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翎

哲人无忧,智者常乐
正文

长篇连载《干爹干女儿的传奇》第20章 软硬兼施

(2021-05-15 04:01:48) 下一个

        余贞告诉我,除了上次与那鬼丫头有过一次长谈,几天以后,她还曾跟夏娃有过另一次面对面交锋。         

        她跟我说,似乎第一次长谈起了一点作用,夏娃显得拘谨了,收敛了。  

        那为何又来一次面对面呢?我不解地问。  

        余贞说,似乎又有点不好的苗头,怕她旧病复发,也为了进一步巩固上次谈话的成果。  

       这次,她不再沿用软化的方法,而是尝试软硬兼施。  

       对于余贞的第二次进攻,那女孩的反应怎样呢?会不会软硬不吃呢?  

       在夏娃住家期间,余贞为了感化夏娃,确实使出了浑身的解数,下了不少软工夫。  

        除了给夏娃做好吃的,还满足夏娃的其他要求。带她逛商城,买衣服;去餐馆吃饭,还专门去了一个越南的自助餐厅,点了不少海鲜。自然,每次花费,都是余贞买单。  

        一天,她问夏娃,愿不愿去美甲店,夏娃小眼睛一亮,说当然愿意。  

        哪想到,夏娃一点不心疼余贞的荷包,不给她花瘪了不罢休。  

        好不容易等到美甲师把夏娃的十个光洁的手指甲盖儿都染成了鲜亮的粉红色,却又节外生枝。美甲师一边慢悠悠往夏娃的小手指上抹着一种叫不上名字的小小的闪光片,一边慢条斯理地搭讪,让你妈答应给你把脚指甲顺便也染染吧。小姑娘不染脚指甲,美得不彻底吆。  

        夏娃抬头望了一眼余贞,美甲师也望向夏娃的,眼神带着祈求和笑意,余贞心一狠,做好人就做到底吧。染!” 她挤出一丝笑容,从牙缝间蹦出一个字。  

       于是,夏娃的脚指甲也变了色,十个指甲盖都被染成了海蓝色。  

       付账单时,余贞的现金不够用,只好刷卡,两百多美金,合一千五百多人民币,五百万越南盾,她夏娃是无论如何舍不得花这个冤枉钱的。  

        钱不是白花的,余贞的投资是需要回报的。  

        她又找到一个单独与夏娃聊天的机会。  

        那天早上,她没头没脑地对着夏娃那张娃娃脸说:  

        我这个人非常直爽,有什么看法就直接说出来,不玩花招,不搞两面派。  

        我觉得这比一些油滑世故的人好相处,你不觉得是这样吗?  

        我感觉你是个聪明懂事可爱的女生。  

        我相信你是纯洁的,也相信老罗是一个好人。  

        我高兴他像一个父亲一样去关心你帮助你,但希望你像对待一个父亲一样对待他,把握好度。不要像对待一个同龄人那样与他相处。  

        毕竟你们之间没有血缘关系,也没有收养关系,如果联系的太紧密,说话动作太随便,天长日久,难免相互间会生出什么情愫,这会影响我们的家庭关系的,这也一定不是你希望看到的。  

        这对你对老罗都是不好的,对于我这个半百之人也是不公平的。  

       你是个聪明的姑娘,我肯定你会懂得如何把握这个度的。  

       坦率地说,余贞的话语,感染力并不强,不过,应该说还是诚心诚意的。  

       谈话之余,她尽量满足夏娃的惊人的大胃口。余贞惊叹,夏娃一米五几的身材,看起来娇小玲珑,可吃起东西来,能赶上个壮汉。米饭尖尖一大碗,小炖鸡一个人吃一只,红烧鸭子吃去多半个,人脑袋大的烤火腿,一顿吞下去半个有余……可是,不管怎么吃,她就是不胖。  

        老罗说她曾做过某种胃部手术,导致饭量大增。余贞想不明白,什么样的胃部手术不是减饭量而是增饭量?以她的人生经验来判断,胃,除非切除一部分才需要做手术吧?可是,这是人家的隐私,再困惑,也不能多打听啊。  

        夏娃多次追在余贞的屁股后面,要余贞给她做蛋花汤,还说多放几个鸡蛋啊,四个怎么样?余贞使出浑身的解数给她做菠菜鸡蛋汤,西红柿鸡蛋汤,木耳金针鸡蛋汤。这个在本纪实小说中出现了三四次,是因为余贞似乎陷入了蛋汤情结,跟我唠叨了好几次。  

