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苏

《一念地狱》简介:冲动之后的她,放不下世间的一切,她的魂魄在亲人身边缠绕,既不能上天堂,又不能自我毁灭,她在悔恨天中痛苦挣扎。
个人资料
博文
皮特与玛丽是一对非常恩爱的中年白人夫妻。皮特是个非常外向非常健谈的男人,他会把他与玛丽的很多私事都拿到桌面上来,讲给我这个不相干的人听,而玛丽则是一个温和而话少的高挑女人。当她丈夫说到很多不该说的话时,她也不恼,只是腼腆地笑笑,既不打断丈夫,更不会发火。他们每周末都来我店里送洗衣物,并同时取走上周送的。他们每次来都是手牵着手,走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22-11-16 11:56:25)
我第一次见到约翰·劳纳德是在十三年前。那时,我刚盘下这家干洗店才一个星期。一些原来的老客人带着大包的衣服走进来,迎面看到我这张新面孔,大都是一愣。客气一些的就从一堆衣服里挑出一两件相对不招主人待见的,放到柜台上:“我先洗这两件,洗的好的话我会再来。”有不客气的,就带着警惕的眼神转身走了。第一周的营业额下降到原来的一半,这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1)

第四十八章一念天堂 裘馥莲今天心情格外的好,她看着郑奎山手里拎的菜和肉,竟然开起了玩笑:“我正想着吃顿好的,你就把菜送上门了。不过我可不会做饭,得你做。” 自从吴欣漪离开后,郑奎山难得见岳母对自己如此和颜悦色,他不禁暂时忘却了今天从公安局那里收获的郁闷,而是顺着裘馥莲的话茬儿说道:“没问题,妈,我买了鱼和肉,还有各种蔬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周一的早晨,郑奎山接到李警官的电话,让他去公安局一趟,说有重要事要告诉他。 郑奎山一路上惴惴不安而又满怀期待,他不知道将要得到的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不过,到了这个田地,好消息又能好到哪里,坏消息还能再糟吗? 刚一坐下,李警官就跟忐忑不安的郑奎山讲了案件的最新情况:尤震的妻儿在刚过去的这个周末悄无声息地离开了灵山。据调查得知,他们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但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没等到他们上桥,那人便站在了桥栏上,随后一条黑色的弧线,便轻飘飘地从桥上滑入了水中。 奔腾的河水淹没了落水的声音,那人就像一片落叶那样无声地没入激流中。 两个志愿者中只有一个会游泳,但在这夜色里,水流又如此湍急,他心里不由得惧怕起来,不敢入水救人。另一个干脆就是个旱鸭子。于是,两人在震惊过后决定,一个负责一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接下来,学心理的志愿者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苦口婆心地又说了半晌,肖天赐的父母一直不以为然地敷衍,这让杨光心里很沉重。 最后,二人不得不告辞出来。两个小时的对牛弹琴使得两个年轻的男人都有着深深的挫败感。他们沉默地走在凄冷的夜里,感到身心俱疲。 裘馥莲与崔文晓知道情况后,大家一起商量了一下,决定直接找孩子面谈。为了不影响孩子学习而被肖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郑奎山越想心里越堵,忍不住问父亲:“爸,房子是我的,现在我需要钱而又没有别的来源才开口要回去。你看看我的两个孩子,因为中文不好,在普通学校成绩一落千丈,你们难道看着不着急不心疼吗?” 郑福祥脸上带着愧色,小声说道:“这事儿都怪你妈,跟我没关系。你问你妈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郑奎山一惊,不好的预感象一条冰凉的蛇一样爬进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郑奎山在看到视频后不到七个小时便登上了回国的飞机。两个孩子满心的失望,却不敢表露出来,更不敢问东问西。 一出国际通道,郑奎山就把两个孩子交给前来接机的助手,然后与秘书直接往公司赶。路上,秘书大概跟郑奎山报告了一些最新情况:财务总监尤震十个月前离婚;尤震与藤惠贤二人的出行没有坐高铁,没有坐飞机,应该是坐出租车或者别的不需要实名登记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刚刚还心如止水的吴欣漪忽然就对郑奎山生出了愤怒! 这让吴欣漪大为不解。她对母亲的孤独与痛苦,对儿女的歉疚与怜惜,都如她视野里的夕阳一样逐渐朦胧褪色,越来越麻木,可为什么单单对郑奎山还留有愤怒?难道说自己对他还没有放下? 吴欣漪想离开这里,但还没等她付诸行动,就听到郑奎山怀里的女人说话了:“老公,给我个孩子好吗?我非常想给你生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然后,众人看到郑枫茂稚嫩脸颊上滑落的一滴泪,和他轻轻的一声呼唤:“妈妈!” 而此时的吴欣漪正在一片昏黄的寂寥中游荡,她没有看见儿子的孤单和羞愤。因为她的世界里没有了时间,更不会有生日爬梯这种事。 反自杀联盟者成立已经一年,在过去的一年里,他们取得了令裘馥莲以及她的团队为之欣慰的成绩,他们让两百多人放弃了自杀的念头,回归了正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