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涂在美国

南开大学生物系毕业/1988年到美国/餐馆经历/拖车司机/
正文

古都 (一)

(2023-09-04 12:16:57) 下一个

人生往往遇到岔路口,往哪边儿走,因之完全改变命运,全在一念之间。

我刚来美国不久,利用周末曾在一家日本餐馆打工。老板有两个,是台湾“外省人”,都是随父母在中国内战末迁移去台湾的。餐馆里打工的伙计们有二十多,但只有我一个中国人(包括港台澳ABC),加上老板之一和我是老乡,所以相处得不错。

有天快打烊时来了位中年人,消瘦挺拔,其表堂堂,老板娘芳凝一看便说,这是个军人。客人不多,他又健谈,出差来了此地。和他聊得挺愉快。先是问了美军基地是否可以随便参观,回答是当然,随便进;后又问我这身份(当时六四发生,获得合法打工身份,但要等一年后才得以申请绿卡)能否当兵,回答是完全没问题。

心动,当时和学校老板相处不恰,有心要走。虽然有在别处的大学同学劝我,不行就转学嘛。但毕竟是这教授给我做的经济担保,我才得以来美上学。不能就这么转投别家,不仗义。那会儿真要走,就彻底离开学校,做别的好了,心理负担会小些。至于闹到后来,这教授把我踢出了他的研究组,不再给资助,那走的就心安理得了。

军人看我有那个心思,第二天晚上又来。餐前酒的时候特意把我叫去继续聊,介绍了他的部队诊所,原来他是医生,认为我这微生物专业的,稍微训练一下即可在他的诊所服务,几乎就又做回了老本行。若部队喜欢,可以送我去博士深造;不喜欢,我退伍后也有一笔不菲的助学金。

遗憾的是,他那桌不归我服务。越南女孩Amy做的,周日正赶上忙点儿,弄错了那军人点的菜。他点的是牛肉,特意嘱咐过对海鲜过敏,要求铁板师傅炒的时候要分开,铁板洗干净;结果Amy忘了,给他点的是干贝。才吃一口就浑身发痒,和芳凝说了一声就急忙去了附近诊所。联系方式啥的全没留下,从此杳无音信。

另有个机会,有天铁板烧打烊,但酒吧继续开张的深夜,三人一起喝酒时,李老板说他认识个麦当劳的分区经理,托他寻找可靠的中国人加盟。不是出钱开店,而是直接送去麦当劳学院做短期学习培训,拿到他们的学士毕业证书后,去急需人才的中国帮助开店。问我是否有意,当时一口回绝。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6ba6 回复 悄悄话 有了64绿卡,海阔天空,做啥都行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