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蓓蓓

喜欢写随感,东南西北,想到啥写啥
正文

老城谋杀案

(2021-07-10 11:53:02) 下一个

从前的德国是纯一色的日耳曼族,大约到了二次大战之后,外国人陆陆续续地进来了。原因嚒,德国大多数男人都在战场上战死了,战后的建设需要强劳力。于是,土耳其人来了、西班牙人来了、希腊人来了、意大利人也来了。这些外籍劳工带来的不仅是劳动力,还带了他们的文化和一些黑暗的习惯。

下面说一些在我们城市发生过的谋杀案。

之一:

70年代的R市,意大利的披萨和面条,还是个新鲜事,听上去充满了异国情调。谁如果想回味一下在托斯卡纳的度假场景,就会去餐馆《Dal Padrino》吃饭,这个意大利餐馆的名字翻译过来就是“和教父在一起”,呵呵!

这家餐馆坐落在Gewerbeschulstrasse大街上,这个名字不是瞎起的。因为在1980年的2月,这里发生了一件事,同这家饭店的名字好像真蛮匹配的呢。

某一天,有一个钓鱼人从附近的水库Ennepetalsperre里钓上一个没有头和手脚的赤裸裸的身体。死者叫Luigi Masetti,在上面提到的那家餐馆的地下室里,被二个黑社会弟兄杀了,分尸解肢。这栋房子如今还在。

之二:

1967年,在Hasten有一家酒馆叫《Stella》,它坐落在Edelhofstrasse大街。有一天,一个叫Sigrid K的姑娘和她的男朋友Joachim H,还有一个第三者,一起去到这家酒馆,从此再也没人看到他们。一个送信的人,在Sigrid K的住房前发现了奇怪的现象,从窗子里望进去,里面是一片黑漆漆的苍蝇。原来是Joachim H出于嫉妒,将Sigrid K 勒死,让其肉身横尸在床前,自己在她身边还躺了好几天。在杀人凶手被逮捕时,有人拍下了照片。

我市的警察局从1926年起坐落在Quimperplatz广场,纳粹时期,那里的监禁房110是刑讯拷打的地方。50年代时,那里有一个著名的破案人Willi Koesters,类似福尔慕斯探长,今天叫做刑警。他喜欢用当时最现代的技术来破案, 超脱别致,才华横流。

1957年6月30日,半夜时分,刑警正在审讯一个撬窃自动售货机的犯人时,来了二个酒鬼,说是在Schoenen Aussicht (今日的卫生局对面)的一家酒馆里,正有人在杀一个女人,让警官去一下。警官有点不信,但还是跟着他们去了。到了那里,孤单的警官看到一辆汽车,里面坐着二个男人,手里拿着铲子,汽车后备箱上能够看到头发和鲜血。这二个人把一个24岁的女人杀了,为了6400马克。那是50年代啊,一笔巨款。他们把女人杀后在高速公路附近草草掩埋,这是一起贩毒加谋杀的案子。今天的警察都装备得非常完美,但那时的Koesters几乎就是赤手空拳,他一个人将二个罪犯制服,把他们送往审讯处。1982年,也是在那里,前面提到的那二个意大利黑社会弟兄被抓获。Wuppertal的法院判决二人9年和13年徒刑。

我们这个地区俗称“铁三角山地”,“山地”是因为这里的地形多山,也因为这里从前的世袭贵族姓名为“山地”; ”铁“是因为这个地区生产钢铁 ; “三角”是这里的三个相邻城市行政上互为一体。所以,不难理解,在我们这里抓到的罪犯,都要押往W市去审判。

70年代80年代时,这里的意大利黑社会有到处收保护费的风气,还搞地下赌博,那个意大利餐馆也不例外。那餐馆是二弟兄开的,因内部矛盾杀了那个餐馆服务员,当时人们只知道男人失踪了好几个月。直到钓鱼者发现了尸体,事情才曝光。尸体被装在一个蓝色的塑料袋里,而他的头和手脚,一直没有找到。

这是老的警察局房子,我去过,感觉有点恐怖,在它的前面现在有新的警察局大楼。老地方现在成为举办展览的场馆,所以我去过;看当年他们关押犹太人的图片展。下面的报纸是关于那对意大利兄弟犯罪的报道。

喜欢听谋杀故事,好像是人类的天性。许多城市都有这类导游节目,或者在导游带领下参观现场,或者在餐馆里边吃饭,边看上演的谋杀剧。几乎大城市里都有这类节目,为了丰富市民的业余生活,我们城市现在也组织了这样的导游节目。以上的几个故事,就是出自这类节目。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