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苏

《一念地狱》简介:冲动之后的她,放不下世间的一切,她的魂魄在亲人身边缠绕,既不能上天堂,又不能自我毁灭,她在悔恨天中痛苦挣扎。
博文
(2023-01-22 18:13:14)

和乌鸦结仇的黄天霸 每次走到我家小区后面那个小公园的时候,黄天霸就开始溜墙根,钻树丛,小心翼翼地让人有些看低他。 而在这之前,他却是流氓头子出街,耀武扬威得很。因为在我们那条街上,地上走的,天上飞的,小到苍蝇蚊子和老鼠,大到松鼠乌鸦,见了他都惊吓莫名,一边吱哇乱叫,一边逃之夭夭。 你们谁听过松鼠害怕时的叫声?我是听过,而且听过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0)
(2023-01-15 18:09:15)

下班的时候,雪已经覆盖了整座城市,亮亮的,搞得黄昏好似黎明。 路上,车少,人少,神秘,一片肃杀。 雪掩住了一切,前院的草地,便道,桌椅,甚至树墙,全部浑然一体。 未及开门,已经听到了黄天霸迎接我的声音,喵喵喵!喵喵!喵喵喵!极不耐烦,猫与生俱来的宠辱不惊,已经到了崩溃破产的临界点。 我想,他出生至今,今天是第一次见到雪,大概从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6)
(2023-01-06 13:19:06)

前言: 多年前,我回国去老家河北看望姑姑,并给祖父母上坟,之后写下了这篇游记。前几天翻找旧文时,再次看见了它,略作修改,发上来与朋友们共享。 燕赵行 五千年前,中华民族始祖之一-----黄帝,率其部落经陕北,沿中条山、太行山向东北方向进入黄河以东的一大片水草丰美的平原地带,名之涿鹿,并在此定居下来。后来,黄帝部落与山东境内的炎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0)
是的,那肉色的纤薄的布料,在齐琳琳柔软的肉体上忽的离开,忽的贴上,开开合合,欲语还羞。有些荡起来的翁照北根本没有听明白齐琳琳在说什么,就一口答应了她要求晚些日子再付房租的请求。达到目的的齐琳琳很快离开。她从翁照北的眼神中明白了,她同时达到了另一个更长远更重要的目的,然后她适时地急速收兵。齐琳琳天生就是一个优秀的销售高手,懂得什么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齐琳琳是被敲门声叫醒的。门外站着一个牙亮眼亮的年轻姑娘。“你是齐琳琳吗?我叫武丹。还没吃饭呢吧,起来吃饭吧,马上好了。”姑娘浅棕色的菱形脸上绽开一个毫无城府的笑容。齐琳琳拢了一会儿神,才意识到武丹应该是自己的室友,便浅浅一笑,下床走了出去。灶台边已经架好一张深棕色的折叠桌子,桌子上摆了几个小菜和一大盆看不出原材料的汤。一个个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齐琳琳先看到了那个写着自己名字的简易纸板,再看见了纸板后的那张脸,一张没有亮点却很正派的脸。她知道,他叫翁照北。她没有像别的人那样,隔着栏杆就跟接机的人完成了接洽,而是不动声色地从翁照北面前走了过去。在顺着人群,走到栏杆另一侧的这一段路上,她一直在回味着那张脸,同时想着一会儿如何跟他介绍自己,是矜持些,热情些,还是活泼些?齐琳琳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0)

我先生最爱的运动是羽毛球,每周两次,风雨无阻,岁岁年年。今年年初的一天,我突然心血来潮,跟着他去了球馆,并下场一试身手。不知道哪一刻触碰了哪根筋,就忽然来了兴趣,并有点上瘾的趋势。所以,在接下来的两个月,我跟着老公去打羽毛球,每周两次,风雨无阻。在这之前,我对自己的体重采取闭上眼睛破罐破摔的态度,听之任之。直到三月初的一天,一个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8)
皮特与玛丽是一对非常恩爱的中年白人夫妻。皮特是个非常外向非常健谈的男人,他会把他与玛丽的很多私事都拿到桌面上来,讲给我这个不相干的人听,而玛丽则是一个温和而话少的高挑女人。当她丈夫说到很多不该说的话时,她也不恼,只是腼腆地笑笑,既不打断丈夫,更不会发火。他们每周末都来我店里送洗衣物,并同时取走上周送的。他们每次来都是手牵着手,走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22-11-16 11:56:25)
我第一次见到约翰·劳纳德是在十三年前。那时,我刚盘下这家干洗店才一个星期。一些原来的老客人带着大包的衣服走进来,迎面看到我这张新面孔,大都是一愣。客气一些的就从一堆衣服里挑出一两件相对不招主人待见的,放到柜台上:“我先洗这两件,洗的好的话我会再来。”有不客气的,就带着警惕的眼神转身走了。第一周的营业额下降到原来的一半,这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4)

第四十八章一念天堂 裘馥莲今天心情格外的好,她看着郑奎山手里拎的菜和肉,竟然开起了玩笑:“我正想着吃顿好的,你就把菜送上门了。不过我可不会做饭,得你做。” 自从吴欣漪离开后,郑奎山难得见岳母对自己如此和颜悦色,他不禁暂时忘却了今天从公安局那里收获的郁闷,而是顺着裘馥莲的话茬儿说道:“没问题,妈,我买了鱼和肉,还有各种蔬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