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8-12-18 21:12:54)
咯噔一下,英子醒了,眼前一片漆黑。床头的电子钟显示03:25。思考了几秒钟,弄明白这是周一的凌晨。已经连着很多天,英子大约都是这个时间醒来,之后就再也睡不着了。英子习惯在醒来的时候,回想一下入睡之前最后发生的事情,这一次,她回想起,她跟同事之间的对话。这段对话,发生在周日的凌晨一点左右,在英子值夜班的时候。上周六晚上7点打卡,换上工作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2-05 11:52:37)
应该说,这里的我们都是唯物主义者,因为我们从小接受的传统教育而至。“存在即有理”这个命题,起眼一看,我的第一判断,这是一个伪命题。世间事物,万象众生,谁敢说,一切都合情又合理?我研究了一下这句话的出处,才明白,这是黑格尔的哲学思想,其实他的本意是:“凡合乎理性的东西都是现实的,凡现实的东西都是合乎理性的”。黑格尔是唯心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0-27 14:39:34)
美国医疗界有一项非常有意思的制度,护理人员可以在美国任何一个医院里上班,有专门这种机构给联系工作机会,这些护理人员被称为travelers,旅行者。他们不受户籍限制。工作执照全国通用。我听说,欧洲澳洲加拿大等英联邦国家,也认可。他们通常在一个医院工作3个月,然后继续到下一个医院。给他们安排工作的机构,会给他们把工作和住所都安排得好好的。他们走遍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0-24 14:23:32)
上了两周的11-11的班,睡眠给打乱了。晚上11点回来,很久睡不着,然后早晨起不来,把儿子送上学,回到床上,长睡不醒,今天睡到下午12点半,被隔壁邻居修房屋的噪音吵醒。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近距离地接触病人,什么情况的病人都有。时间久了,习惯了,也就见怪不怪。清创手术很简单,几分钟的事情,我们每天都会做很多。来做此类手术的病人,绝大部分是糖尿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0-22 23:02:36)
连着休息了四天,明天又要开始这一周的战斗了。一天工作12小时,连着工作三天。美国人很是享受这种workhard,playhard。作为中国人,我受不了这种高强度的工作。一天下来,想撞墙的念头都有。12小时,上午和下午分别有一个15分钟的休息时间,中午30分钟的午餐时间。其余时间,一直都在跑。在手术室做护士,是不需要去健身房的,工作一天,步数基本在1万步以上,10公里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0-21 16:57:27)
说来惭愧,读了这么多年书,我现在又回到了开始,攻读学士学位BSN。我的护士学位只是个associate。有人说,护士的associate这个学位,应该是含金量最高的associate了。我对此,完全同意。我目前在北加州一个医院里上班,时薪60美金起,工作8小时以后的时间有differential,晚上7点到早晨7点的这个时间段,25%的差额。也就是说,我如果在夜间的这个时间段工作,我一个小时的时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0-17 15:03:10)
上班这么久了,还没有出现需要采取急救措施CPR的病例。这句话,可不敢医院里大声说出来,会被同事“暴揍”,不吉利。今天,一台cervicalanterior的手术,手术都做完了,手术很顺利,surgeon,PA,scrubtech,nurse都很开心,手术仪器收起,任务结束。麻醉医生那里没动静,一脸焦虑,病人心跳降到30-40,把把脉搏,几乎摸不到。我马上电话通知leadnurse:病人情况不妙,crashcart!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0-14 15:26:24)
连着休息了5天,想想明天又要上班,心里瓦凉,不想上班。你问我,我是做什么的?我说出来,吓你一跳,我在美国做护士。掐指算算,我在美国做护士,做了快三年了,其中的酸甜苦辣,你无法想象。大半辈子都过去了,我一个电力工程师,在美国竟然从事了护士专业,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我从事了这八杆子打不着的行业呢?说到底,其实就是为了在美国生存下去。抱怨归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7-09-30 21:40:29)
小时候,家里穷,三天两头揭不开锅。秋天来了,妈妈就给我个小篓和小抓钩,跟我说:地主们都把粮食收回家了,你该到山里头去揽篓子常果,咱一家四口也好过冬啊。我就喊上几个地主家的孩子,来到庄稼地里,玉米花生大豆都已经被收割了,地里只剩下一垛垛的玉米秸,勤快的地主,会陆陆续续地把玉米秸用牛车驼回家,粉碎了喂牲口,也可以做引火烧炕煮饭,懒惰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9-30 21:38:22)
好吧,应大家一致要求,就给大家讲讲神经病,还是个女神经病。小时候,家里穷,吃了上顿没下顿,村里有一个比我家还穷的,就是这个神经病。小孩子对神经病有一种病态的好奇和狂热,我会很用心地去搜集关于她的各种八卦消息,然后在脑子里,把这些零碎缝缝补补,编织出这样一段完整的故事:她生来不是神经病,是个很正常的女人,她姓牟,跟村里大地主的老婆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