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博文
(2019-10-04 07:21:51)

八月最爱什么花月季黄菊吐芳华一年四季何时美淅淅枫叶映彩霞中秋最想什么人师尊窗友记在心四海五洲牵挂谁故园父老众乡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9-07 08:50:42)
长空的月儿 为什么半圆 你的那一半 去了哪里 银河的星星 为什么不来 你的伙伴们 去了哪里 十五的月亮 十六夜最圆 我等着清风 海棠飘香 月光一池水 银河一首诗 我等着夜深 轻歌悠扬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8-18 07:03:20)
我在这个屋村居住近十五年了。这期间我右边的邻居是一位来自英格利中部的老太太,但我们很少来往,说得确实一点,见面的机会也不多。间或碰头,相互只说声“你好”。有时邮差给她送邮件而她不在家时,我会替她收下,晚上再让她拿走。同样,她也曾经这样帮过我。尽管如此,我们彼此很少过问对方的事,且不说我的英语会话能力本来就是“有限公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8-16 14:30:23)
人,倘若逢事都一帆風順的话,也许体会不到成果来之不易的道理,还会因之而缺乏處理事物的能力和經驗。我认为,一个在事业上成功的人,背後定有无数艰难的时刻、汗珠及泪水。但做人必须有理想,有個追求的目標,不畏困难,不怕摔跟头。在我走过的路途中,我正是不断地为追尋目標、理想而不懈努力的。幾十年的艰辛历程,锤炼了我的意志,使我在无数次失败之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08-13 10:25:24)
在我两岁的时候,父母便从中国移民来到英国来,所以我是在英国长大、接受教育的。我六岁那年,我父亲把我送到一间周末中文学校去报名学中文。第一年我入读幼儿班,同班的大都是同龄的小朋友。不过时隔多年,而且那时我还小,所以具体的情形就记不清楚了。只记得从那年起,我便一直在那间学校学习,一直到后来离校上大学为止。说起来,我对在中文学校学习的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08-04 16:10:30)
早年来英二三事 一九六二年,我以整一年工资向一意大利人购买船票,经一个月的海程从马来西亚抵伦敦。抵英后我注意到的第一件事就是英国人也做体力工作的。在马来西亚,英国人都是拿高薪做高官的。所以初次见到他们扫街或叫卖水果蔬菜时我真觉得有点奇怪。 正如其他六十年代的移民一样,我来英国也是为这个所谓充满机会之国度而来的(当然不是为其天气而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7-28 08:35:55)
一九六零年九月,我入读芒街华文小学一年级。那年的一年级到底有一个班还是两个班,现已无法确定;反正如果是两个班,我所在的那个班必定是乙班,即年幼的那个班。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我们的课室是“臭屎班”。这个大名有它的来由:我们课室的门口正好对着学校的(露顶)公共厕所,两处仅隔两米之遥。冬天还好,夏天来时,太阳一晒,风一吹,课室里便臭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7-19 13:06:53)
巴黎圣母院上周失火,大火几乎毁了这座闻名于世的建筑。法国举国上下为之心痛欲绝;世界上无数游客、文物和文学爱好者为之痛惜。与它虽仅一面之交,但我也同样深感惋惜。惋惜之余,我又想起多年前的巴黎处女行,于是,不由得又拿起笔来,希望重拾其中零星回忆。我第一次去巴黎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当时我在校读书,暑期要做一个实地考察的小项目。正好,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07-19 13:03:39)
写在东兴市芒街同乡联谊会第三届聚会前夕东兴市芒街同乡联谊会第三届聚会四月七日在东兴友谊公园启动,令我想起我与这座公园多年的情结。每次回东兴,我都去公园走一走。东兴公园全名是中越人民友谊公园,位于新华路(当地人喜欢叫做“国旗街”)旁,离东兴国际口岸仅约百米之距。从国贸市场乘小巴,两个站便到口岸。下车后步入右旁的路口,再往前走几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7-19 12:49:49)
数年前在《东兴归来写几段》中,我说过因未能到以前所到之处都走一走而感到遗憾,所以去年再回东兴时,特地去了一次防城。早上从东兴出发,下午四点多回返,虽然只是“打卡式”的匆匆半日游,但所见所闻仍唤起我许多对于往昔的回忆;于是决定再写一段。一九七二年初春,我第一次去防城。那回防城是东兴县属下的一个镇,但由于出行管制得严,没有单位证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