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博文
(2022-10-25 06:38:20)
阅读 ()评论 (0)
阅读 ()评论 (0)
阅读 ()评论 (0)

八十年代的刘晓波,人称是匹“黑马”,也有称“黑驴”的。因为,他几乎批判过(或骂遍)所有他认识的和不认识的人。
挪威电视2台的记者来旅店访谈。其中几句问答是,问:
“你认识刘晓波吗?”
“认识”
“什么关系?”
“他批判过我。”
“哦…”
看遍奥斯陆典礼上的参加者,似乎只有我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三悦有了新工作线上看-独播库(gboku.com) 三悦高考失败,不想复读,不想工作,跟母亲反目。各种纠结,死的心都有了。 大姨前男友是殡仪馆馆长。大姨说,反正你都不想活了,为什么不到离死最近的地方试试?起码你可以养活自己,不用看你妈的脸色。 看了四集,居然放不下了。除了对生死的感悟外还觉得自己善良了不少。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9-01 15:23:20)
八十年代末,在武汉读研。 盛夏,苦热难当,索性在实验室多呆会——我们实验室是少数几个有空调的。这一日,莫若晚八点,独自乘电梯下楼,当中电梯停了一下,电梯门滑开,却并无人等候,想是等得不耐烦了。 重点是电梯对着个实验室,门大开。有位女子,体态丰腴,披件敞开的白大褂,此外别无衣物。推测是吃过饭来值夜班,换好工作服后,寻思反正没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8-30 09:58:44)
阅读 ()评论 (0)
彭发朦_文学城博客(wenxuecity.com)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下花轎時,我掉了繡花鞋,是凶兆。 光緒三十二年六月初六,我的大喜之日。五年後,我又見到他。嶙峋得清冷,而倨傲。 一月色淒寒。
蓋頭久久沒掀,燈花大抵瘦了,他坐在太師椅上,翻書,不語。 我瞥見牆角的一隻蝸牛,一點點向上爬,很慢,仿佛時間。 五年前,父母之命,我便成了周家的媳婦,年底完婚。他是江南水師學堂的學生,書香門第,祖父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