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涂在美国

南开大学生物系毕业/1988年到美国/餐馆经历/拖车司机/
正文

1988年到德州 (二)

(2023-08-28 19:35:17) 下一个

艳阳天到此结束,咱们进入黑夜。

我列的试验设备,教授一笔勾销。他高瞻远瞩地指出:你只需要几只Flasks、两筒petri dishes、厌氧包、和培养箱,这就全活儿了(连显微镜也不必)。

我给出实验前提,需要工厂排放池底的污泥做样本,筛选能够耐受这种化合物的厌氧菌,然后再说通过基因突变的手段寻找可以分解这种化合物的菌类。教授大手一摆,很不耐烦地说(我提了无数次):完全不必要!我给你一瓶这二硫什么的,你在你租住的房子后院挖个小坑,天天倒一点,久而久之就能找到这种菌了。

别不相信,这是真的,这位美国的终身教授,就是要这么指导我去做微生物实验。

我大概是从那时起,对这类一知半解不懂装懂冒充内行的人深恶痛绝的。他倒是知道土壤里细菌种类最多含量最丰富,可他却不晓得想靠这种方法寻找某种特殊的细菌,他供我一辈子奖学金,怕也是难上加难。更别说很有可能会搞得我官司缠身,还没拿到学位,就被抓进监狱里去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