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翎

哲人无忧,智者常乐
正文

长篇连载《干爹干女儿的传奇》第17章 勾魂眼神

(2021-05-13 17:32:21) 下一个

       余贞继续向网友明媚春天倾诉:

       “我现在是走一步看一步,之所以,不想这样离开老公,还是不愿满足这个女人的邪恶之心。

  不过,我的不安全感也在步步加深。

  我看过两次‘郎心如铁(a place in the sun)’,一部美国电影,男人有了外心,是很可怕的。

  他们老是交流,感情不断升温,又不能见面,离婚也不是他的最佳选择,那我不成了他们之间的障碍了? 

  过去,我很喜欢与他一起去海边漫步,去湖中划船,现在都不敢去了。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大概这封信打动了沉默了几天的明媚阳光,她很快回信:

  亲爱的,我读完你的信后很难过,为你的郁闷和憋屈而难过。

  不是我老公比你老公更理性,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骨子里都是差不多的东西,只有做错事付出的成本大不大的差别。

  他前女友确实如你说的,还是脸皮薄一些,被他这么一说,不好意思再继续行勾引之事了。而他之所以肯说那些话,一是因为两人一个在亚洲一个在欧洲,相隔太远;再有,我们离婚的代价太大,加上我们有一个共同的女儿。我是这么认为的。

  我至今都留着那女人的性感照片,以防万一,希望能起到威慑她的作用,她要是敢继续勾引我老公,我就敢把她照片放给她的家人和朋友,或她的生活圈里的人。不能她做着破坏别人幸福的坏事,还能不被惩罚。当然这是不得已的一步。

  我闺蜜疏远我,一个主要原因是被自己的好朋友知道了,很没面子。我猜她没选择离婚,所以不知道该怎样面对老朋友们,最后,干脆减少接触和交流。我能理解她的心态,只是可惜少了一个玩得来的朋友。如果是现在,我想我会选择一个更稳妥的不伤她自尊的方式去告诉她。

  你别琢磨他们之前的关系有多深了,让自己难受。你做好两手准备吧,试着开始接触其他的人,看有没有可能性。

  那女的如果存心的而且不肯放手的话,那么,这就是一个死结。

  只要能得到明媚春天的回复,不管人家说什么,余贞都觉得踏实:

  谢谢你的理解。你和你老公的基础牢固,有一个女儿,确实要好得多。而且我感觉你属于情商高的那种女子。

  男人确实属于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只是有自制力强弱的差别。你分析你的闺蜜的心理很到位,她是不好意思再与昔日的朋友保持密切联系了。

  这个周末,又没过好,还是冷战,但彼此都没直接触及那个话题。他现在与她联系都是有点负罪感的,觉得有点对不住我,又抑制不住回应对方的骚扰,潜意识里很怕人家永远不搭理他了,所以,不敢用沉默去拒绝。有点像吸食毒品,明明知道毒品有害,可就是抵挡不住它的诱惑,沉溺其中,不能自拔。

  我还是不甘心拱手让人,想作进一步的努力。

  我想用中英越三种文字,给她母亲写封邮件,我知道她母亲的邮箱。我可以用翻译软件翻成越语。她母亲是华裔越南人,出生在越南,据说不会汉语。我就是客客气气地劝说她,让她女儿不要再与我老公联系,如果她不间断与我老公的联系,会影响我们的夫妻关系的。

  我对此抱着一点希望,我觉得她母亲还是传统本分的,一是社会地位比较高,医生,二是我记得她女儿来我们家之前,她还给我老公写过一个简短的邮件(她懂一些英语,她女儿做交换学生期间,她与我老公和他前妻有过邮件往来),她写的邮件内容,一是感谢我老公以前对她女儿的帮助,二是问她女儿去我们这里度假,他的新婚妻子是不是感觉comfortable。从这里,看出她还是有点懂事的。

        另外一点很重要,本来她女儿在这里又上了一年学,预先说好回国前,先到我们家落个脚,然后从我们的城市起飞回国,在得知我与她女儿闹得不愉快后(我猜可能是她女儿告诉她的),她把她女儿的机票改成直接飞回越南的了。而且,感恩节与圣诞节,她都不让她女儿来我家。从这个方面看,我觉得她母亲不是一个糊涂的人,不像她女儿那样坏心眼子多。当然她母亲是出于保护她女儿这样做的。

