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长篇小说连载《此世,此生》第二十四章三

(2022-01-12 08:57:39) 下一个

贵平的孩子没保住的事儿很快就被传开了,第二天上午之华得了信先跑来看了她和长水,之华的心里是惨然的,弟弟的命真不济,怎么什么不好的事都让他赶上了呢!好在,之华小心观察着长水的神色,孩子没了,长水虽然深受打击,但情绪似乎还是有把持的,倒没有失控的迹象,

她这才稍稍放心,守着贵平又说了许多宽慰的话,后来看贵平那些要好的亲戚朋友和同事们陆续过来看她,病房里人多起来,她才告辞出来,到了外面立住脚又想了想,最后长叹了一声摇了摇头下楼去了。

接下来的这一两天贵平的病房里人来人往,她一向人缘极好,这次在本院生孩子竟没保住,听见的人谁不替她惋惜,所以来看她安慰她的人是络绎不绝。看到这么多人都惦记着自己,贵平的心情渐渐回转了过来,她怀了十个月的孩子虽然没了,可是生活还得照常过下去,如今大家都这样关心她,说明这世间还是有情的人多,命运虽然无常,可是人情却可以暖心,贵平此时觉得整个人都好了许多。

特别那几个她最要好的姐妹,像关兰,秀荣,还有当年贵平和长水的介绍人李兰芝,她们几乎是一有空就来陪她坐着,来的时候还总不忘给她带些汤水,都劝她说:“孩子虽然没了,但是这个月子还是得坐,要多喝汤,多吃点有营养的东西。”贵平其实吃不下什么,可是架不住大家的好意,所以每次她们送吃的来,她都勉强吃下一些,这样几天后,她的身体就慢慢地恢复了一些气力。

 

就在她快出院的前一天,关兰又来看她,这次关兰的神情却有些奇怪,贵平感觉她好像有话要跟自己说,可是又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

贵平于是问道:“关姐,你咋的了,有事想跟我说吗?我现在感觉好多了,有啥话你就直说吧,我没事。”

关兰看着贵平犹豫了一下,然后叹了口气说:“我本来不想说了,事情已经过去了,说什么其实也没用了,可是一想到你这些天来遭的罪,我这心里就气不过!”

贵平一愣,她隐隐地觉得关兰的话可能是跟她孩子的死有关!她心头猛跳,紧盯着关兰问:“关姐,你啥意思?你是想说,我的孩子……”说到这儿她却不知道该怎样问下去了。

关兰又叹了口气说:“你生完孩子第二天我知道了信儿就来看你,当时也详细地问了你那天的情况,后来我回家跟我们家老钱学了一遍,老钱听完了就骂那荣混蛋,说这是她不上心,把你撂在病房里,自己却去睡觉。那时要是她能陪着你,及时检查,第一时间发现宫口全开了,也不至于多延迟了时间,让孩子活活闷死了!”

贵平听完关兰的这番话后目瞪口呆,关兰的爱人老钱是他们医院妇产科的大主任,也是有名的妇科病专家,他要是这么说的话,那么就一定是这样的!她的孩子原来还有可能不死的!贵平震惊地望着关兰,眼神慢慢由惊转怒再转悲,眼圈里泛起了泪水,她用手死死抓着自己胸前的衣襟,心砰砰乱跳。

关兰看着贵平的样子,也落了泪,她第三次叹气说:“老钱还说,这事也有几分怪你自己,你就是太要强了,什么事都自己忍着,要知道生孩子这个事是不能忍的,你当时要是娇气点,吵闹一点,或是多让长水去叫几次那荣,那荣她也就不敢这么托大了。偏偏你就是死忍着,一声也不出!”

这时贵平的身子忽然软了下来,她徒然地靠倒在枕头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关兰吓了一跳,深悔自己的话说得重了,她连忙上前拉了贵平的手叫着:“贵平,贵平,这是怎么说的,这话我不说好了,你没事吧?”

