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中國歷史鐵三角核心文明隨想:槍桿子打天下和坐天下之三

(2022-08-05 05:43:31) 下一个

中國歷史鐵三角核心文明隨想:槍桿子打天下和坐天下之三

 

我們都知道,在中國歷史上,以槍桿子出政權,“槍決民心向背”改朝換代的方式,證出“得天下者得民心,失天下者失民心”的對決過程非常慘烈,血流成河,代價高昂。但是,歷代勝而為王者,在編寫善於瞞天過海,取長補短,藏污納垢的極端勝利者歷史時,卻樂在其中,大肆宣揚勝利者在對決過程中如何百萬雄師逐鹿天下,橫掃千軍殲敵無數,唯恐不能眾所周知,唯恐不能名揚天下。其傲視天下的豪言壯語溢於言表,不可一世霸凌天下的心態栩栩如生。看得歷代中國人一愣一愣的,有人看傻了眼淚流滿面,恨不能想方設法擺脫如此慘烈的惡習,寧做太平狗,不做亂世人。有人看的熱血沸騰,大呼過癮,恨不能投身如此壯烈的建政立國偉業,方顯英雄本色。這裡我不必多說,諸位看官可以去回顧歷史,感受一下那些動則殲敵數百萬,數千萬平民流離失所,生靈塗炭,驚心動魄的槍桿子出政權的壯舉,“槍決”民心向背改朝換代的惡習,迴腸蕩氣的建政立國的偉業。根據中國歷史記載,秦始皇之後的歷代中國人,也明了“槍決”民心向背改朝換代是個惡習,視之為核爆般的改朝換代惡性循環,唯恐避之不及。數不盡的中國仁人誌士,也極力上下求索,以求一勞永逸的擺脫終結之。但是在鐵三角核心文明主導之下,數千年來中國人只認同槍桿子出政權改朝換代的正當性,只認同核爆般代價的“槍決”民心向背改朝換代的權威。

在中國人看來,核爆般的改朝換代惡性循環雖然可怕,但卻是必要的惡,不可避免,唯一的出路只能是如何降低其發生的頻率。結果就是歷代中國人引以為榮的秦制-長期專政政制,結果就是現代中國人引以為自豪的,天朝三百年長期專政,長治久安,長盛不衰的上限。在秦制-長期專政政制的庇護下,朝代政府擁有令天上人間都敬畏的專政特權,可以毫不動搖的,不惜代價的嚴防改朝換代,死守長期專政。這一點最重要,可以有效提升朝代政府的專政存活期,最大限度降低槍決”民心向背改朝換代惡性循環的頻率。這是秦制-長期專政政制一體兩面,以毫不動搖,不惜代價嚴防改朝換代,死守朝代長期專政的極端方式,對抗核爆般代價的改朝換代的惡性循環,換取國家長治久安,長盛不衰。這是兩權其利取其重 兩權其害取其輕。中國百代皆行秦政-長期專政政制並不只是傳說,而是實實在在的中國歷史。

直到近代,兩千多年不變皆行秦政-長期專政政制的中國人,沒有預感的,晴天霹靂的獲知,在這個世界上,在中國人數千年習以為常的,“槍決” 民心向背改朝換代證明方式之外,存在著一種非常另類的,“票決”民心向背改朝換代的證明方式。這種非常另類的證明方式,具有非暴力良性循環的潛質,還伴隨著莫名其妙的政治革命和科學革命,聞所未聞的自由民主人權觀念和怪獸般的堅船利炮。這種非常另類的證明方式,在其原生態的諸多國家,曾經引發無數的暴力革命,也有著和平運作的良性記錄。這種另類的證明方式如能良性運作,其代價與核爆般天價的“槍決”證明民心方式相比有天壤之別,其證明程序的啟動也不是百年一遇的歷史性選擇,而是隔三差五的定期或擇日啟動。其建政的目的也不追求三百年的上限,每次證出的執政府或執政黨,也就是一個只管用四到五年,然後可以和平的手段反對、 “推翻”、也可以和平的手段維權,續任。勝出者不允許贏者通吃,實施專政,對失敗者斬盡殺絕,也不允許毫不動搖的不惜代價的嚴防改朝換代,死守長期專政,力爭成為百年以上的專政大政府或者專政大黨。如此,大一統中國如能將其引進,行之有效的推行,中國的每一次改朝換代,政權更迭也就不必陰差陽錯,你死我活,恍如百年一遇的歷史性選擇。大一統中國也就有極大的可能,通過“票決”民心向背改朝換代證明方式,走出“槍決”民心向背改朝換代的惡習,走出延續了兩千多年的槍桿子改朝換代的惡性循環。

但是,這種看似有著良性循環潛質的“票決”民心向背改朝換代的證明方式,要落地成長為一個相對完善的可行的政治制度,過程並不簡單,其過程既漫長,也極度血腥暴力,自我標榜為自由民主革命運動,甚至是暴力革命運動。其成功的案例,幾乎都是在其原生態文明的國家。其移植到另類的文明國家經常會出現水土不服,極度變形,舉步維艱,能夠成功落地的也寥寥無幾,在毫不動搖的堅持秦政-長期專政政制的大一統中國,更是前景渺茫。

