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涂在美国

南开大学生物系毕业/1988年到美国/餐馆经历/拖车司机/
正文

1988年到德州 (五)

(2023-08-30 14:12:55) 下一个

教授的Funding没了,因为有人指出了我和副教授早就心里明白的问题:化合物的去除并不是被细菌分解的,而是被填充在塔里用来吸附细菌生长的活性碳吸附了。随着加入化合物的量的增加,越来越多的没被分解的化合物流了出来。

我知道自己死定了,去找副教授谈,期望转成她的研究生,但她虽然很愿意,但是还是那句话,我们在一个学校,他是终身教授。

我只能等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