她的话音还没落,忽然听见身后砰的一声响,她赶紧回头看,发现长水此时正站在门口,手里拿着的暖壶这时掉在了地上,热水撒了一地。贵平也看到了长水,她不知道该和他说什么,甚至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他!长水和她对视了几秒钟后,转身走了出去。贵平望着他的背影闭上了眼睛,泪水顺着眼角滚滚而下。

关兰这时非常抱歉,都是因为她没管住自己,跟贵平说了这些话,才使得他们两口子又重新陷入了悲痛之中。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只好摇着贵平的手说:“贵平,都过去了,别再难过了,都怪我不好,我不应该告诉你的!可是不说,我又怕你以后还这样,再耽误了接下来的孩子。”

贵平摇了摇头,巨大的悲伤和痛悔笼罩着她,那恨抓着她的心,仿佛要把这颗心脏捏碎!疼,心好疼,可是贵平此时觉得这还不够,她现在恨不得能亲手把自己的心和身体都撕碎!怪她,全都怪她!是她逞强好面子才害死了他们的孩子!想到这里,她浑身发抖,一把扯过被子蒙住了头,在被子下面的黑暗中呜呜痛哭起来。

 

这之后的几天里贵平几乎不吃不喝,除了流泪什么话也不说。家里人都急坏了,大家围着她左劝右劝,话都说尽了,可是也没起什么效果。关兰一个劲儿地跟杨家的人道歉,说是自己惹的祸,

可是泽文则不这么看,他听了关兰的话后,非常生气,他跟关兰说:“关主任,你告诉我们对呀!你不说,我们还不知道是那个那荣有问题,这个事不能就这么算了,等贵平过了这个劲,我得跟她说,咱得到医院告那荣,本院的人生孩子她都敢这么不负责任,就这样还当什么副主任!太不像话了!”

关兰有些无奈,她发现这个事她是越掺乎越乱,后来就不敢再说什么了。

当长水听到泽文说要告那荣的时候,心中苦笑,孩子已经没了,告了那荣又能怎么样呢,能把孩子告活吗?他看着贵平苦苦煎熬自己的样子,心中又酸又苦,他就知道那些围着他的魔鬼,小人们不会消停,他们害他不成,又来害他的妻儿!是他们夺走了他的儿子,而自己再一次束手就擒,毫无办法!可怜到底还是连累了贵平!长水把恨全都转到了那些虚无缥缈的恶人身上,之前心底里那少许对贵平的埋怨也就烟消云散了。

一天夜里,他搂着贵平对她说:“别再折磨自己了,不怨你,是我的命不好,牵连了你和孩子。你不能一直这样下去,我认识的贵平是个非常坚强的女人,面对命运的折磨你比我更有勇气!我们的牧野虽然走,可是那也没什么不好,他可以不必来这个世上受苦,也许这是对的。”

贵平听到“牧野”两个字,心头剧痛,她搂着长水的胳膊痛哭起来。长水也低头垂泪,默默不语。贵平哭过后,想到长水并不埋怨自己,反而说是他连累了他们母子,她心中的心结缓缓解开了。自从知道了有可能是自己害了孩子后,她就一直觉得愧对长水,如今长水不但不怨她,还宽慰她说,孩子走了倒不用受苦了,这让她心中的悔恨解了好多,也许真的是这样的,他们的孩子在天上会比在这个俗世里快活也说不定。

贵平小时候听过很多轮回转世,上天入地的老故事,虽然后来解放了,这些都被当成了封建迷信给打到了,可是这时,那些小时候的神鬼故事却一下子都浮现了出来,她甚至愿意相信他们的儿子此时已经灵魂升天,去享受极乐了。

长水和贵平拥抱在一起,他们虽然一个心中在痛恨恶魔,一个在幻想天堂,不过不管怎么说,他们夫妻两个相拥着还是温暖了彼此,他们都慢慢地从丧子之痛中醒了过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浮云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indinwind' 的评论 : 多谢
windinwind 回复 悄悄话 有才!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