        唉,有一点实在让余贞不解啊,无论白天她怎么用蛋花汤之类的东西迎合夏娃,傍晚老罗下班回来,夏娃却像换了个人似的,把余贞晾在一边。缠着老罗,说个不停。她年轻聪明,反应快,英语说得比余贞溜,她与老罗的对话顺达流畅,一气呵成,针扎不进,水泼不进,余贞硬是干瞪眼,插不进话。  

        一到这时,余贞就感到她像个老妈子,在伺候着眼前这对老夫少妻。周末这种感觉愈发明显。人家两人在厨房里忙来忙去,你做菜,我烧饭,有说有笑,美其名曰让忙碌了一个星期的余贞歇歇,他们来做菜做饭,余贞只需要请吃等喝。  

        余贞坐在小饭厅,看着他们来回穿梭,举手投足那个和谐,而她简直就像个局外人,一股邪火在心头冲出:  

        真不错啊,你们两个倒像是一家人,我好像是来做客的了。  

        尽管余贞对夏娃不满,但还是不得不压住心头的火气,对她尽量客客气气,她不想把关系搞得太僵。  

        可是,她也不想让夏娃觉得跟自己的老公这么磨下去,是理所当然的。她期望这是夏娃最后一次来这里做客,她再也不想看到这张娃娃脸。  

       她告诉夏娃,感恩节圣诞节她儿子要来这里做客,儿子儿媳要住上一些日子,堂姐也可能来,三个卧室正好填满,这言外之意是,你来了就没地方住了。  

        夏娃背后偷偷跟老罗说起这件事,老罗说,那不要紧的,来多少人都能安排下的。  

        夏娃见老罗没有恼怒,接着说,余贞不喜欢我再来看你了,那我就不来了吧。      

        这一说,老罗警觉起来,脸色难看了,当天晚上就质问余贞,怎么可以这样啊,这房子还是我的呢,你愿让谁来谁就来,我不嫌弃你的客人,你倒提前下驱逐令给我的客人了?怎么这样过分啊。当初说好的每年至少飞这里来看我一趟呢。变脸比翻书还快啊。   

        话说余贞为了感化夏娃,还给夏娃写了一封长长的电子邮件,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竭尽全力去感化这个难缠的女娃儿。  

        读后,夏娃似有所触动,然而,只有五分钟的时效,也就是沉寂五分钟不跟老罗对话,五分钟一过,又恢复原状了。  

        怎么办呢? 换个角度切入,再一次关心关心夏娃的人生大事吧:   

        你二十二岁了,条件不错,该找个男朋友了。女的太大了,同龄的好男孩都给人抢去了,你只能捡那些挑剩下的,人生苦短,何必呢。  

        夏娃一翻眼珠,就差说:我找不找男朋友关你蛋疼?不过,人家还是有基本的教养的,话到嘴边成了这样:   

        我不想找男朋友,也不想结婚。这次,夏娃说的比上次还干脆。  

        为什么呢?这是每一个正常的女人的必经之路啊。余贞紧紧追问。  

        既然你余贞唠唠叨叨,旧话重提,就别怪我也祥林嫂一把了,为啥?上次不是跟你说了吗?我妈结婚不幸福,离婚了,我表姐结婚后也觉得后悔。你结婚了,幸福吗?我看到很多女的结婚后都不幸福,我干嘛结婚呢。   

        余贞心里骂道:你不想结婚,也不要介入别人的家庭破坏别人的婚姻嘛。BZ。     

        前半个多月,余贞软硬兼施,夏娃软硬不吃,还不时在余贞与老罗之间,挑起事端。余贞所做的一切努力,均告失败。   

      后半个月,余贞不再做任何努力,也不怎么搭理那小妖精了。  

      老罗上班后,她们二人互相当对方是空气,别说讲话,互相连看都不愿看对方一眼。   

      就这样,夏娃仍赖在余贞家不走,又呆了十来天,才启程赴校。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简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金秋123' 的评论 : 谢谢鼓励。
金秋123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好故事。
简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天天向上不怕难' 的评论 : 谢谢关注。
简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珍珠粉' 的评论 : 谢谢耐心及关注。很快就会戛然而止的。
珍珠粉 回复 悄悄话 余贞的故事掂过来,倒过去就这么点故事了,作者还要吊多久我们的胃口?
天天向上不怕难 回复 悄悄话 谢码字,继续等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