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长篇小说连载《此世,此生》第十九章三

(2021-10-08 06:50:45) 下一个

齐齐哈尔马戏团在东北三省很有名气,他们有不少传统绝活,像顶碗,蹬缸,柔术,喷火等等,其中马术表演更是在全国都享有盛名,所以这次到煤城来演出很受欢迎,当长水和贵平到了市体育馆的时候,里面的观众席上已经挤的满满登登了。幸好他们有座号,但是也费了半天劲才挤进人群找到了座位挤挤插插地坐了下来。

随着富有民族特色的音乐响起,开场的马术表演拉开了序幕。一个穿着白色练功服的演员骑着一匹身上披着红毡子的黑鬃马在场上一圈圈地飞跑起来,在奔跑中他一跃站到了马背上开始做各种高难的动作。只见他时而倒立,时而斜卧,时而双手拉着马缰跟着马奔跑的频率全身绷直在空中左右飞荡。

这些动作看得大家眼花缭乱,还没晃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再次跃上马背稳稳站定,张开双臂对着全场的观众做了个漂亮的亮相,惹得全场掌声雷动。

可是正在人们为他精彩的表演喝彩的时候,忽然这位马术演员一个趔趄竟从马背上掉了下来,所有的人都吓得心中巨跳,贵平也惊叫了一声,本能地闭上了眼睛,求救般地把身子向长水的怀里靠了过去。

长水本也被这突发的情形吓了一跳,却又忽然被贵平撞到怀里来,他更是吃了一惊,还没等他缓过神来,舞台上却又起了变化,那位好似摔了下去的马术演员单手挂在马脖子上身体从马肚子底下伸展出来向大家挥手致意!原来这就是著名的绝技“蹬里藏身”!

全场都沸腾了,叫好声此起彼伏,观众们的巴掌全都拍红了。这时贵平也缓了过来,她睁大眼睛看着台上的精彩表演,表情还有些不可置信,但是下一秒钟她忽然发现自己还靠在长水的怀里面,脸腾的一下红了,连忙坐直了身子,直到台上的表演结束,演员驾着马跑下了场,她都没敢扭头去看长水一下。

长水这时也有些呆,他慢慢地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回想着刚刚靠在自己怀里的那个软软的,带着女性特有的芬芳的身体,长水的心中涌上了各种滋味,先是惊,继而甜,再然后便转为黯然,最后化成心酸。他这辈子只拥抱过一个女人,那时他们都被爱包围着,他拥着她纤细的腰肢时,心里充满了爱宠。

如今,这一个意外让另一个女人闯入了他的怀抱,对这个女人他虽谈不上爱情,但是却并非全无感情,刚才那瘦弱的肩膀抵在他胸口上的时候,他的心竟也狂跳不止。贵平是个好女人,长水忽然意识到,适才有那么一瞬间自己甚至想要伸出手臂去拥住她,保护她。

他双眼空洞地望着下面的舞台,心中却翻江倒海地想着,难道自己竟耐不过寂寞,想要在情海再掀波澜吗?!他扭头望向身子紧张得前倾正努力做出认真观看表演样子的贵平,难道他想要拉这个善良的女人下水,把她当成一根救命的稻草来拯救自己绝望的人生吗?

长水的心从来没有这样乱过,理智告诉他不可以任性胡为,连累贵平一生,可是情感却汹涌而起,令他贪恋那个软软的身体带来的温暖。他实在是寂寞得太久了,前面还有漫漫长路,他望着贵平圆润的侧脸,心想,我也渴望一份平凡的陪伴,一个有女人的家庭。

贵平虽然坐得端正,可是女人的直觉让她清楚的知道,长水一直在盯着自己看。她的脸不受控制的微微发烫,不知道长水会怎样想自己,他是欢喜还是鄙视呢?

