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闻铭

开这个博客,有感而发,聊中国美国的事,讲现代文明的故事。
正文

近代西方(6):政治经济分离独立

(2024-07-10 06:29:33) 下一个

近代西方(6):政治经济分离独立

蒋闻铭

 

社会组织,无非是政治经济。社会生产的组织实施,生产力和生产关系放在一起,是经济体系;政府公权力和宗教道德伦理放在一起,是政治体系。旧文明社会组织的根本特征,一是金字塔型的组织架构,二是劳心劳力的社会分工。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劳心者的群体,由上而下,一层压一层,把生存物资的社会生产,劳力者的群体,压在社会组织的最底层。经济是金字塔的基础,是经济基础,社会的组织管理意识形态是上层,是上层建筑。上层建筑压迫经济基础,劳心者管理劳力者。劳心的是统治阶级,劳力的是被统治阶级,统治阶级压迫剥削奴役被统治阶级。

现代文明的社会制度,截然不同。现代社会,将负责社会生产的经济体系和负责维护市场社会秩序的政治体系,做了明确的切割分离。经济体系中,自由市场钱做主;政治体系中,分权制衡直接选举,选票做主。政治体系和经济体系,平行独立,用人字型的架构相互支撑。这样的组织架构,政治体系不再凌驾于经济体系之上,整个社会自然也就没有了统治和被统治的阶级划分。

生产力,是社会生产的手段能力。你要造铁器,必须有炉子,有风箱,有锤子,有铁砧,各种工具。 铁器有很多种,有兵器,刀枪剑戟,有农具,锄头镰刀,还有铁钉子。你能造这些东西,是你的生产力。周围的人,姓关的要弄一把青龙偃月刀,姓张的种地需要锄头镰刀,姓刘的盖房子要用不少铁钉子,都来找你做,你就是铁匠。慢慢地,铁匠就成了一个行业,成了社会生产各行各业里的一种。

后来,你厉害了,像亚当史密斯在《国富论》(Wealth of Nations)的第一节里讲的工场主,想到了把造铁钉子分成十八道工序,你就有了一种新的生产力。你就兵器农具都不做,只造铁钉子。你去找十几个人来,给他们发工资,一人一道工序流水作业,你就办了一个造铁钉子的作坊,造铁钉子就成了专门的行业。别的铁匠也学你,有的专门造剪刀,有的专门造锄头,以前那个什么都造的铁匠的行当,就被分解了。生产关系,顾名思义,是社会生产各行各业之间的关联。有了新的生产手段生产力,自然就有了与之相应的新的行业新的生产关系。这就是马克思说的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

科学兴起,生产手段不断更新,生产关系也就不停地在跟着变,社会组织的基础,就不停地摇晃。基础摇晃了,上层就站不住,塔就会垮掉。这个时候就只能有两种选择。第一种是坚持维护旧文明的金字塔;第二种是放弃旧文明的金字塔。坚持维护的办法,简单直接,就是稳定固化金字塔的基础,消灭科学和自由思想,阻止扑灭经济体系中可能发生的剧烈变革。宗教裁判所送布鲁诺上火刑架,审判伽利略,就是这个思路。这个做不到,就只能放弃旧文明的金字塔。

现代社会,放弃了旧文明的金字塔,将经济和政治,作了明确的分离切割。社会组织,分成了两大类。 第一类在公众领域 (Public Sector);第二类在私营领域 (Private Sector)。公众领域,覆盖所有的政府机构,提供公众服务,维持市场社会秩序。政府机构不是买卖生意,不以赚钱盈利为目的。私营领域,是社会的经济体系,在其中的,是从事社会生产的企业生意。企业的操作运行,以赚钱盈利为唯一目标。政治体系和经济体系,以人字型的架构,相互依靠,相互支撑。

经济体系的运作,以市场为主导,以对私有财产的绝对尊重和买卖双方的自愿交易为原则。政治体系的运作,以区域自治的选举制度为根本,以公权力的分割和相互制衡为原则,用法制,而不是人治,维护社会的稳定和自由市场的秩序。任何个人,任何利益群体,在现代社会,都没有凌驾于全社会之上的力量;手握公权力的每个人,都处在社会大众严格的监管之下。政治体系,不再凌驾于经济体系之上,不存在谁是基础,谁是上层。整个社会,也就没有了统治和被统治的阶级划分。经济体系内部的变革,不再会从根本上动摇政治体系的安定。现代社会,生产手段时时更新,生产关系日日变化,但是,她的政治体系,只有渐进的改良,没有革命性的变革。

约瑟夫·熊彼特 (Joseph Schumpeter), 是二十世纪最深刻的经济学家。 他早年学亚当史密斯马克思,研究现代社会的财富来源。马克思说劳动创造财富,社会财富,是劳工阶级创造的剩余价值。熊彼特不同意。他说现代社会财富的增加积累,根源在科学技术的发展进步。但是有新科技新发明,不等于就有新的社会生产力。把新发明转化成新的社会生产力,有一个相对艰难的过程。 问题是这个过程,到底是什么人在主导推动,这个转化的工作,是什么人在做?他的结论,是生产力的进步,经济发展的推手,是Entrepreneurs,投资创业的资本家。现代社会的巨大财富,是创业者们钻山打洞玩命想发财的成果。

熊彼特还发现,自由资本主义的社会制度,有一种非凡的能力,就是无论现有的生产方式有多么强大,更好的生产手段一出现,旧的方式就会和平退出。 他把这种现象称之为创造性毁灭 (Creative Destruction) 。 自由市场主导的生产关系的新旧更替,自然而然,一般情况下,是随风散入夜,润物细无声。 

真正独立自主的商品市场,是现代社会生产力持续向前发展的根本保障。有独立自主的商品市场,经济体系才可能有自我更新,创造性毁灭的能力。旧文明金字塔型的社会组织,政治体系主导掌控经济体系,生产关系一旦形成,官僚集团就有了明确的既得利益,他们就会本能地在如何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上下功夫。社会生产力原创可持续的发展,自然就成了一句空话。

思想还停留在旧文明里的人们,也知道现代社会,政治体系没有了凌驾于经济体系之上的优势,但是他们没有办法理解这种新的人字型的总体架构,于是就有经济体系操控政治体系,国际资本集团是现代社会的主宰这样的说法。几千年了,皇帝是主宰,教皇是主宰,国王是主宰。 你告诉他现代社会没有了这样的主宰,说破天他也不信。现代社会的主宰是法律。现代社会,是法制社会,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经济体系中,钱做主,政治体系中,选票做主。

现代文明和近代中国 (全书目录链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油翁 回复 悄悄话 蒋闻铭的文章深入探讨了政治经济的分离与独立,引人思考。对于现代社会的发展,需要确保生产力持续更新,保持创造性毁灭的能力,确保独立自主的商品市场。
回复 悄悄话 政治和经济关系, 就是化学和物理的关系,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