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影流沫

风轻云淡,上善若水。笔名水影,此名水沫。本博客原创作品,谢绝转载!
个人资料
水沫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正文

小小说:鸟和鱼

(2020-01-02 15:13:48) 下一个

鸟和鱼

一年前我在白水公园认识了老周。白水公园是个非常适宜拍鸟的地方,这里有着开阔的河岸棲息地,河的两岸都是茂密的花木树林,随处可见成群结队的水禽,偶尔掠过五彩斑斓的唐納雀。

老周说他喜欢鸟,他一只手搭在三角架上,眯着眼望着在河岸上嬉戏的一群水鸟,它们扶摇直上,又如波浪般在空中翩飞。老周若有所思地告诉我,他每次看见鸟就心生欢喜,他前世一定是只鸟,他在这里打鸟已经好几年了。

老周五十左右的样子,中等身材,圆圆的脸看上去跟鸟并没有任何相像之处,只有微微突出的厚唇或许可以跟鸟嘴有某些联系。他看上去憨厚老实,笑起来还有几分腼腆。

我在认识老周的同时,也认识了老鲍和老成。其实最初认识他们的时候,我几乎忽略了老周。老鲍身材颀长,戴一幅无框眼镜,知识渊博,温润中自带一种威仪。老成一张方正的国字脸,嘴唇绵薄,反应灵敏,说起话来口齿伶俐。这两个人的风采过于吸睛,我一时鲜少注意寡言少语的老周。

我们四个是摄友。一年前当我的人生进入五十岁时忽然有了一种危机感,眼看退休年龄日益接近,我既无爱好,亦无特长,到时大把的时间如何来打发? 一番深思熟虑后,我决定要学习摄影。我来到白水公园学习拍鸟,准确地说,我们圈里叫着“打”鸟,用长长的远摄镜头瞄准鸟群,可不就像扛着长枪大炮打鸟一般。

白水公园里打鸟的人不少,我们四个年龄相仿,都从大陆来美,每个周六又都来这白水公园,一来二去,便成了萍水相逢的朋友。

说是萍水相逢,我们除了在公园相遇,也没有更深的交情。说是朋友,我们每个周末打鸟之后,便会在公园附近一家怡和楼聚餐海聊,彼此也算有相当了解。

平常打鸟时大家屏息静候捕捉时机,甚少聊天,到了中午吃饭时正好谈天说地,顺便交流摄影成果。这天老鲍率先给大家看他的新得意之作,旁逸斜出的一根树枝上,两只憨态可掬的美洲雀相对栖息,鸟嘴微张,四目相对,仿佛促膝谈心一般。老鲍五十多岁,以前在一家初创公司担任要职,公司上市后已经赚得盆满钵盈,此生衣食无忧,后来公司并购,上层有人为难于他,他一气之下就不干了,从此闲赋在家。他没有孩子,生活悠闲,每天不是读书写字,便是研究摄影。

“太棒了,真是大神。”老成赞美道。老鲍有“摄影大神”之称。

“完美,温暖。”我简短地评价道,这也是我对于老鲍的印象。

老周嘿嘿一笑说:“谈心的小鸟。”

老成紧接着也拿出他的新作,金色的阳光光芒万丈,光线的中心一只老鹰张开巨大的翅膀奋力翱翔。老成略微年轻一些,十年前海归,没做出什么成就,却暧昧出一段一夜情,本来他是逢场作戏,偏偏那位一夜情的女人是个纠缠不清的主,闹到老成妻子那儿,妻子二话不说,就跟老成离了婚。老成痛苦一番之后,又在国内娶了年轻漂亮的女人,还生了他一心想要的儿子。不过新妻向往美国的生活,他在国内的发展也没有起色,三年前他就又带着新妻回到美国,在一家公司做经理。如今前妻生的女儿正上大学,现妻生的儿子才刚六岁,虽然儿女双全,但是工作和家庭的压力使他如牛负重,周末来打鸟也是想释放一下压力。

“照片拍得不错,画面简洁,主题突出。”老鲍总喜欢做专业评价。

“老成最有进取心,照片也是如此。”我说道。

“嘿嘿,努力的小鸟。”老周说道。

我是摄影新手,拍得中规中距,花枝上一只安静漂亮的唐納雀。

“不错不错,很有进步。”老鲍和老成评价道,老周又是嘿嘿一笑说:“安静的小鸟。

不管做什么,老周总是将自己排到最后一个。他压轴展示一幅自己的作品,一只蓝色蜂鸟站在青苔树枝上,它微微偏着头,黑黑的眼睛里有一种打动人心的神情,一种直抵人心的凝视。我忽然发觉这只鸟的神情跟老周很是相似,尤其是那双思索者的乌黑滚圆的眼睛。

“很好,色彩、构图、对焦都很好。”老鲍赞赏道。

“到底是打鸟多年,技术还是很过硬的。”老成也赞道。

“沉思的小鸟。”老周自己总结道。

“像你,这只小鸟象你。”我说。

老周听了我的话,自己又端详了一番,然后“嘿嘿”笑了两声。

比起老鲍和老成,我和老周的经历简单平凡,在北美有份平淡的工作,我有一儿一女都在上大学,老周有一儿子刚毕业工作。我们四个人除了聊聊打鸟体会,更多是海阔天空随意畅聊,时常不是老鲍高谈阔论他风云变幻的人生,就是老成口若悬河他丰富多彩的经历,老周不置可否地嘿嘿笑上两句,我也就是偶尔插几句嘴。