 

整场演出精彩纷呈,可是贵平和长水两个人却是各怀心腹事,都没好生看下去。到了散场的时候,他们两个随着人群一路走了出来,偏巧迎面碰上了和丈夫一起带着孩子也来看演出的王护士。王护士当年没能追上胡润,所以对贵平一直耿耿于怀,后来看贵平失了意很是痛快,她以为贵平这辈子只能孤独终老了,而自己却有夫有子,心中极为得意。

没想到今天马戏表演散场后她刚好碰上了贵平和长水一道走出来,刚开始人多她还只看到贵平一个人,所以特意带着自己的丈夫儿子上前跟贵平打招呼,想要挤兑一下贵平的形单影只。怎想到,她刚叫住了贵平,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长水就从贵平的身后走了过来,站在了贵平的身边,对着她礼貌的微微一笑。

王护士有些傻眼,她上下打量了一下长水,这个男人个子那么高,穿着笔挺板正的黑呢子大衣,围着深蓝格子的羊毛围巾,脸又长的那么英俊,有浓密漂亮的眉,黑漆漆的眼睛,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他还那么瘦,光洁的额头有棱有角,虽然带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显得很斯文,可是他浑身上下仍然透着一股英气,另外还有一种王护士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的高雅的气质。

就在王护士愣愣地盯着长水看的时候,贵平却先笑了问:“小王,你也来看演出啊。这位是你爱人吧?”

王护士回过神来,扭头看了看自己的丈夫,她本意是想跟贵平炫耀一下自己的家庭的,可这时看着她家老赵穿着窝窝囊囊的棉袄,瘦瘦小小的样子,忽然觉得他真是长得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在自己身边站着简直是丢人现眼!可是贵平现在正问她,王护士只好含糊地给贵平和长水介绍了一下老赵,

之后她毕竟压不住好奇心,追问了贵平一句:“这个同志以前没见过呀,杨大夫,是你朋友吗?”

贵平转头看了看长水,长水对她一笑,贵平心中一甜,笑着扭过身来对王护士说:“是呀,这位是韩长水,矿总院血液科韩副主任的弟弟。”

王护士的眼睛微微睁大,矿总院的韩之华她也是听说过的,那是了不起的一位神道,原来这个男人是她的弟弟,怪不得!没想到杨贵平最后竟然找到了这么好的一个男人!王护士的心嫉妒得简直要滴出水来,她强忍着心里的酸,有点驴唇不对马嘴地说:“哦,是吗?这位韩同志长得挺高的嘛!”

然后也不等长水跟自己打招呼就忙忙地对贵平说:“我儿子困了,杨大夫,我们先走了啊!”说完拉着有些莫名其妙的老赵抱着孩子飞快地走了。

 

贵平看着王护士逃也般离去的背影,心中畅快极了,这些年来她不知在明里暗里嘲弄过自己多少回,今天难得让她也吃回瘪。不过,贵平偷偷看了长水一眼,王护士毕竟是误会了,以为长水是自己的男朋友,其实他还并不是,贵平有些难过地想。

这样想着,她才意识到,自己在心底里好像已经接受了长水,她渴望能和这个男人有进一步的交往,甚至以后同他组建家庭,只是——,不知道长水是怎么想的?他又愿不愿意呢?贵平的心有些乱,可是她又不好直接去问长水,所以在长水送她回家的路上,她有些心不在焉,同长水的谈话也有点答非所问。

长水当然察觉了贵平的异样,他想,贵平应该还在为开场时不小心躲进自己怀里的事不好意思,他的心其实也很乱,所以送了贵平到家后就同她匆匆道别快步走回了之华家。

晚上长水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贵平的身影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他能感觉到贵平对自己有好感,但是他真要自私地去利用贵平的情感来填补自己空虚的生活吗?长水扪心自问,他的爱早已在舒雅的身后燃尽了,他的精神状况也不符合这个社会衡量正常人的标准,这样的如死灰般的自己能为贵平做什么呢?