  说真的,真的离开他,我也不想再找了,这么大岁数了,没那个精力折腾了,爱情很伤人的。

  明媚春天在给余贞撒了一束阳光的同时,也泼了一瓢冷水

  谢谢你的谬赞。

  我不认为她妈妈不知道你老公和前妻是怎么离婚的。难道那个前妻没联系过她?如果她真的是通情达理的人,是明事理的,有尊严的女性,就不会让自己的女儿继续和这个男人来往。而且,既然她知道她女儿和度假借住的女主人相处的不愉快,她应该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她自己就是女性,难道她不懂里面的猫腻?一个单身多年的医生,你能指望她有多高的贞操观?

  你要考虑最坏的打算:你写这么一封不痛不痒的信给她妈妈的目的是什么?帮你阻止她女儿和这男人接触?当年人家夫妻为她而离婚,她不是照样没阻拦她女儿和你老公接触,而且有这样的前车之鉴,她照样允许她女儿到这男人家里住一个月!你认为你写那样的一封信有用吗?如果没用,反而被这做女儿的利用,她会在你老公面前夸大你这封信对她的伤害,然后她可以无所顾忌的就是要联系你老公,而你老公的愧疚就转移到她的身上。如果这时候她下狠心要抢人,我不认为你老公会介意再离异一次吧。

  现在的局面对你不利,你怎么做都难,维持现状都难,人们在心理上都本能地排斥或逃避面对让自己有负罪感或羞耻感的人和事。如果在这种心理的另一头,是强大的身体和心理上的吸引力,那么,他就会在日常生活中下意识的在自己心里放大你的一些小错或他所不欣赏的地方,来达到自我补偿或自我宽恕的心理目的:我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她(就是你)怎样怎样……

  要我说,真不如趁他内疚,要了能让你满意的补偿走人。或者,就干脆让他们把交往放在明面上,你说你是害怕失去他,如果他们之间的交流能恪守在友谊的圈子,不越界的圈子里,你不会反对他们来往,但是不允许对你有欺骗和隐瞒。让他立一个协议,你先拿到这个协议,一旦真的将来他们有什么,你可以拿这个出来说你被精神折磨多少年,要求精神赔偿。

  不过你老公的品性太差,满口谎言而且丧失最基本的羞耻感:给伴侣带来了痛苦而不肯悔改。

  这瓢冷水泼得很及时,不然,余贞真的头脑发热给人家一个鼻子眼出气的母亲写那样一封信,可就贻笑大方了。连我这个心里没谱的也觉得余贞不该跟那个女孩的母亲啰嗦。余贞并不固执,看来不是一意孤行的人,看她的回复你就知道了:

  你好,谢谢你为我分忧解难。

  我仔细想了想你说的,觉得有道理。我还是不要贸然做这件事吧。

  确实这母女两个都有些问题,她母亲可能也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我记得,去年她们母女两个都在我老公脸书的朋友名单上,每次我老公发了我们两个的合影,她母亲都视而不见,一旦老公发自己的单人照或其他的没有我的照片,她就出来捧场。她与她女儿一明一暗,与我老公互动,都没安好心。也许她不让她女儿来我家,是一种不能言传的伎俩吧。知道我老公对她女儿看重,就是不让你们见面,给老公一种心理暗示:你要维持你的婚姻关系,就得不到我女儿,除非你解除,像以前一样。

  人心不可测,人心是复杂的。

  后来,我让我老公从他的朋友名单上,把这缺德的母女两个都删除了。当然,这是治标不治本,那个无赖仍然可以发信息给我老公。联系的渠道多着呢。

  我其实也不怎么生气了,倒折腾出一股劲儿来啦。

  想起先主席说过的一句话:与人斗其乐无穷。

  我不是好斗之人,总是追求和为贵,之所以变了一些,是他们把我逼到这个份儿上了。

  昨天老公又主动求和,看起来想好好过日子的样子。但我们都没有直接触及那个女人。过去,他几次跟我说,让我忘记这件事,说那是伤疤,不要去揭。还说,为了我,他失去了一个贴心的女儿。也许,他们永远不能见面了。

  有一次他竟然冲我喊:不是她需要我,是我需要她!我问这话怎么讲?他说,你我有矛盾的时候,你有你儿子还有堂姐可以去讲,去除心头的郁闷,我有谁?我无儿无女,也没有其他亲人,我向谁倾诉?

