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翎

哲人无忧,智者常乐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文章分类
归档
博文
时间如流水,不知不觉,机械系教职员工的大会餐,已 经过去了两个多小时。 有些人站在电视屏幕前面,拿着麦克风,随着画面出现 的字幕,开始OK几嗓子。有的希望唱自己的拿手歌曲,就捧 着服务员递上来的一个大本子点歌。 酒店前台的领班是个30多岁体态丰韵的女子,声音很清 亮,在韦君、于卞莉“哼呀哼呀”的间隙,她拿着另一个麦克 风,献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话说机械系同兄弟系部一样,每逢节日,每到年终,都在形形色色的酒家聚餐,这时,系行政二把手施大栋就是绝对的主角。这是因为他能点菜,能喝酒,能咋呼,能把个聚会调节得气氛活跃,高潮迭起。 机械系聚餐时,大都是十二个人一桌,每桌除大部分男教工外,还有两三名女性像绿叶中的红花似的映衬其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吃饭有味,这句流行语简直就是放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二天,机械系欢送毕业生的晚宴准时在锦山酒家举行。系里领导全部出席:书记苏善林,主任夏明德,副主任施大栋;大部分教师也来了:柳云杉,于卞莉,韦君,徐爽……师生济济一堂,好不热闹。   平时对老师毕恭毕敬的学生们,在毕业离校之际,全都活灵活现,原形毕露,个个能说善讲,甚至有点油腔滑调,还不时从兜里摸出香烟,扔给爱抽烟的老师一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对比上课、考试、年终评优这些严肃正经的事儿,拍毕 业照、开毕业联欢晚会就显得轻松多了。   每年暑假前的毕业生离校准备工作,又不失时机地开始 了,其中就包括拍“毕业照”一项。 机械系办公室的布告栏里按惯例又发出了通知:下午四 点,请毕业班全体任课教师在系办集合后,去系教学大楼的 花坛前拍毕业照。望准时。   1991年6月的一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平时,在三尺讲台上,教师们大都能优雅自如地用心用情奏响教书育人的精彩乐章,可一到乐章的结尾——年终,就有点黄腔跑调了。 一年一度的年终评优工作又要开始了。徐爽最发愁进入这个多事之秋:一个接一个的总结会、讨论会、评选会扑面而来。 “总结会”是第一关,那是在教研室的小范围内,二十几个人围坐在一起,挨个朗读自己的年终小结,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当一个“让知识的清泉叮咚作响”的人民教师,容易吗?单单一个学期两次在学生面前扮演“学生”的角色——学生给教师评分,就让不少教师心里敲小鼓。  那分数的高低直接影响着奖金的分配,间接关联着职称的评定,总起来说,全跟知识分子最看重的“名和利”息息相关,不可等闲视之。都说“分分分”是学生的命根,现在看来,应该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徐爽们在大学里做事,那就不能不跟实验室打交道。 一提实验室,人们脑海里首先映现的就是冰冷的机器和操作忙碌得像机器人似的实验人员。 别这样以为。纵观国内国际,各种各样的实验室争奇斗艳,美不胜收,尽显勃勃生机:哈佛大学有个实验室的名字干脆叫Zoo(动物园),因为里面每台机器都被赋予了一个动物的大名。老美真有生活情趣,就喜欢驰骋想象力,连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李瑶调走前还得在矿院继续人生的旅程,她和徐爽就像 两条不再交汇的平行线,各自向前延伸。她们每天都做着相 似的事情:上课、吃饭、睡觉、逛街,还有洗澡。
  徐爽不喜欢洗澡,尤其是寒冷的冬天,原因很简单:冬 天洗澡难。
虽然,学校每年从十二月初开始,就给职工送暖气,一 直送到来年二月底,但校方为了节省能源,总是在早晚定时 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在徐爽跟两位婚姻不幸的中年妇女周旋的那段时间里, 她原来的室友李瑶,却在另一个宿舍里,演绎着一出不同寻 常的人生的悲喜剧,剧中人物除了李瑶,还有一位男学生。   他是机械系八四级机制二班的,来自云南,名叫陶建, 在班上是“老大哥”,年龄大是因为他考大学考了三年。他中等 个子,肩宽体阔,非常结实,容貌不是特别俊,却颇有男子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1984年春天,矿院在部委和省委的亲切关怀下,终于从山沟沟搬回城里。新校区内,有两栋新盖的单身教工楼。搬家前,单身教工宿舍也作了相应地调整。拿徐爽她们三人来说,就各奔东西了。于卞莉已于1983年底结婚,五个月后生下一个宝贝儿子,不够十个月,时髦的说法叫“奉子成婚”。由于她要带着年幼的儿子一起生活,矿院就分给她一间屋子,在教工楼的最底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