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苏

《一念地狱》简介:冲动之后的她,放不下世间的一切,她的魂魄在亲人身边缠绕,既不能上天堂,又不能自我毁灭,她在悔恨天中痛苦挣扎。
个人资料
正文

长篇小说《一念地狱》 第二十五章 一眼隔世

(2022-08-09 17:28:15) 下一个

吴欣漪则仍然在琳琅满目的饭桌上东抓一下,西尝一口,“嗯,太好吃了。妈,你当初嫁给我爸,是不是因为他做饭好吃?”

裘馥莲坐在沙发上,用一把小钳子剥着核桃,那是给吴国庆剥的,因为他说最近长了好几根白头发。“你爸求婚的时候,我告诉他:我可不会做饭。你爸说:没问题,交给我吧,我给你做一辈子饭。”

吴欣漪咯咯笑了起来,说:“那还不是因为口腹之欲你就投降了?真没出息。”

裘馥莲停了手,仿佛在回忆着什么,随即也笑了起来,说道:“你爸给我做的第一顿饭是阳春面。当时,我们还没有结婚。我去他的单身宿舍看他,他说:我给你做阳春面吧。我说:好。他把电炉子插上电,又接了一锅水放在炉子上。然后我们俩面面相觑互相看着。他突然问我:裘馥莲,你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吗?我心说,你原来不会啊。我想了想,告诉你爸:应该下挂面。你爸一拍大腿,说:对啊,应该下挂面。然后他就站起来,打开一匝挂面,扔进锅里,盖上盖子。过了一会儿,锅子里冒出了一大堆泡泡,把锅盖都顶开了。我们俩掀开锅盖,头顶头往锅里看,你猜怎么着?”

吴欣漪嘴里塞着吃食,忍不住停下来,呜噜不清地问道:“怎么了?”

“锅里哪里有挂面的影子,只有一锅刷标语用的浆糊!”

“怎么会这样?”吴欣漪问道。

裘馥莲笑的前仰后合,说:“因为你爸下挂面的时候,水还是凉的。”

吴欣漪不明所以,追问:“水凉为什么不能下挂面?”

昏黄中,如今已是游魂的吴欣漪看到了母亲满是皱纹的脸上绽开了一个甜蜜的笑容。“妈,你笑了,你感觉到我了吗?”

裘馥莲又笑了笑,说道:“你们爷俩在一起吗?你们那里也过年吗?闺女爱吃油炸糕,你爱吃饺子,本来想做些给你们捎去,可我不会做。老头子,这辈子你把我惯坏了。”

吴欣漪感觉自己五脏六腑都痛了起来,虽然她的肉体早已化成了灰烬。“妈,是我让你们夫妻阴阳两隔,是我让你老来失偶,是我让你晚景凄凉。妈,我该怎么办?”

吴欣漪分辨不出来现在是白天还是晚上,直到很久后裘馥莲起身躺在了床上,才猜测这大概是夜间,便也伏在母亲身旁,陪着她。

“你是谁?”正在发呆的吴欣漪突然听到身后有人说话。她吓了一跳,急忙回头看去,却几乎被吓得魂飞魄散。她看见了裘馥莲,是的,她妈妈的魂魄。

在几秒钟的震惊之后,吴欣漪嘶声大叫:“妈,你快回去,回到你的身体里去,快回去!”

裘馥莲怔住了,但很快便问道:“你是小漪?你怎么在这里?”

吴欣漪心痛地看一眼床上的母亲,又对面前站立的魂魄说道:“妈,你是不是想我了?那看一眼就赶紧回去吧,赶紧回去,求求你。”

但显然裘馥莲并没有听到吴欣漪的声音,因为接下来她问道:“小漪,你怎么不说话?我是妈妈啊,你去了哪里,我好长时间找不到你。你在温哥华吗?说话呀孩子,怎么一声不吱,跟郑奎山吵架了?”

吴欣漪一头雾水,她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母亲的魂魄能看到自己却听不到自己的声音?难道说这不是母亲的灵魂?这是她本人?

吴欣漪想抱住母亲,却怎么也够不着她,似乎圆心和圆周,二者一直保持固定距离,永远无法相交。

“妈,抱抱我好吗?”吴欣漪祈求到。

但裘馥莲转过头去,说:“这孩子,搞什么鬼,怎么就是不说话。行了,玩一会儿就回家吧。我得回去了,家里还有好多活儿呐。”说完,裘馥莲便不见了。

“妈,妈,等等我。”吴欣漪被母亲的突然消失打了个措手不及,只能无助地喊叫。

这时,床上的裘馥莲咳嗽了两声,然后睁开眼,慢慢坐了起来。

吴欣漪由刚才母亲的离去产生的失落,瞬间转化成看到母亲安然醒来的喜悦。“太好了,妈,你没事就太好了。”她抱住裘馥莲,喃喃说道。

裘馥莲走到床边,拉开窗帘往外看了看。铁青色的天空上,缀着稀稀落落的几颗星,遥远而幽深,象夜色湖面中开的睡莲。又是半夜醒来,醒来就很难再入睡。裘馥莲看了一会儿寂静的街道,便慢慢走回床边,再次躺下。

大后天就是大年初二,两个宝贝要过来给自己拜年。给孩子们做什么吃的呢?自己只会做些简单的能糊口的东西,可怎么办呢?不然出去吃吧。

对了,还要给孩子准备红包。裘馥莲再次坐起来并下了床,走到书房里翻找起来。好一会儿,她才在一个抽屉里找到自己要找的东西---两个红信封。她又回到卧室,从床底下拉出一个破纸盒子。盒子上一层厚厚的灰,裘馥莲用嘴一吹,吹了自己一脸,便忍不住笑着说道:“老头子,如果你在的话一定又会笑话我什么都干不好。不过,你也聪明不到哪里去,把钱藏在这里,现在谁还在家里藏现金?你个老土。”

裘馥莲从盒子里拿出一打钱放在床上,便又犯了愁,“老头子,以前都是你给两个孩子包红包,应该包多少?”她把捆钱的纸条拆下来,“包多少呢?我不知道啊。老头子,你没告诉过我啊,你为什么不把所有的事情都教给我之后再走?为什么?为什么?你个死老头子。”裘馥莲说完,突然把手捧住自己的脸,呜咽声从指缝中泄了出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老太太有别的计划,她会越来越强大。谢谢采心。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瓜瓜感同身后的能力真强,把孤独无助、梦中也思亲念亲的小漪妈写得好真切。。。我猜她不会眼看着自己就这么耗尽,在慢慢恢复气力后,开始跟姓郑的谈判。。。

老头子,你没告诉过我啊,你为什么不把所有的事情都教给我之后再走?——问得我也想跟她一起哭:))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