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雨立夏正相宜





发呆,“芳心是事可可”
个人资料
正文

长篇小说《谷雨立夏间》36 天下乌鸦

(2023-11-24 11:01:37) 下一个

“你怎么肯定能赢得过那个律师,姓Sun?”Frank交握双手放在办公桌上,看着对面舒适地靠在皮椅背上的立初霜。

“谁说要和孙红律师竞争啦?”立初霜垂眼一笑,然后慢慢挑起眼皮,看向Frank,后者几乎立刻缴械投降。

Frank也靠在了椅背上,两只手放在脑后,意味深长地笑着问:“难道你要她连参加公开竞标的资格都没有吗?”

“我一直以为整天想着风花雪月的男人智商都有限。不过你推翻了我的认知。”

立初霜的话让Frank哈哈大笑起来:“对应的话我就不说了,听起来太老套。你的计划能和我分享吗?现在你和Mike看起来是比我更亲密的合作伙伴,我吃醋了呢。”

看着Frank撒娇,立初霜笑了笑:“你不一样。地产方面你是专家,买卖过户开发招租等等都要你把关呢。Mike要负责所有法律方面的问题,尤其是投资移民项目。我找客户。各司其职。”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怎么对付那个Sun?”

立初霜大眼睛一眨不眨,说:“自有人去对付她。没有孙红和她老公田博士,湾区没什么人可以和我们竞争。”

Frank有点警觉起来。他不能说自己是个循规蹈矩的人,可是胆子也不大,这把年龄了,又不缺钱,没必要冒险。但是他看着立初霜那么淡然平静的脸,无法想象她能干出什么过分的事情。她也不缺钱----如果她愿意,很多男人会让她不缺钱的。当然,她不是那种依靠男人的女人,这也是美丽女性中比较少见的类型----至少在Frank的采花经验里是这样的。她对自己的美丽毫不在乎的样子,最吸引人了。

“你不问谁会去对付孙律师?”立初霜有点调皮地笑:“你不怕我惹事吗?”

“你如果给我替你承担责任的机会的话,我就有点怕了。Faith,其实咱们都不那么缺钱啊。这辈子剩下的时间可以过得很舒适的------好东西买得起,出去玩也玩得起,对了,Summer上多贵的大学也没问题。”

立初霜忍不住笑了:“谢谢你,还想着Summer。”

“当然啦,我好喜欢她。我们相处得很不错呢。Faith,咱们俩......”

“咱们俩是很好的生意伙伴。我从来也没质疑过。这种关系我也从来没想改变过。”立初霜说着就站了起来,想把即将偏离轨道的谈话来个急刹车。

“好好好。目前这样就很好。一个美丽的女人带着我冲向事业高峰,有什么比这更美妙的事情呢?我的superwoman。我就拽着你的斗篷飞就好了。”Frank摇摇头。他沉吟片刻,还是做出了最后的努力:“Faith,你的生日要到了。有什么计划吗?”

“Summer告诉你的?”立初霜转过身来。

“对啊。你能不能空出三天时间?”Frank本来要给她一个惊喜的,可是他很有自知之明地领悟到,对立初霜也许不是个好主意。

“我不知道。太多事情即将发生了。如果一切顺利,就是给我最好的生日礼物。”

Frank耸耸肩膀,没多说。

 

邓安达对谷雨青眼有加,溢于言表,尤其是中秋摆街会之后,谷雨基本成了他的贴身跟班,让阿标很是眼红。不过谷雨年轻,嘴甜,一天到晚“标哥”长,“标哥”短的,搞得好像他干的活都是为了减轻标哥的负担一样。标哥工资没减少,事情却不多,何乐不为呢?

鬼精的李小满也很快看出来端倪,对谷雨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从此再也不支使他干杂事了,见到他就勾肩搭背,称兄道弟。谷雨暗地里观察,觉得李小满有点奇怪:名校毕业,工业产品设计专业,本来可以到大公司找到更好的工作的,却窝在唐人街这么小小的竞选办公室里打杂,她为了什么呢?加上近来她老是给谷雨带来好吃好喝的东西,送给他小手电、钥匙扣之类的小玩意儿来套近乎,更让谷雨不舒服。

终于有一天,李小满忍不住了,闲闲地问:“邓先生平时下班都回家吗?”