“票決”民心向背的政制設計,只是理論上有良性運作的潛質,就算是在其原生的眾多國家,也會因為政治生態的差異,出現惡性運作絞殺良性潛質的結果,因此也是良性運作和惡性運作兼而有之,長短不一,但不至於全軍盡墨,全無希望。這就預示著,在推崇槍桿子打天下和坐天下核心文明的大一統中國,在史稱數千年未遇的大變局中,將上演一場以非原生的自由民主價值觀念為號召力的,漫長的民主革命運動,甚至是暴力革命运动,上演一場中國歷史上最詭譎的改朝換代歷史大戲。自由民主人權價值觀及其“票決”民心向背的證明方式,與槍桿子打天下和坐天下的主流價值觀及其“槍決”民心向背的證明方式,將在大一統中國展開一場曠日持久的你死我活的大絞殺。

清末以來,自由民主人權的革命解放運動在近現代中國被大事宣揚,可以說是所向披靡,席捲全國。其在中國的前景,也曾經備受推崇,幾乎為所有黨派所看好。各黨各派(包括保皇黨派)不遺餘力,精心設計了可觀的備選運作方案,各路革命黨更是義不容辭,磨槍擦炮,試圖通過暴力革命大展宏圖。但詭譎的是,無論你的運作方案如何設計精良,自由民主人權的革命解放口號如何響徹雲天,也不管你自由民主人權的革命解放運動如何峰迴路轉,翻雲覆雨,隔三岔五的“票選”民心向背,在大一統中國收穫的依然 是“槍決”民心向背改朝換代的惡習,革命解放的結果大失中國人所望,依然是成王敗寇,贏者通吃,幾乎看不到盡頭。隔三岔五的“票選”民心向背改朝換代的證明方式,在大一統中國良性運作的可能性,受到越來越嚴厲的質疑,受到越來越極端的排斥和敵視。這已經是習以為常,見怪不怪。本來這自由民主人權的價值觀念,及其“票選”民心向背改朝換代的證明方式,在原生區域推行中就良性運作和惡性運作兼而有之。如此,其到了非原生的大一統中國,與槍桿子打天下和坐天下的主體文明猶如水火不相容,其惡性運作絞殺良性運作潛質的效果也被極度放大,惡性運作可能性大增。隔三岔五的“票選”民心向背改朝換代的美好願景,變成隔三岔五的“槍決”民心向背改朝換代的可怕國難,導致大一統中國的政治生態岌岌可危。此料未及。例如,當年中國民初革命政府滿腔熱血,在中國推動“票決”民心向背對決證明程序的測試,預設的目標是良好的和平遠景,但演變的結果卻是軍閥混戰的惡性運作,收穫的是槍桿子裡面出政權,成王敗寇。隔三岔五的“票決”民心向背處處碰壁,無以為繼。

對此,近一百多年來,中國人一直就有“票決”民心向背,和“槍決”民心向背兩者孰優孰劣的激烈爭執,任何一種說法都可以找出千百種理由。有人說隔三岔五的“票決”民心向背是個好東西,應該取代中國的“槍決”民心向背改朝換代的惡習,引領大一統中國走出惡性循環,從此國泰民安。也有人說槍桿子打天下和坐天下,“槍決”民心向背是必要的惡習,在中國一直都在有效的運作,大一統中國能夠兩千多年盛世不斷再現,還可以延續兩千多年存留至今,就是最好的證明;反而隔三岔五的“票決”民心向背證明方式,說輕一點是個設計不良的壞東西,說重一點是敵對勢力忽悠中國人亡政,亡國的大陰謀。這種激烈的爭執甚至演變成你死我活的血腥內戰。有鑑於此,民國的孫中山儘管也看好“票決”民心向背改朝換代,但是就很小心翼翼,提出過軍政、訓政、憲政三步走的流程。但它依然是長期專政。人民共和國的毛澤東也試圖將自由民主人權置於秦政-長期專政政制的框架之下,稱之為一黨領導下的人民民主專政。但它依然是長期專政。

 

數千年的大一統中國,奉行的是槍桿子打天下和坐天下的價值觀,成王敗寇的惡習,毫無自由民主人權的意識,這已經成為全民的共識,文明的主流。因此,每一屆朝代盛世之後,總會有改朝換代的歷史性選擇降臨,而“槍決”民心向背改朝換代成為一個必要的惡習。這個必要的惡習也很不簡單,歷經兩千多年也無法擺脫。其代價也極其高昂,猶如核爆,隔三岔五的啟動絕對是國家無法承受之重,唯一的出路就是毫不動搖的不惜代價的嚴防改朝換代,死守長期專政,將改朝換代的歷史性選擇啟動時點無限的延期。如此,秦制-長期專政政制不可抗拒,勢在必行。因為,只有在秦政長期專政政制的庇護下,才能槍桿子打天下和坐天下,才能成王敗寇 ,贏者通吃,才能毫不動搖的不惜代價的嚴防改朝換代,死守長期專政,將核爆般的“槍決”改朝換代的惡性循環,無限期的推遲,變成百年以上一遇的歷史性選擇,而不是隔三岔五的可怕國難。也因此,在大一統中國,能否改變槍桿子打天下坐天下的中國特色的主流文明觀,能否擺脫槍桿子裡面出政權成王敗寇的價值取向,是決定“票決”民心向背證明程序是否能夠良性運作的關鍵。否則,在以槍桿子打天下坐天下為主流的,中國特色文明生態導向下,不管你啟動民心向背證明程序的初衷是槍決”,還是“票決”,其結果都習慣性的陷入“槍決”民心向背的惡習,成為國難。這就是俗話說的水土不服,南橘北枳。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