这个苦命的女人已经有过了一段凄惨的恋情,为此她错过了人生最美好的年华,现在还要常常忍受各种各样的风言风语,和那些不怀好意的男人的挑逗,自己怎么能忍心再去连累可怜的她呢!这么做岂不是比那些无耻的男人更加的可恶可憎吗!

长水这样想着渐渐地打消了对贵平刚起的那一点小小的念头,他闭上了眼睛,做了决定,还是忘了贵平吧,反正过两天自己就又要回长春去了,到时候彼此再无往来,贵平也会慢慢忘记自己的,这样就不错,希望她未来能有好运,早点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长水长出了一口气,慢慢地睡着了。

 

但是世上的事很多时候不是你自己决定了要怎样就会怎么样的,长水虽然下了决定要远离贵平,可是贵平和之华却并不知道,也不这样想。经过了马戏团的这一晚,贵平更确定了自己的心意,她觉得长水就是老天怜悯她特意给她送来的人生伴侣,这次她无论如何都不能再错过了。

所以回家后她思前想后,觉着不能总是这样被动地等着长水来约自己,既然已对他有了意,为什么不能主动一点也约他出来一次呢?这样也好间接地让长水明白,自己对他的心意。所以,贵平考虑再三,决定隔天去约长水一起到人民公园的湖上溜冰。

东北的孩子们一到冬天在外面最主要的游戏就滑冰车,打冰嘎,还有溜冰。贵平从小溜冰就溜得很好,她身材娇小,重心低,立在冰刀上很稳。以前她常常带着妹妹爱新跟邻居家的小姐妹们一起到处跑着在河上和湖上滑冰,那时候小,大家都不怕摔,身子又灵活,经常比赛做些很难的动作,或是比赛谁速度更快,贵平惯常是赢家,她能毫不在意地一口气沿着湖沿儿快溜十几圈,要不就是溜着溜着跳起来来一个一百八十度的旋转落地再原路溜回来,总之在冰上贵平是灵活自如,身轻如燕。

现在随着年纪大了,从前的兴致也一点点地都被打磨没了,这几年贵平已经很少再出去玩了,而今年冬天她甚至还没去碰过自己的冰鞋,现在想到要约长水,她就觉得还是溜冰是最好的选择,这是自己最拿手也是最安全的方式。

在之前的谈话中,贵平知道长水也是会溜冰的,如果到时候他们两个能够沿着湖,踏着冰,把臂同游,应该是很美的一幅画面吧。贵平幻想着,心中欢喜起来,曾经泯灭了的少女情怀如今又雀跃而起。不过为了掩饰自己的这种心意,贵平最后还是决定叫上邻居家的好姐妹秀荣和自己一起去,这样这场约会看起来就更像是普通朋友间的聚会了,没有那么直接,让人更容易接受。

 

之华在医院接到了贵平的电话,心中很高兴,她毫不犹豫立刻就代长水答应了下来。回到家她催着长水找他当年的溜冰鞋,说了贵平约他第二天去公园溜冰的事。长水很无奈,大姐的心思他现在已经懂了,她是要撮合自己和贵平,但偏偏不直接说出来,只是利用一切机会让自己与贵平碰面。

之华不直说,长水就也不好自己先提头,更何况贵平还是父亲的医生,之华只是说,自己想交贵平这个朋友,让长水好好对待贵平,这让长水想拒绝都无从说起。再加上,随着彼此的了解,如今长水对贵平已经从敬到怜,他虽然对自己下决心不可连累贵平,可是情感上的软弱却常常压倒理智的坚持,所以当之华催着他去跟贵平溜冰时,他还是半推半就地答应了,甚至在心里他还伪善地给自己找了个借口:“不过是在煤城的这几天,年假一过,回了长春,一切自然就结束了。没什么好担心和自责的。”有了这样的借口他便可以更坦然地去赴贵平的约会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