  我说,你有同事有朋友,你可以向他们去诉说啊。为什么单单找一个年轻女孩去诉说。跟自己的配偶有了矛盾冲突,最好直接去和配偶谈,这样才能改善相互之间的关系。不找配偶谈,找一个年青的异性谈,这本身就有问题。越谈跟这个年轻的异性越近,跟自己的配偶越远。这不是别有用心,又是什么?

  这次,明媚春天气愤了,言辞犀利,语调激昂:

  “对你说的脸书的事情,感觉那对母女真恶心!那妈妈的做法,其实就是在把你当作女儿的情敌的态度!而且,她信里问她女儿去你家住,你老公的新婚妻子会不会感到不舒服,这真是很高明的挑拨。她既然能想到这个问题,能思考到这个方向,就说明她其实心里对一切都很明白。她知道自己的女儿曾是你老公离婚的原因或之一。而且,她其实知道你会不会comfortable。她全都明白,依然不阻拦女儿的行为,你真的以为她会帮到你吗?

  她的那些照片是真的存在过,确实也是真的你老公拍的,你怎么还能让他这么坦然的说,对她是女儿般的关心和需要?哪位做爸爸的会和自己年轻的女儿讨论自己的婚姻生活的烦恼?哪位爸爸会给自己的女儿拍那样的照片?哪位爸爸会把女儿凌驾在妻子头上?哪怕是自己和前妻的女儿,如果现妻有被伤害的感觉,或者有矛盾,做爸爸的会怎么做?会有这样陷入相思之中的反映吗?

  而且,他的那句话太恶心了,什么为了你失去一个女儿?那是他女儿吗?美国人哪怕是亲女儿,也没哀伤到这一步吧?他因为别的女人而给你带来了伤害,你拒绝为此而被伤害,反而成了你的错了?让他们停止伤害你的行为,如果他接受,就成了为你做出了牺牲?这是什么逻辑?

  而且,50来岁的男人,正是中年或壮年,还没到780岁需要女儿儿子的时候,而且,他无儿无女,是你造成的吗?是你让他这么选择的吗?什么时候一个正常的50岁男人,像他这样离不开女儿了?而且,这女儿还是别的男人的女儿!他无儿无女的,你做错了什么?他这么离不开那个‘女儿’为什么不选择和她生活在一起?而要找你结婚?

  对不起,我有点激动了,没有要冒犯你的意思,只是实在受不了你老公的作为。

  她余贞自己不会骂,不知道怎么骂,有人替她骂,为她出气,她只感觉一阵快意,怎么会有被冒犯的感觉呢。你看看她回的这封信:

  你好。谢谢你的理解。是的,每个人听到这类事儿都会激愤的。你的话能使我的郁闷减轻。

  像那个女的这样奇葩的真是少见。年纪不大,心机很深。

  我总是不由自主地回忆,她来这里住了一个月期间的生活细节。

  我总觉得我老公虽然不拘小节,喜欢闹着玩儿,但在男女之事上还是显得很矜持。也许是我的错觉?

  倒是那个女的有的时候趁我不注意,玩那种样子。她跟我老公说话时老爱用那种眼神,是一种很明显的充满了欲望,渴求,暧昧,肮脏的,我怎么也形容不好的眼神。我活了大半辈子还从来没见过那种眼神,从电影上看到JN,女特务玩暧昧的眼神都比她的纯洁。我都不知道她这眼神是怎么学来的。

  人家跟我老公说话是一种表情,跟我说话马上会换成另外一种表情,转换得相当快而且自然,比川剧变脸还奇妙。

  一次,我怒不可遏,我说,他是你长辈,你跟他玩那种眼神儿,什么意思?她厚着脸皮说,什么眼神儿啊?你怎么这么敏感啊?阿姨,你放心吧。我不会夺你老公的,我不会找个比我大三十岁的人的。他给我的感觉就是一个父亲。

  我说,你自己有父亲,听说他一直资助你上学,对你还是不错的,你有必要在外面再找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已婚老男人做父亲吗?

