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缘如絮

几个长长短短的小说
正文

《阿P正传》 第三十一章 一片冰心在玉壶 1 结案

(2022-07-19 13:53:10) 下一个

        晚上的时候,Frances和身上染着血迹的Dan还有Sam回到家。我惊得跳了起来。他受伤了?发生了什么?

        Dan吃了一点点东西,上楼去休息,Frances也累得躺在了床上。终于还是Sam抱起了我,说:“吓到你了吧,阿P?哥哥出了点意外。好在没事,我快被吓死了。他太过分!把我们支开,自己去冒险。”

        她抱着我上楼,看着坐在沙发上的Dan,哭哭啼啼地说:“要是没那个钢牌呢?要是刘景龙力气大一点的话,刀刺得深一点的话该怎么办?那些FBI的怎么这么笨啊,说是保护的?干什么吃的呀?还那么胖,跑都跑不动。呜呜呜......”

        我在脑子里拼凑出了故事梗概,看来老天爷不想现在把Dan收回去。那块钢牌应该就是Sam送给Dan的礼物吧?这是什么呢?就是命啊,是缘分。谁胖啊?我也胖,可是我跑得动。

        刘景龙!那个刘书记,第一次见他就让我芒刺在背的家伙。他被抓住了没有?唉,没人一口气给我解释清楚,真的是急死猫啊。

        Dan拍了拍沙发旁边的位置,对Sam说:“过来坐。好啦,我不是好好的吗?就算没有那个胖子,我也能制服刘景龙。你们来的时候,我已经把他给打翻在地了。”

        接下来Dan给Sam讲述了李老头的事情,Sam听罢,不由得长大了嘴巴:“怎么会是这样啊?这一切一环扣一环的。要不是阿P找到李伯伯家,那好多事就根本联系不起来了。真的是老天爷有眼,一定要为你姑姑姑父讨回公道。”

        Dan默默地点了点头,把Sam的脑袋拉过来亲了一下。

        是啊,命运把我一步步带到涉案人员身边,就是为了给我报仇雪恨啊。真的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我这么想着,也一下子跳到沙发上。Dan被我吓了一跳,说:“嘿,阿P!这两天拜托你别往我身上跳啊。”

        Sam这几天留下来照顾Dan。他俩经常窝在一起,像是两块半融化的棉花糖一样,黏在一起分也分不开。

        我平时都在楼下陪着Frances,她有时候会暗自抹眼泪,看来这次真的是把她给吓坏了。

        她没事的时候会坐在窗前,和我唠叨几句。

        “他们这些人太可怕了。这次是刀,要是背后开黑枪可怎么办?Dan真是命大。唉,希望忆江能平安。”

        她摸着脖子上的吊坠说:“这次若不是Sam送的小钢牌...... 我怎么对得起忆江?”

        Frances伸手把我抱起来,说:“你看看,这两个孩子是不是算过命的交情啦?他们会不会考虑结婚呢?”

   

        几天之后,FBI的两个人来做结案探访和签署一些文件。他们几个人在露台上坐下来,一个年纪大一点的人在口罩后面瓮声瓮气地说:“首先我们感到很抱歉,舒先生这次受伤,和我们保护不力有关系。但是舒先生事前拒绝穿防弹背心,是签过文件的。”

        Sam听了,很是责怪地看了Dan一眼。Dan说:“是的。我签过。”

        “案情大致情况如下...... ”那个稍微年轻一点的人接过话来,公事公办地开始叙述:“据受伤的案犯刘景龙和爆料人李某交代:九十年代在中国南方和缅甸、泰国一带出现了大量毒品、黄金和武器的非法交易,人口贩卖也渐频繁。中方派出特工人员,在赵忆江-----也就是舒先生的父亲-----的带领下予以追查和打击。同时追讨外流资金和非法洗钱。一次行动之中毒贩被大举歼灭,包括刘景龙之子。刘怀恨在心,于1996年在旧金山唐人街黑帮的协助下,找到赵忆江的妹妹、妹夫,并雇凶杀人。刘景龙案发之后逃亡墨西哥,近期看到赵忆江的儿子——舒先生,在网络露面,决定行凶。刘入境之后潜伏于唐人街。舒先生自愿加入“钓鱼”行动,引刘景龙动手。刘被我方探员枪击负伤落网。”

        他说完之后,稍微抬头看了看那个年纪大一点的人,后者点点头,对大家说:“你们还有什么问题?我尽量回答。”

        “爆料人李某是否参与行凶?”Dan想再次确认。

        “没有。他只是介绍刘景龙认识车行业主以及凶手。但是他帮助刘景龙去确认过死者身份。”

        “他还活着吗?”Sam问。

        “很不幸,他已经因癌症去世了。”探员道。

        “刘景龙有没有讲赵忆江的下落?”Frances急切地问。

        “很抱歉,他说不知道。但是据我们的线报,赵忆江多年以来隶属于一个叫作‘洁净亚洲’的组织,专门打击毒品和人口贩卖,最近他们参与铲除墨西哥一个贩毒网的行动,墨西哥贩毒网的毒品枪支很多来自东亚。”

        “赵忆江参加了这次行动?他人在墨西哥?”Dan猛地抬头,目光如炙地看着那个探员。

        FBI探员看了他一眼,说:“这个我们不知道具体情况。刘景龙似乎也不知道详情。”

        “赵忆江还活着吗?”Frances泛红的双眼开始泪光闪闪。

        “对不起,刘景龙说不知道。”

        “那么以后还会有什么风险?我实在是不放心啊。”Frances终于忍不住问了这个她最关心的问题。

        “这个案件已经结案。以后的风险我们无法评估。”年轻的那个FBI语调刻板地说。

        “谢谢你们的时间,如果没有问题,可以在这些文件上签字吗?”老一点的人递上来一堆纸张。

        他们签好文件,送走两个人,再次坐下来说话。

        “你为什么拒绝穿防弹背心?”Frances生气地问。

        Dan低下头说:“对不起,我......就是试了一下,觉得在衬衫低下完全穿不了啊。而且,防弹背心防刀吗?”

