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涂在美国

南开大学生物系毕业/1988年到美国/餐馆经历/拖车司机/
正文

1988年到德州 (六)

(2023-08-30 17:49:44) 下一个

我记得刚来不久,就和一位台湾同学A成了好朋友。后来经常参加他们的聚会。后来A同学博士毕业去了纽约,电话和我说,你不是想转回生物专业吗,来哥轮不死大学读博吧,不要再在他手底下受气了。

在生物系副教授的实验室做实验,和在生化系修课的经历,确实让我很轻松舒适,也让我不止一次提起重回生物专业领域的念头。但是就如我当时和A同学说的一样,出国时是靠这位教授的奖学金才拿到了签证,我应该对得起他才好。

结果是我越想帮他,越急于帮他,就越和他的理念不合。我的脾气也不好,修养也不高,认为自己在理就是不让步,结果最终搞成了这样。

那天教授叫我去摊牌,说不在担任我的博士生指导教师,奖学金立刻取消。我提出硕士毕业,教授说可以,你把论文写出来。我说博士不成就是因为论文出不来,怎么写法儿,你教我,写失败的经验吗?教授说还有第二条路,你把化工系要求的硕士专修科全补齐,再写一篇化工专题review来。

我回家别无他选,只好开始申请其他学校,坚决回归生物本行。

说来也巧,就在那几天,发生了卢刚事件。我说实话,我当时真有过同样的念头。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