谷雨心里一紧,但面无表情地“嗯”了一声。

“听说,他们这些男人,有时候也会出去......‘放松’一下的。是不是觉得你是小屁孩,没带你去呀?”李小满一脸八卦,骨碌着大大的单眼皮双眼,挑起来淡淡弯弯的眉毛,压低嗓子问。

“嗟,你才是小屁孩!”谷雨没正面回答问题。他明白自己的位置应该嘴严点儿。

“你的嘴还挺严的啊。我也就是随便问问。好奇呗。你知道国内的大佬可花了。”李小满揪着自己的辫梢,眨眨眼睛问:“你去过大陆吗?”

谷雨摇摇头。

“下次你去的话告诉我。我的朋友多,带你出去玩儿。比这里可是好玩多了。美国就是好山好水好无聊啊。”李小满夸张地叹了口气。

“那你为啥来呢?为啥不去找个有趣的工作?”谷雨话音未落,就在李小满脸上看到了警觉,于是他立刻扭转话锋:“为啥不去拍拖啊?”

“你咋知道我没拍拖?”

“带来给我们见见?”谷雨觉得李小满也许没说谎,因为她常有的满不在乎的样子瞬间消失,带上了一丝神秘感。

“刚认识。觉得男人都不可靠。哎,你觉得邓先生和Mary关系如何?”

好嘛,又绕回去了。谷雨决定刺激李小满一下:“你怎么老是打听邓先生的事情?你是间谍还是黑帮卧底啊?”

谷雨不经意间看见李小满本来抚弄自己小辫子的手指,不由自主抓到了自己的耳垂,揉搓起来,但是面不改色地笑:“哈哈。你小子是看谍战剧看多了吧?”

正好谷雨眼睛瞟到会计老张来了,于是抛下李小满,追了过去:“张叔张叔,可以报销油费了没?还有停车费。”

“好啦,拿来!”老张在桌子后面坐下,一丝不苟地拿出电脑、笔记本、眼镜盒、钢笔,一一横平竖直地摆好,推了一下自己的眼镜:“就数你最猴急。”

老张每周来办公室两次,负责账目。他一年四季似乎都穿着一样的浅灰色夹克衫,深灰色卡其布裤子,棕色老头鞋,可以随时随地融入任何背景中。不过老张人很和善,对谷雨尤其关心,虽然话不多,但拍拍谷雨的肩膀,那轻缓的力度和节奏,都让谷雨觉得与别人的不一样,好像包含长辈的关怀和期望。具体为什么,谷雨也说不出来。

这段时间邓安达基本自己开车上下班,但白天出去为了停车方便,都是谷雨接送,有时候参加活动,尤其是人多的地方,他都让谷雨贴身跟随。至于李小满说的晚上去放松一下,谷雨不知道,但有几次是临时叫他去开车回家的。Masson街上的地址去了几次,还是那家小门脸儿的日式居酒屋。

要说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谷雨观察到:每次从Masson街出来,邓安达都好像洗过澡,换了衣服,白天穿的西服放在袋子里挂在车窗旁的衣钩上。最初他就主动解释道:去GYM了,吃点东西回家,免得Mary麻烦。

通常这些时候,邓安达带着沐浴露的气息,一上车就在后座打盹,一路沉默。谷雨心想,Mary定然知道他的这个习惯吧?每次到家,如果不是太晚,孩子们都会打开连接厨房和车库的门,迎接爸爸下班。有时Mary也走过来,接过公文包,和邓安达快速贴贴脸。他们看起来是那么亲密完美的一家人。

这种时候,邓安达就很放松。谷雨之所以这么看,是因为发现邓安达没有白天那么“挺”,连眼角嘴角都微微下垂了一点。他会转头对谷雨笑着说谢谢和晚安。

邓安达的眼睛是大内双,就是那种双眼皮完全盖住上眼线,看起来有点像单眼皮,但是却深刻很多。他半抬头,在压低的浓眉下向上看的时候,目光中有一种摄人心魄的锐利感;而他微微转头,眼角挂笑的时候,又让人如沐春风。谷雨总是在心里赞叹:邓安达生了一副政治家的标准容貌-----有棱角有柔度,有狡诈有纯真,有锐度也有带着沧桑的圆滑......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的不显山漏水的志得意满。当然,他有资格。

 

