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瞻周道

是个懒人,但不至于是烂人。故有懒人懒语,权当眷言顾之。
博文
麦卡锡就是一位参议员,既不是总统也不是世袭贵族,为何在50年代初期掀起如此惊涛骇浪?其实二战以后,同盟国赢得了整个东西方社会,标志是联合国的建立和安理会的设置,也包括美苏共管德国、朝鲜。然而,俩个阵营随着对管辖地的不同理念渐渐产生分歧,俩种制度有了一系列的碰撞;但是美国国内的自由主义(反政府)和知识分子的“泛爱”情怀几乎一边倒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4-02 14:40:20)
最近由于越南、俄罗斯等国家粮食禁运(出口)导致粮慌浮出台面。 就全球而言若不是债年,粮食自给自足是基本保障的。局部范围内断粮出现,流通和供应链出现问题,是大概率的事。 但就中国而言,恐怕问题要复杂些。首先,中国是粮食进口大国,如果外界割据,势必出现短缺。其次,库存是否充足,账面数字是否可信,恐怕政府官员没有一人敢相信。 上世纪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看了教练的帖子,确实给人信心与振奋。困难时期这是非常难得和必要的。即便乌云压顶,良好的心态是一剂良药。不过,目前疫情尚属于胶着阶段(湾区确诊1023,死亡26),过于乐观为时尚早。而且就湾区的人口密度而言,仍不可掉以轻心。 相比而言,为何至今加州远远不如纽约凶险?恐怕与川普过早地掐断与中国联系有关,也与州政府响应及时脱不了(干系)。我们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刚刚出版的《求是》刊登今上2.3的常委会上一篇讲话,他首先就说,1月7日就对武汉疫情提出了要求(不是1月20日才批示),而且是在常委会上。可是,翻开1月7日的常委会的公报,除了听取全国人大等6个单位的工作汇报外,没有一处提到疫情,甚至连会议的其他事项这几个字也绝迹。莫非中办有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陷害一尊?不管怎么讲,最高层1月初就已知道疫情。因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0-02-08 16:08:01)
昨天文学城城头上撰文《高福先生,您人生的路,还有吗?》,觉得有几句话不吐不快。这是一篇扒皮的文章,其中的取向非常明显。有句俗话说得直接: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本来想提醒作为免疫与病毒而言,人医与兽医同门;而且英国的讲师不俗,至少不同于国内(讲师)。还是算了,别去捡芝麻了。 有道是“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知识分子就是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2019-12-17 07:21:39)
父亲走了。一个深爱我们、呵护我们、悉心陪伴我们成长的人走了。都说父爱如山,我们的父亲就是我们家庭里的宝塔山。我们这些子女原指望他能享期颐之寿,但他终于还是离我们而去,永远的安息了。他生肖属鼠,享年95岁,也算高寿谢幕。等到千里迢迢的儿子赶赴到身前再告别人生舞台,应该是没有什么遗憾。父亲的一生是波澜不惊的一生,也是跌宕起伏的一生。党性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1-05 11:05:35)
最近闲着,看了柳云龙的《风筝》。有些话不吐不快。 随着时间的飘移,当年国共两党的争议会愈来愈平淡。那种以理想为信念的争斗,在历史的长河中究竟以怎样的面目来还原,影视剧成为众人喜爱的载体。《风筝》便是一部值得观赏的剧目。这出戏主线是共产党员风筝与国民党的影子形影相连跌宕起伏的一生;一个比军统还军统的风筝与一个比共产党还布尔什维克的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5-12-28 18:10:19)
1973年,轰轰烈烈的教育回潮已告一段落,批林整风也暂时收兵,离声势凶猛的批林批孔运动还差时节,处于大战前休眠状态。初三的我(14岁)无所事事,被父亲抓我去顶差,代他去会会当年打游击时的“下属”。 记得是春节过后不久,腊九严冬刚过,大地仍然透着寒气,我与他另一个原卫生系统的下级,现某中学的校长(革委会主任)徐叔叔一起到江对岸普济圩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认识JoanForkner是在我刚到美国之初。 30出头才抛家去国,心中自然落寞。要不是史无前例的“风波”,我不会再一次“插队”俗称洋插队。初来乍到,语言是第一关。上课听不懂,又几乎开不了口,笨鸟咋飞?我的栖息地是佛罗里达,这个旅游或候鸟之州,接纳了我这既不旅游也不短暂停留的、来自太平洋彼岸的“笨鸟”。也就是在刚来仨月,我认识了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5-11-16 00:31:55)
85年暑假,我去北京研究生院公干。办公室的小郝同期也在北京。 小郝是科大子弟,刚刚从部队复员进入学校做机要工作不久。他待人热情,见面必打招呼:你好,我姓郝,郝建秀的郝、、、(后来一件搞笑的事不妨也说一下,当《雪白血红》红遍大江南北之时,一天他兴冲冲地找我,要介绍我认识作者“张正隆“,我见面一聊便知假冒,为了不少二人的兴,我假装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