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天云月

江流天外,月涌云头。 扁舟一叶,酹祭悠悠。
正文

厕读杂语

(2023-03-04 13:09:02) 下一个
在生活中,找到两全其美的事不容易,  如果一定要找, 如厕读书算一件吧。 

我很有自信地猜测, 绝大多数喜欢阅读的书虫们, 都会有这个“雅好”。  因为养成这个习惯太容易了!你几乎不需要任何刻意的安排, 所要做的全部就是把一本书放到你坐着能够得到的地方, 哦,不对,  现在是连这个麻烦都省了, 因为你随时都在口袋里装着你的手机。

活着就意味着内脏在不知疲倦的工作, 处理便便是你的日常, 当那种特殊的感觉出现, 你脚步紧凑、精神抖擞, 然后在你的“王位“上一蹲—— 嘿!—— 如果你有幸不是那些困难户之一, 你就能体会到一个字:爽!等第一波冲锋胜利结束, 你知道后面还有悠长的 战斗, 你知道你忠实的自主神经和肌肉会把剩下的业务处理好, 这时候你就可打开你的手机悠闲地阅读。 

我已经忘记了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了这个习惯, 但一定是在有了自己的住房和卫生间之后。在那之前,既没有厕读的条件也没有厕读的心情, 盖因厕读的“尊严”和品质不容侵犯。 而 凡让人头大、厌恶的东西一定是违背厕读宗旨的,比如,在人来人去嘈杂脏乱的公厕,你这边“吭吭吭”,他那里“噗噗噗”,  让人在那里面多呆一分钟都觉得是在偿还前辈子造的罪孽,哪里还能有厕读的“雅趣”呢?!    

如前所述, 厕读需要注重品质,理解厕读的本质至关重要, 须知厕读不是一种令你更加疲劳的专注,而是一种安静的闲散和分神,其目的是让你享受片刻沉浸在遐想中的放松,不再困扰于“王座“门外的世界喧烦,抽离自己于自由的隐私天地。

所以, 在这里,  需要做笔记的书不可读,  需要动脑筋的书不可读, 需要你珍藏的书更不可读, 否则一次不小心的展读, 就可能让你的世界变得黑暗。

厕读须是在自家庭院 ——  庭院深深当然更好啦—— 自家“王座“,灯应明,地应净, 喧噪不闻, 或虽闻其声而不烦 不厌—— 这在至亲之间做得到。

厕读所宜是那些短文、笑话、软小说等一切能让你神经放松的东西。 这种时候,我个人的爱好是读长篇, 比如,  金庸和 二月河小说的相当部分就是这样读完的。 因为职责所系, 能正襟危坐读书的时候不敢对这类书籍侧目, 怕放不下耽误了专业和工作, 但一旦到了厕所, 再读起这些东西就觉得 心安理得。

不要过于担心厕读对健康和卫生的影响。 厕读是非常广泛的人类行为 , 当然要引起专家对它进行研究的兴趣了。汇总科学研究的结论,四个字,问题不大!

美国精神分析师奥托·费尼切尔(Otto Fenichel)认为,  厕读是“一种保持自我平衡的尝试;一个人身体的一部分物质正在流失,因此通过眼睛吸收新鲜的物质是很合理的行为。” “读小说时精神状态的特点是流动着快乐的享受“, 这对一个人的心理稳定不无裨益。

有人认为,厕读会因增加蹲坐的时间而导致痔疮。 但科学并没有支持厕读与痔疮之间联系的有力证据。2009年在以色列对厕读的人群进行了一个调查, 结果发现厕读在成年人里非常普遍, 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受过良好教育的白领专业人士。 这项研究发现,尽管花在厕所上的时间与痔疮有关,但上厕所的人患痔疮的可能性并不比不上厕所的人大。调查还证实, 事实上,厕读者与非读者的同龄人比较, 便秘发生率反而明显减少了,而并没有发现厕读与肛肠疾病之间有任何明确的联系。

也许你会担心厕读会加大微生物污染的机会, 因为大家都公认卫生间是微生物最喜欢的温室,那么厕读的材料会不会成为微生物传染的媒介呢?不可否认这种风险是存在的, 但显然这种想当然的想法把风险明显夸大了。   美国一项对家中微生物热点的研究表明,卫生间的微生物密度远远低于厨房。马桶座、把手、浴室水龙头把手和门把手的细菌和霉菌数量都比厨房水槽、台面、炉灶把手、咖啡壶、以及最令人反感的洗碗海绵的细菌和真菌数量少得多。可以说,如果谈到阅读忌讳, 那更应该注意的地方是在厨房 。

换句话说, 如果你已经敢在你的厨房摆弄你的手机了, 那你担心厕读会增加微生物感染,就不免显得有点滑稽和讽刺了。

还是不要让杞人忧天的童话在你身上重演了吧。 厕读是精神界的艺术行为, 何必把它搞的那么世俗那么琐碎。 只要你不沉迷其中刻意而额外的长蹲, 厕读中你享受到的那种心灵的休闲,就会按摩你紧张了一天的神经, 你会在舒缓的放松中更加康健!

嗯, 就这样吧, 使劲儿!

 (图片选自网络)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