每次老周都是最早一个离开,他准时在一点半离开,腼腆一笑:“不好意思,我要带太太去舞蹈班了。”

他言语不多,早走迟走大家也不在意,甚至他消失了两个月,大家也只是说了句大概他回国探亲去了。

虽然我们几乎每个周六都会去白水公园,缺席的事也是时有发生,毕竟这只是一份兴趣爱好而已,生活中有其它更为优先的事,我们对此也都习以为常。

两个月后老周再次出现的时候,我们问他去哪儿了,他简短说了一句:“有事”,便不愿再说。我们也习惯了他的沉默寡言,本来就是萍水相逢,也就不再多问。

可是令我们惊讶的是,重新回来的老周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

《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2)
评论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彩烟游士' 的评论 : 谢谢彩烟大师的夸奖,文学城杰出代表有好多:)祝新年吉祥如意~~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其实现在写文章经常有字数限制:)谢谢菲儿又回来读全文,谢谢鼓励~~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谢谢无法弄,哈哈,有的谈话就是这样的:)新年快乐~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出去下,回来再回复大家,周末愉快~~
黑贝王妃 回复 悄悄话 哈哈,原来发了全文链接,我没看到。很为老周伤心,说出来了就可以释然一些。作鱼很好,美人鱼,永远的美丽传说!
彩烟游士 回复 悄悄话 水沫的文笔真美!水沫是江南才女的杰出代表:)

祝水沫和全家新年快乐!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1

看完了全篇,里面很多神来之笔,蛮有戏剧性,好看,可以再多写一点,哈哈哈!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写的真好,原来男人之间的谈话是这样,我好像从没好好听过……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omo_sharon' 的评论 : 哈哈,不是开篇,是一篇小小说,谢谢墨墨麟博,新年快乐~~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小溪姐姐每次的评论就像一篇优美的散文,谢谢姐姐的缪夸,感动姐姐的鼓励,祝福姐姐~~~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恭喜水沫开新篇,新年快乐!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水沫' 的评论 : 新年里见到沫沫,真是意外惊喜!沫沫确实与我想象的一样,长发披肩,江浙美女特有的,白皙细腻的鹅蛋型脸庞上架着一付知性的眼镜,好一位清秀,端庄,睿智,高雅的江南女作家。
一口气读完沫沫在北美中文作家协会里的三篇大作,《鸟和鱼》, 《父母的印记》,《一个女人的宿命》,被沫沫真挚,淡雅,细腻的文字深深打动,读完不禁陷入久久的沉思。仿佛又见到听到那些似曽相识,熟悉的人和他们的故事,心里激起层层涟漪。这些普普通通如你,我,他(她)的中国小百姓,(无论生活在国内,还是国外的),他们人生的艰辛不易,他们的幸福和悲哀,他们的期盼和失望,在沫沫的笔下栩栩如生地鲜活起来。而生命不正是来了又走了,一代又一代,有如长江后浪推前浪。。滚滚向东永不停。。。喜爱沫沫的作品,已经书签了沫沫北美中文作家的网址。谢谢沫沫用心笔耕,无私分享!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其实最近也没有太忙,就是没什么可写的了:)谢谢晓青回来读~~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这次看到了全文,好看。其实可以发展成长篇的,一定更好看。喜欢沫沫的小说,只是现在写得太少了,估计是太忙了。那就等你退休吧,到时候天天更新。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哈哈,王妃没有读全文吗?这个猜测也是蛮有意思的一个角度~~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iaxi' 的评论 : 西西大摄影师这么说我就放心了:)谢谢西西这么认真的点评和鼓励,带来新年伊始的温暖,祝新年大吉大利,万事如意~~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ongrongrong' 的评论 : 谢谢蓉儿~~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多谢点点又回来读,谢谢点评~~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山里人家168' 的评论 : 谢谢老乡~~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寒一凡' 的评论 : 谢谢重情重义的一凡,说得有见地~~
黑贝王妃 回复 悄悄话 老婆跳舞出圈儿了吧?
xiaxi 回复 悄悄话 沫沫的神笔,将小说中的每个人物都刻画得生动具体!几处的包袱抖得恰到好处,紧紧抓住了读者的心!最后才道出老周消失了两个月重新回来,为什么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令人感动!文中关于照片的分析评论好专业啊!
期待经常能看到沫沫的佳作!
rongrongrong 回复 悄悄话 明白了
spot321 回复 悄悄话 令人动容的结局。
山里人家168 回复 悄悄话 精彩,好看。
寒一凡 回复 悄悄话 鸟和鱼,一个天上,一个水里,相遇已是奇迹,注定要分离!
老周有过刻骨铭心的爱,只这一点,便胜过凡间许多人了!
读了两遍,沫沫写得好看!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xyz' 的评论 : 谢谢小C又回来读:)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给蓝蟹和晓青都上茶~~因为首页不能修改,只好重新发了一遍~~
cxyz 回复 悄悄话 终于读完了 :)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板凳!哈哈!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lue-Crab' 的评论 : 谢谢蓝蟹!
Blue-Crab 回复 悄悄话 沫沫写得精彩!我读的时候那个Link可以用。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