周日是郑秋宜生日。谷记馅饼决定修业半天。他们请了几个朋友,来餐馆一聚,除了给郑秋宜庆生,也算是庆祝餐馆总算走上正轨,谷爷爷可以半退休,每天下楼兜一圈,指导一下就可以了。郑秋宜的生意越来越好,收入不菲。而谷雨得到大人物的器重,工资节节上涨。这是谷家回到美国以后最为舒心的阶段。

谷爷爷请了刘先生夫妇和两个在唐人街下棋的老朋友,谷雨叫上了Steve,一众人在拼起来的大桌子旁边坐下,对着一桌子好菜举杯共饮。

“诶,雨仔不喝酒啊?自家喝点问题不大吧?”刘先生问。

“没事啊,我喝可乐就好。怕等下有急事需要出去。”谷雨笑笑,起身给大家杯子里添酒。

席间大家相谈甚欢,但是谷雨发现刘太太有点难掩的郁闷。终于,她叹了口气道:“唉,还是你们做个小生意好。”

“怎么,出租房不也很赚钱的吗?听说你都搞了两个了。”郑秋宜问。

刘太太用力把杯子戳到桌子上,可乐溅了出来。她一脸愠怒道:“我运气衰啊!一个房客......唉,都是我贪心,当初他说喜欢清静,三房一厅就喜欢自己住。我一看他西装革履,人模狗样,学历高,收入好,信用也不错,就租给他了。结果好啦,他转手就分租出去,赚快钱。邻居投诉闲杂人等出入,周末还开派对。”

“不能赶走他吗?”谷雨问。

刘太太苦笑一下:“哪有那么容易?他把有残疾的弟弟搞进来住,规定不可以随便赶残疾人的。”

“他弟弟又不是房客啊。”谷爷爷没明白。

“哎哟,三藩市啊,所有法规都是向着房客说话的。我稀里糊涂收了几张他弟弟的支票,这样好啦,他就也成了我的房客咯。”刘太太一脸悔不当初,刘先生则默默摇头。

“还有一间屋,才过分嘞!”刘太太一把拉下来脖子上的围巾,似乎想好好喘口气,接着说:“你们都估不到,我当初租给了什么人!”

“什么人?”郑秋宜瞪着眼睛,迫不及待地问。

“外交官!一个东南亚小国的外交官。好像是领事馆的负责文化活动什么的。看着斯文有礼,带着全家来看房子,交房租也及时。结果好嘛,忽然搬走,屋子里搞得一塌糊涂。我追不到人啊......”刘太太欲哭无泪的样子,让大家无语了。

“怎么追不到人呢?他们的领事馆不在那里吗?”谷爷爷发问。

“唉,这是他个人签的协议。我朋友说,他们还有什么外交豁免权。我怎么以前不知道呢?”

Steve听了一会儿,插话道:“按说这种事情,外交豁免权没用的。不过打起官司来很麻烦。”

“就是就是。律师费都要超过我的装修费了。我以后再也不租给外交官了。听说他们可以躲在屋子里,警察都进不去的。吓死人啦!”刘太太摇摇头,抓起茶杯猛灌了一口水。

“不如卖掉房子吧?我看这地产也不会一路涨的。”郑秋宜说。

“我也是这么想啊。可是贷款还是那么容易,利息又便宜。”刘先生终于开口了。

“我是做这行的,看到听到的事情让我担心。你知道有的贷款公司多大胆吗?可以帮客人做假的银行证明、工资证明,据说还有做假绿卡的。这样下去要出事的。”郑秋宜的话让大家一下子都安静了。她看着几双眼睛望向自己,忽然觉得自信心给自己的脊梁一股子推力,让她整个人都直起来几分。

于是,她继续说:“那个什么田博士地产,搞得最大胆。一条龙服务,从贷款买卖到过户保险,本来就存在很多问题。听说最近被告了。田博士他们利用自己公司便利,说服卖家先把地产卖给他们,然后再提价转手卖给自己的客户。最神奇的地方是,他们利用自己的过户公司,同一天转账,所以他们所谓的买房子的钱根本不用掏出来。”

“哇塞,空手道喔!”谷爷爷这个老江湖都惊讶了。

“就是啊。但是常在河边走,这次非但湿了鞋,还被浪头打翻了!”郑秋宜有点幸灾乐祸地说:“听说被起诉了呢。”

“田博士的老婆不是个律师吗?这次不行啦?”谷雨问。

郑秋宜笑笑:“我老板听说她也有麻烦。被人举报搞假项目做投资移民。在什么鸟不拉屎的地方开油田。真是胆子太大了。”