        “你,别装傻...... 唉,今天伤口怎么样?还疼不疼?”Frances转而关切地问。

        “没事了。妈,别担心。”

        “你说这个刘景龙也够厉害的啊,七十岁了吧?身手还挺矫健的。”Sam讲。

        “可不是吗?跑得飞快,而且他熟悉地形,也很狡猾,一早在走廊里备好了一瓶油,洒在地上,阻止我过早追上他,把我引到小食堂里,可以偷袭。”Dan说着不可思议地摇摇头。

        “真是太可怕了。我当时以为......以为你就......”Sam说不下去了。

        Dan拍拍她的手说:“都过去了。现在咱们要干的事情是......”

        大家都看向他。Dan说:“去给姑姑姑父换一块墓碑吧。把姑父的名字改过来。”

        Frances马上说:“对啊,咱们换个新的。也要找机会谢谢包老板夫妇。”

        Dan对妈妈笑了笑,说:“我来安排。”然后他看向妈妈,说:“爸爸会不会知道发生的事情呢?他们应该消息很灵通的吧?”

        Frances的眼睛里燃起了希望的火焰:“真的希望他知道,真的希望他回来啊。”

        Dan垂下了眼睛说:“他会不会在墨西哥呢?那样的话,真的离咱们很近啊。哪怕他在网上看到我的照片也好啊......”

        我心里好难过。现在他们对忆江的思念真是达到了顶峰,不仅仅是因为时间的积累,更是因为他可能近在咫尺。这种看得见却摸不着的希望,更是让人难耐。

        在他们开心刘景龙被抓住的时候,我很想提醒他们,当年和刘书记一起逃往国外的还有一个更高层的人:程力。不知道他现在哪里。这好像是一个没人知晓的地雷一样。我作为一只猫,再着急也没办法。只有祈求上天,保护忆江全家安全。

        Frances下楼看看汤有没有好。Sam问Dan要不要去休息。Dan摇了摇头说:“不用。刚才我只是说了接下来咱们要干的一件事。其实还有另一件事呢。”

        Sam瞪着眼睛,没说话。

        “你能不能把我‘拿’回家给你爸妈过目呢?”

        听到那个“拿”子,Sam笑了起来:“好啊,但是我妈她......”

        “我不怕。现在情况有变化,警报解除了,她也许可以重新评估一下我们的可能性吧?”

        “非得去吗?”Sam垂下眼睛,捏着自己的手指。

        “不然咱们怎么进入下一个阶段呢?你不记得自己满脸是血的时候说的话了?”Dan捏了捏Sam的脸说。

        Sam笑了,说:“都是你的血。我做了好几天噩梦呢!”

        “胆子这么小啊?平时看着像女版黑猫警长一样。”

        “你......你是不是该检讨一下?以后不可以这样冒险了?”

        Dan抓住Sam挥过来的手说:“嗯,好,检讨。另外你知道吗?这次我发现了一个谎言。”

        “嗯?”Sam认真听讲的样子很可爱。

        “脚底抹油其实是跑不快的。”Dan说完和Sam一起大笑起来,却立刻捂着胸皱起了眉头。

        Sam笑着笑着就哭了,半晌之后,她说:“我要一辈子看住你,哪里也不许瞎跑。”

        “好,一言为定。”Dan的眼睛闪闪发亮,是幸福的模样。

        我忽然想起忆帆也说过类似的话。我好想念她啊。

~~~~~~~

原创作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谢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可能成功的P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Jiangmin' 的评论 : 我想是因为阿P,Sam才会和Frances和Dan他们有更多的接触,从而产生了亲密的关系。你说得也对,没有阿P,也许Sam还是会和李老头提到忆帆和远空。阿P最为关键的作用是救了李老头一命(把电话踢给了他),不然他就带着秘密死了。这里最好改成幸亏遇到了Jack。可惜博客被推荐首页,改不了了。谢谢Jiangmin提点,我会去原文改一下,更加严密。
Jiangmin 回复 悄悄话 Dan 躲过这一劫,真担心下一个马上要来啊!
Sam本来就认识李,为啥说幸亏阿P找到李的家呢?没看明白这一句
可能成功的P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谢谢采心!我自己也觉得需要捋一捋,不然会前言不搭后语了LOL 另外,阿P不是说了嘛,还有一个地雷:程力。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可可,这集看得好透亮。中间FBI探员陈述案情那一段,俺觉得像是在特意给俺补课,整个故事大纲到手了:)

小两口应该不会再有大劫大难了吧?

文字编织细密流畅,叙述角度不断转换加深了创作难度,佩服:)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