  她告诉我,她三岁时,她父母就离异了,母亲一直没改嫁,父亲很快找了个年轻的结婚。她说,她父亲见她一次训她一次,从没给过她好脸色。我问,他干嘛训你?她说,就是看她这也不顺眼,那也不顺眼。无论她学习多好,考多高的分数,他都不满意。

  她父爱缺失,但这也不能成为她屡次介入他人家庭的理由啊。

  TMD,我怎么就碰到了这么个无赖啊。

  我也说过老公,我说你算是她的长辈,父辈,她用那种眼神表情跟你说话,你觉得正常吗?他说,你是不是走火入魔了?整天研究这个有意思吗?什么眼神?什么表情?她跟我熟,就显得很随便,还能有啥呢?

  我知道,他在装傻充愣。他大概很享受这种眉目传情吧。那种表情眼神,是个半瞎的人也会察觉出不对头的。

  有一点你又猜对了,就是她母亲和外祖母都想移民到美国来,她说她母亲很不容易,她要先移民米国,然后靠亲属移民再申请她母亲和外祖母移民过来。

  不靠自己的能力,靠破坏他人的家庭移民,够败类的。

  我曾经好好跟我老公说,你为什么找对象结婚?你要离不开这么个女人,你就不应该结婚把我拖进这个泥潭里。你干脆直接追求她好了,二十几岁嫁五十多岁的情况又不是没有。

  他说我侮辱他,他从来没有对她动过这种心,就是像疼爱女儿一样去疼爱她。

  他还反咬一口:我又没瞒着你,一开始就告诉你,我有这么个女儿,你要接受不了,就不要跟我结婚嘛。

  实际上,我也知道这种情况,一是刚开始时我与他还不怎么熟悉,也谈不上有多大感情,二是我也不知道这个女的是这样一种人,没拿着这个当回事儿。随着我与他的关系加深,而且又与她在同一屋檐下生活了一个月,一切都变得难以忍受了。

  平心而论,老公改善了不少,可能逢年过节还会邮寄一些东西,但联系少多了,也不敢让她来家里住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好。

  只能走着看了吧?

  我堂姐骂我烂泥扶不上墙,说要是她早把他蹬了。

  可能,余贞回信迟了点,明媚春天觉得是不是说得过重了,很快补上了几句:

  亲爱的,你就看开一点吧,反正他们离得远,不可能有什么实质上的接触,只要他们没实质上的接触,你就当那女的只是他的一个幻想对象好了,就如同很多人会幻想和电影主角怎样怎样,别放在心上。

  把一切都交给时间,时间会还给你公道的。

  余贞也补充一句:

  另:只要她不来这个城市就还好,一旦她来了,一切都将颠覆。

  明媚春天回道:

  想到你说的狼心似铁这部电影,在网上想找来看,没找到,结果找到了一部电影是关于谋杀的,应该是老电影。刚看到第二位妻子死了,还不知道结果怎样。这是电影,现实生活中很少男人这么丧心病狂的。不过,男人一旦移情了,会很绝情就是了。

  你形容的眼神,我想我能想象的出。我女儿一岁多的时候,我带我老公孩子去三亚度假,在飞机上,就有两JN,逗我女儿玩,其中一位直接告诉我她们是JN,向我打听国外的环境。另一位,极尽全力的用你说的那种眼神看着我老公,还伸舌头,舔嘴唇。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看到女人那种眼神。第二次遇到的,比这个更厉害,那是去年去三亚,在酒店大堂,几位非常非常年轻的女孩子对我老公非常的注意,其中一位特意坐在他面前,把大腿对着他打开,我当时在服务台办手续,那服务台小姐故意问我,那是你老公?暗示我看,我坐到我老公身后,那女的短裙下面是很窄的丁字裤,一半那个唇露在短裤外面。上衣的小吊带背心一边肩带滑落,胸也露出三分之二。JN的眼睛看着他抛媚眼,估计才二十出头的女孩子,而且是在大白天的中午一点钟左右。你能想象吗?有没有廉耻,真的和年龄小不小没关系的。你说的那越南女孩,我猜已经不是完整女孩子了。否则不会这么懂的使用眼神和身体语言勾引男人。可偏偏不少男人吃这一套,出于身体本能。