“天,这样这夫妻二人都要坐牢的。”Steve不可置信地说。

“嗯。听说孙红在中国的关系也特别多。这下好了,那些投资移民资金泡汤的人杀她的心都有。”郑秋宜打住话头,说:“唉,都是听说。地产热,好多人都想淘金啊。”

“我看报纸说南旧金山出售了东边的一块地。但是环保人士在那边宿营抗议的?”刘先生问。

“对对,我还跑过去看了。据说我们的市长很支持这个项目。”谷雨讲。

Steve摇摇头:“这里面估计水很深。加州不少所谓的环保人士,有时候也很过分。也有时候被利用。不过,很多是真心为了保护环境吧。政治上的事情没有黑白,可是地球就这么一个,不保护的话,将来早晚被反噬。”

“就是,搞政治的都是天下乌鸦一般黑。”刘太太咬牙切齿:“旧金山的那些官员好多受贿的。你不给好处,审批装修就拖死你。而且,你如果没认识的人,想贿赂都找不到门,还要他们的熟人帮着递上去,所以熟人再加两成。小房东没法活了。”

“我觉得邓先生应该不会这么腐败。他是美国长大的,从小就接受西方教育,法制观念很强。”谷雨不由自主为邓安达辩护。

Steve意味深长地笑了笑:“Rain,你不要以为腐败是从东方进口的。的确,移民带来了一些本土贪污腐败的文化,但是人心不足是上帝的设置。没有完善的法律和公正严明的法制,人的劣根性被自由放飞,会很可怕。”

“是这样的道理!”谷爷爷叹口气:“政客向来都是黑白两道通吃啊。你们看香港,如今没有明目张胆的黑帮了,我听老朋友讲,都洗白了。但是他们干的事情还是老套,只不过有了白色、红色靠山。洗钱贩毒走私,哪个都粘手的。”

“这么吓人啊?”谷雨震惊了。

“我看有唐人的地方都有。那些商会啊,同乡会啊,都是很紧密的组织......”谷爷爷的一个唐人街棋友忍不住插嘴。谷雨立刻想到了叶叔。

另一个不失时机地接话:“还有大国干预......”

“你啊,后生仔,在邓安达那里干一阵子就算了。水太深,不值得。”谷爷爷拿毛巾擦汗,脸色绯红地说:“爷爷就希望你平平安安,将来娶亲生子,在我身边不要跑远......”

谷雨知道爷爷想起了自己的儿子,于是不敢反驳。

“哎,我看是不是可以切蛋糕了?”Steve希望大家别把生日宴的气氛搞坏了。他站起身来,帮着谷雨清理桌面,然后对郑秋宜低声说:“忘了烦恼,专心过生日哈!”

众人吃了蛋糕散去。谷雨对妈妈说:“你不要收拾了,我来就好。你去送送Steve。”

“有什么好送的?他车子就停在后面啊。”郑秋宜犹豫着。

“妈咪,客人送出门,从小你就是这样教育我的。”谷雨说着就端了好几盘剩菜进了厨房。

Steve这时安静地等在前门,眼神期待地看着郑秋宜。

“车在后面?我送你出去。”郑秋宜说。

“咱们去走走吧?外面空气很好呢。”Steve已经好久没和郑秋宜散步了。

“那,好吧。”

