刚入学时体力不济,每天晕晕乎乎的。有一半的训练课不能100%的完成,质量就更不用说了。 入学不到两个月,在体院1978年春节运动会上,75,76,77级共16人参加的专业组800米比赛中,我排名倒数第二。我自己感觉是又羞又恼,无地自容。 77级北京的C同学很优秀,轻松获得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我插队的牧区大队拥有一块长3公里,宽两公里的土地。只有不到200亩的农业耕地和一个几十亩的大菜园子,剩下的都是牧场。牧场的一部分被围起来蓄养牧草,称作草库仑。 大队的牲畜群可以不受限制地在背靠的乌拉山里放牧(纵深十几里),一年中,大队尽可能地转场进山,这样自己山前的这块牧场既得到了休息,草库仑又可以多生产牧草,增加收入。草场一年当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