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长篇小说连载《此世,此生》第三十五章一

(2022-05-15 14:28:01) 下一个

三十五

 

长水一家的新生活开始了。春天小学一年级也快结束了,他们兴华路小学这一年一直在盖新的教学楼,所以全校的学生都借读在几条街外的新盛小学。春天的一年级就是在新盛的小平房里上的课。

她如今有两个很要好的新朋友,一个男孩叫高远,一个女孩叫丹丹,他们三个都是文教楼里的孩子,一年级刚开学的时候,他们一起由曹老师,就是那位建议贵平让春天提早上学的老师,带着送到了学校里。这也就是说他们三个都算是关系户学生。主要原因就是高远和春天两个人都不是适龄儿童。

热心的曹老师不但给了贵平早上学的建议,她还同样如此劝说了自己邻居家的小两口,让他们把刚刚五岁的高远也送去上学。丹丹倒是已经满七岁了,她之所以也跟着曹老师去是因为她的爸妈求曹老师帮忙给她择个好班,于是这三个分别五岁,六岁,七岁的小朋友就碰到了一起,他们乖乖地背着小书包跟在曹老师的后面走进了一年一班,成为了小学生。

 

新盛小学的条件比较差,冬天小平房里没有暖气,还是烧的土炉子,为此贵平很担心了一阵,害怕春天在屋里跑的时候被烫着。但是春天却全不以为意,她喜欢下课时跟同学一起围着炉子玩抓人,暖呼呼的,一跑一身汗。

他们班上有一个长得很大的女孩,听说她智力有点问题,已经十一岁了还只能上一年级。大人们看她自然是觉得可怜,可是小孩子的世界里却没有这样的同情心,他们很直白地嘲笑这个比他们大却很“笨”的女孩,喊她“傻子”。

其中有一个长得最好看的小男生还发明了一个游戏,他天天带领大家一起追着“傻子”跑,抓住了她就把她扎辫子的头绳给扯下来丢着玩,看到“傻子”急得哇哇直叫,他们一群人就笑着四散跑开。春天虽然不去参与这逗“傻子”的游戏,可是她在旁边看着也常常会跟着拍手笑,只是因为这种捉弄人的游戏看着很有趣。她从未认真想过,也许那个有智障的女孩并不觉得有趣,她可能很愤怒也很痛苦。

欺负弱者,把快乐建立在弱者的痛苦上,这仿佛也是人的一种本能,还不会掩饰这种恶趣味的小孩子把这天性表现得淋漓尽致,弱肉强食便是人类社会最原始的法则,在这一点上也许荀子的“人性本恶”说是有道理的。

当春天回家来兴高采烈地跟长水说起“傻子”的事时,长水无语长叹,许久他才对春天说:“我觉得这个游戏一点也不好玩,我听完很难过,就像让你听到别人笑话我是‘精神病’那样难过。”

春天愣住了,她转了转圆圆的眼睛,然后问:“你为什么难过?我才不怕别人笑话,他们啥也不懂!你是天底下最好的爸爸!你什么都会,会算数,会唱歌,会写诗,会画画,反正我不会的事你都能教!小飞,小强他们笑话你,他们才傻呢!和我班的傻子一样傻!”

长水惊奇地看着春天,这个小人脑子里的结构看来跟别人确实不同,那种笃定的自信和勇往直前的气势仿佛是天生的,真的,她从来就没因为别人的嘲笑自卑过,甚至连愤怒都不屑,这样大开大放的性格实在是痛快!可是这次他无法称赞她,因为他要教给春天一个词,一个同样是人性本能的词,那便是“悲悯”。

“春天,你说小飞他们管我叫‘精神病’是傻,那你们叫王秀丽‘傻子’,你们又傻不傻?王秀丽她妈看到你们追着她跑,抢她的头绳,她妈会觉得好玩,会笑吗?”

“不会。”春天摇摇头,“她妈肯定过来骂我们!但是王秀丽本来就傻嘛,她都那么大了,连个一加一都算不明白!”

“就因为她算不清一加一,你们就欺负她?”

“那也不是。”春天有点糊涂了,是呀,他们为什么要笑话王秀丽呢?

“春天,如果王秀丽哭了,你会难过吗?”

说真的王秀丽每次都被追的乱叫,可是春天还从没看她哭过,这时春天想象了一下王秀丽在大家的笑声里哇哇大哭的样子,她抬头看着长水说:“会难过。”

“为什么?”