看着两个人出门,谷雨开心笑了。

他继续收拾残局,口袋里的手机响了。邓安达的焦急的声音从里面穿透而出:“Rain,你赶快来一下。在UCSF急诊室。”


~~~~~~~~~~~~~

故事纯属虚构,原创作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谢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6)
评论
可能成功的P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onghai' 的评论 : 对不起一直没看见这条留言。谢谢夸奖哈:)
longhai 回复 悄悄话 真勤奋
可能成功的P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花似鹿葱' 的评论 : 花姐开启探案模式,一下子就看见了关键点LOL新年快乐!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沐浴露”的气息,挺好闻的。。。
可能成功的P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亦缘' 的评论 : 谢谢亦缘肯定和鼓励。我自己觉得坑挖的太深了,很怕将来埋了自己LOL
亦缘 回复 悄悄话 这篇精彩,三条线同时向前推进,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可可好厉害,挑战写从政黑幕,太有勇气了!这种题材我碰都不敢碰。
可能成功的P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tugan' 的评论 : 问好!新周愉快!
tugan 回复 悄悄话 这集好看,能跟上。
可能成功的P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梧桐之丘' 的评论 : 哈哈哈,梧桐“老顽童”!
梧桐之丘 回复 悄悄话 邓:“在压低的浓眉下向上看的时候,目光中有一种摄人心魄的锐利感;而他微微转头,眼角挂笑的时候,又让人如沐春风。”我对着镜子反复练习,做不出来。感觉邓的大内双确是稀有啊。哈哈。赞可可好文。
可能成功的P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菲儿,周末愉快!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aoyangdelp' 的评论 : +1

精彩,可可每集都内容满满,有看点,更新辛苦,赞好文!
可能成功的P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Jiangmin' 的评论 : Jiangmin说的对啊,可是邓安达对谷雨的承诺是根胡萝卜。谷雨是个好孩子,虽然没读大学,但是跟着爷爷做生意,待人接物上很成熟。也是所谓有得有失吧,不然邓安达也不会看上他了。周末愉快!
可能成功的P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歲月沈香' 的评论 : 故事里面藏地蛛丝马迹都被你们这些聪明的读者揪出来啦。看看最后我能不能把疑点都说圆了哈:)谢谢沈香,周末愉快!
Jiangmin 回复 悄悄话 谷雨虽然年纪轻轻,但待人接物很成熟,现在我咋就盼着他能早点从助选团队撤出来呢,政治的水太深了,真是天下乌鸦一般黑。
歲月沈香 回复 悄悄话 啊?莫非邓安达出了什么意外?进急诊室了…邓安达每次去Masson 街后要洗澡,这里面有故事,这跟最后进急诊室是否有关联?期待可可后续故事的发展…祝可可周末愉快!
可能成功的P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anhe' 的评论 : 荷姐分析的都很精准,说到底都是人性啊。没有人是完美的,也没有人能拯救世界。周末愉快!
可能成功的P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a-vie' 的评论 : 给上瘾的la-vie上茶:)遇见谷雨,一定会刺激立夏恢复部分记忆,但是能否完全恢复,还不一定呢。谢谢跟读,祝阅读愉快!
可能成功的P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aoyangdelp' 的评论 : 唉,只得一声叹息。这一切其实都不是一朝一夕发生的。这部小说开头的时候,就是香港竞选立委,长毛还能当选呢。但是那时候一切都早已埋了伏笔了。老百姓真是无能为力。但是,我听见那些觉得学生请愿干扰市民出行的声音,那些闭着眼睛赚钱就好的声音,心里也不知道该说啥了。
可能成功的P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anhe' 的评论 : 哈哈哈,我误导了荷姐啦,没关系反正保持过节的好心情最重要!
canhe 回复 悄悄话 真是天下乌鸦一般黑啊!邓安达不是看上去那样的正人君子,小房东刘太太做房东难倒的苦水,。。。生姜还是老的辣,谷爷爷看出了端倪,要孙子远离是非之地。可可的故事情节格局很大,好看。社会就是这样的,腐败不是东方的专利,政治家的丑陋不是写在脸上的。可可长周末快乐!
la-vie 回复 悄悄话 上瘾。

哪天立夏见到谷雨,看到那双眼睛,会唤醒大火的记忆了吧?
laoyangdelp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可能成功的P' 的评论 : 香港作为一个自由港已不复存在,大陆最近移民10万去香港接收政经商技各界要席,很快变成大陆的一个中等城市了。现在那里选举在即,所有候选人全部中央指定,任何非指定的现在都在狱中。
canhe 回复 悄悄话 板凳!我说大话了,(跟可可说争取节前再发一篇的)居然以为今天24日才是感恩节,感觉自己老糊涂透了。给自己放了假,这几天头脑不清呢。
可能成功的P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aoyangdelp' 的评论 : 谢谢鼓励加油:)有点惶恐------每次写小说到了这个阶段,摊子铺大了,就有这种感觉。希望各条线可以逐渐深入,然后慢慢汇总。香港怎么了?经济情况不佳是吗?
laoyangdelp 回复 悄悄话 可可妹真勤奋,刚过完节就更新了,谢谢!
这次写的覆盖面更广了,政治经济黑社会都有,连大国那边伸出来操控美国地方选举的黑手也隐隐约约的现出来了,那个李小满?真是越来越精彩!
我刚刚从香港回来,那边的现状真让人担忧啊。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