  我经常想,我老公目前没搞出问题出来,并不是他多么忠贞,并不是他多好,也许只是没机会罢了。有一种主动坏的男人,主动猎艳。不过,也有另一种男人,如果一辈子没环境没机会,也能做好丈夫好父亲这个角色。如果有合适的机会,也会接受,无非是被动接受而已。你说呢?

  看了明媚春天的描述,余贞忽然想起谁说的:

  女人要勾引男人,主要是靠骚,而不是靠容貌,例如,抛媚眼,或在举手投足之际,故意导致露光,或肢体接触。还有,在男人面前,头后抑,让头髮披落,再用双手整理头髮(卧房动作)等等。

  你别说,余贞闭着眼睛一想夏娃的样子,还真有这么几分味道。女人不骚,各有各的不骚,要骚起来,都差不了多少。

  隔了一天,余贞回复明媚春天:

  我也想看看你说的这部电影,多看点这类东西,长点心眼。

  我最大的弱点是心太软,刀子嘴豆腐心。多么气愤的事情,人家说两句好话,我就下不了决心。也是没用。性格决定命运,像我这种性格是不是也该有这种命运啊。

  你描述的三亚那些女的看你老公的眼神,非常形象,我就像亲眼看到一样。

  猜你老公年轻有魅力。

  我老公就是一个平常人,在长相上也就那么回事儿。他最大的优点是能吃苦,手巧,脑瓜聪明。

  有点好奇,是不是有些女人的媚骨是天生的,别人学也学不来啊。

  我也怀疑那女的并不是一个完整的女孩了。

  要真是说说话,聊聊天那么平淡,怎么一放假,不去看她自己的父母,老要往我老公的家里跑呢。什么东西有这么大的吸引力啊。

  我的记忆一下子让他们激活了。

  我记得很清楚,三个人一起在沙发上看有英文字幕的‘山楂树之恋’,看到一个情节,好像那个女主角束胸什么的。她假装天真地说,这是干嘛啊?老公竟然脱口而出:就是把RF束小一些。我当即跟那个女的说,你真不知道吗?装傻吧?跟一个大男人讨论这个,你一个大姑娘不害羞?我也说老公,跟一个年轻女人说这个,不觉得掉价吗?过什么瘾呢?都用心不良吧。

  还有一次,她跟我老公说,学校里有个男生问她:你吃过penis吗?她说吃过。因为她听成peanut了。结果,周围的男生哄堂大笑。我老公听后也开怀大笑,还说了句: dirty girl.

  一个淑女一个连裙子都不好意思穿的所谓处女,会跟一个大男人说这个? 

  我从电脑从他的磁盘里看到过他给她拍的上千张照片,各种姿势的都有,除了一张,其他的都是衣冠整齐的。

  就这么个丑小鸭在老公眼里竟美若天仙,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老公曾用very pretty 来形容她。 

  其实长得怎样倒不是什么要害问题,无论长成什么样,心肠好就行。

  我觉得你最后两段话也很有道理,是的,一般没什么环境和条件的话,男人还是顾家的,可以做好丈夫好父亲。男人就怕引诱,就怕碰上坏女人。大概男人的荷尔蒙决定了男人的特性吧。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不会有几个的。

  从某种意义上说,小三比泡小三的男人更可恶,因为她们利用男人的弱点,来勾引男人,腐蚀男人,利用男人,来满足自己的私欲。

  这也是为什么我指责那个女人多于指责我老公。

  余贞写了这段话后,又发了一条短信息补充:

  你提到的这部电影,有链接吗?能发过来吗?我搜索不到。万分感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简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绿珊瑚' 的评论 :要一般人早离了。这余贞怎么就这样不可救药啊。
绿珊瑚 回复 悄悄话 这么折腾下去,最受折磨的是自己,而且早晚会离。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