“因为可怜。”

“对呀,可怜别人也会救赎自己,春天,永远别在别人的伤口上洒盐,那疼虽不在你的身上,可败坏的是你的德行,无德之人无法立于天地之间,因为人的这里,”

长水指着心,“都天生有一颗良心,做事只有对得起它才能好好活下去。”

春天迷惑地看着他,这番话太深奥了,她没有听懂,但是却盲目地记住了两个词:“德行”和“良心”。从此后她再也没有跟着别人捉弄王秀丽,相反的她开始帮秀丽抢夺被坏小子扯走的头绳,在这个“猫抓老鼠的游戏”里她选择站在了“老鼠”一边,而且玩得也很欢乐。

直到一年级结束,秀丽最终退学回家,而春天他们也跟着兴华路小学搬进了新盖好的教学楼,她的这种侠义举动才宣告结束。不过这件事使春天从此有了扶危济困的自觉,她越发坚信自己有力量改变这个世界。

 

现在春天是个二年级的学生了,他们搬进了崭新的教学楼,兴华路小学是海洲区里最好的小学,也是市里第一个拨款给盖新楼的学校,所以全校师生搬进来后全都喜气洋洋。春天和高远那阵子在上下学的路上说的最多的就是他们的新学校了,明亮的大窗户,崭新的桌椅,还有洋灰铺的地面,这些都让他们感到很兴奋,两个人叽里呱啦地说不停。

原本在上一年级的时候春天,高远还有丹丹他们三个一直是一起走的,三家的家长轮流来接送,但是慢慢的,丹丹开始有了新朋友,她更爱和跟她一样大的小女孩玩,所以后来丹丹便不常跟春天和高远一起了。

而春天和高远两个小朋友倒是一对儿说得来的小人儿,二年级开学后家里允许他们自己走了,这两个就自动你找我,我等你,约着一起手拉手去学校。从那时起他们青梅竹马的历史便开始了,一起爬墙头,一起打杨树枸枸,一起玩纸牌,一起办报纸,一起,一起,一起……,一起做的事情太多了,她和他相伴着走过了童年和少年。

 

高远的父母非常年轻,他爸爸是矿上职工技校的老师,妈妈在市建委当会计。春天在心底里有点羡慕高远,因为他家里从不吵架,不像自己的爸妈,现在常常会因为一点小事就吵个没完,准确的说,是妈妈自己对着爸爸吵闹,爸爸一般只会在厨房里抽烟很少说话。春天讨厌这样的气氛,她不明白妈妈为什么总是不满意,爸爸那样好,她却好像不再喜欢他了。

而高远家就不一样了,他的父母非常恩爱,而且他的妈妈特别漂亮,高远长得很像他妈,眼睛特别大,春天一如既往地喜欢大眼睛的人。还有高远家的条件也比春天家里好,高远的姥爷是省里的高干,虽然已经离休了,但是待遇远远高于一般人,所以高远家总有很多稀罕的东西,全是他姥爷给的。他的书包,文具盒乃至铅笔都比春天的好,而且他还在六岁生日的时候得到了一把小提琴!

春天从没学过乐器,她也没这方面的天赋,平时唱歌五个音顶多能找到三个就不错了,但是她很羡慕会摆弄乐器的人,她爸长水虽然会吹箫,只是这几年他越来越少有吹奏的兴致,春天也曾央求长水教她吹,可是她妈却说她现在太小,肺活量不够,学这个怕伤了气,所以只好作罢。

现在她常常在高家看高远跟他爸学拉琴,虽然高远拉的声音刺耳,可是春天很喜欢看他拿琴的样子,每次她都很有耐心地在一旁等着他,一点也不着急。可是高远不这么想,他根本就不喜欢学琴,他恨不得马上跟春天跑出去玩,所以常常越拉越错,气得他爸训他,高远就掉着眼泪边哭边拉,非常委屈。

这时春天就会用自己的手绢上前帮他擦眼泪,然后说:“好好练,我不着急。”

高远的乐感很好,不过也许是那时他太憎恨拉琴了,所以最终他的小提琴也没能练成。但是这段学琴的记忆却在他和春天的心里永久地保留了下来。

 

相比学琴而言,像春天和高远这么大的小孩儿真正爱玩的事是翻墙。爬越高的墙他们就觉得越刺激。有一次这两个人突发奇想要翻过煤矿大学高高的围墙。那面墙可真高哇,两个小孩儿站在下面商量了半天,最后决定春天先托着高远爬上去,高远虽然比春天小,可毕竟是男孩,腿脚快力气大,上去容易些,等他上去后再想法用围巾从上面拉起春天。

这计划虽然有模有样,可是当两个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春天终于推着高远扒到了墙头上后,哪想到他还没站稳就一下子从另一边掉下去了。春天只好在下面傻等,心里又急又怕,喊了几声也没人应,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等了老半天后,她才看见高远从西边撒丫子跑了过来,一脸的慌乱,她赶紧问他怎么回事儿,

高远回头看了看身后才定了神匀了匀气儿说:“别提了,我刚上去就没站稳,一下从那头摔下去了,可是谁想到那边他们院里正挨着墙根挖沟呢,我一头掉到了沟里面,那几个干活的工人开始吓了一跳,之后就指着我说,‘哪家儿的淘小子,抓他!’吓得我爬起来就跑,他们在后边追了半天才回去。我到大门口趁看门大爷没注意才跑出来,绕了一大圈来找你!”

春天越听越奇,越好玩,最后忍不住哈哈大笑,高远这时也不觉得害怕了,跟着春天一起笑起来,之后两个人才灰头土脸地一起回了家。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