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出飞花

怕什么真理无穷,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胡适)
个人资料
正文

我被青春撞了一下腰

(2022-08-24 21:20:33) 下一个

       最近追一档国内评分高居榜首的综艺有点上头,没错,就是近12万人打出了9.6分的《快乐再出发》。

       这是一档户外旅游真人体验综艺,由加起来超过200岁的6位“糊咖”组成,喏,就是下图这几位:

       【注】上图来自节目视频截图。

       这6位何许人也?2007年夏天,他们正青春年少,参加了湖南卫视的第一届《快乐男声》全国选拔赛,跻身全国13强,一时风头无两;而后却渐渐沉寂,13人中的大多数都遭遇了不同程度的坎坷与困境,歌唱事业受挫;同时后浪推前浪,逐渐被人们遗忘,自嘲为“古早艺人”。

       湖南卫视的当家综艺之一《向往的生活》的热身节目《欢迎来到蘑菇屋》邀请了其中的6人,他们自称为“0713再就业男团”,只录制了两期半,就因在节目中松弛、真实、自然的表现以及6人之间的兄弟情火出了圈,网友们强烈要求就地组团上节目,于是光速有了衍生团综《快乐再出发》,6位《快乐男声》的弟兄在节目中再聚首,因为“再不疯狂更老了”。

      在节目中,不用导演刻意煽情和引导,他们6人熟极而流,默契感爆棚,笑点密集,却又自然而然,就像生活中的我们一样在老友面前熟礼无拘,真诚又鲜活。

       他们热爱音乐,各有才华,随时随地就能即兴创作:在《欢迎来到蘑菇屋》时想写一首概括他们现状的《活该》,一时找不到切入点,就顺其自然,随弹随唱了一支旋律《写不出来》,而后在《快乐再出发》时就已经成曲,音乐已像DNA一样融入了一切时空中;还时时自觉为赞助商植入广告,甚至在路边摊吃完饭后的余暇里还为赞助商即兴创作了一首广告歌。

       他们又表现出不骄不躁,心怀感恩的可贵品质。节目组是真的穷,他们在两档节目中用破车、住民宿、自己赚钱解决吃饭住宿问题,不仅无怨无悔,而且尽力做好该做的事;被迫去网剧里当群演赚钱也尽心竭力,认真对待,一个细节都不迁就;晚上吃饭时谈起其他群演们,反省自己虽然有过低谷,但世上还有比他们的生活道路更艰难的人,承认自己是走了捷径,更应珍惜和感恩。这份共情和自省就秒杀了很多艺人,值得为他们点赞。

       之所以来追这档综艺,除了被多人推荐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这几位我居然都知道:15年前的暑假我们陪着正值青春期的女儿,一起全程观看了2007年湖南卫视第一届《快乐男声》全国前13强的比赛,而这6位就在其中。

       那时在国内虽然工作很忙,但每个周末还是抽出时间来,三人一起坐在家里的榻榻米上,盘着腿,喝着茶,吃着零食,点评各个赛区、赛段的胜出者,争论自己喜爱的歌手和歌曲,那情景仿佛还历历在目,见证着我们与女儿的青春岁月。      

       陈楚生最终夺得全国冠军,但后来因故被签约公司雪藏,渐渐寂寂无名。他并没有停下追求音乐梦想的脚步,但随后创作的歌曲都没有成名作《有没有人告诉你》知名。

       那时最喜欢陈楚生,现在依然喜欢,对他这种创作型歌手一直很欣赏。他的那首自己创作的《有没有人告诉你》好几年都高居当时手机彩铃音乐之首,现在听起来依然觉得很好听。

       苏醒当时在澳洲留学,专程回来参赛,带来很多国外的新鲜玩法,在舞台上自信满满,气质碾压众人,尤其一对酒窝令人无法抗拒,呼声最高,斩获亚军。

       成名后苏醒有一次在化妆间暴打情敌,人气顿失。但苏醒才气横溢,敢想敢说,2017年创作的一首《破亿》无情揭露了影视圈的乱象,针砭时弊,一针见血,得罪了不少人,甚至一度被禁。

       王栎鑫年纪最小,当时还是一个高中生,对他印象最深的就是蓬勃的活力和无所畏惧的勇气。小小年纪成家最早,当了两个孩子的爸爸却又离婚了,在《快乐再出发》节目中屡屡被其他弟兄玩梗,现在王栎鑫已经被磨炼得成功“脱敏”了。

       王栎鑫的作品不少,却没有特别知名的,但他的海豚音还是独具特色。     

       张远其实不记得了,但却记得当年有一个歌手激动得难以自已,在直播舞台上一把抢过当时主持人何炅的话筒,语无伦次地一再说“我哭了,我又哭了……”,何炅估计也没经历过这样状况,紧紧抓着话筒不松手,“笑果”满满,现在才知道那个选手就是22岁时的张远。这个梗也在节目中被弟兄们当素材即兴创作了一支旋律。

       张远后来与其他四人组成“至上励合”男团,以《棉花糖》知名;解散后单飞,一首《嘉宾》令他声名鹊起;前几年还尝试突破舒适圈,在以年轻人为主体的《创造101》节目中惊艳亮相,被同期的学员们尊称为“小叔叔”,不管最后结果如何,这份挑战自我的勇气还是令人钦佩。

        13人中年纪最大的王铮亮被暂时淘汰时我们三人还为此遗憾了很久,对这位需要参加突围赛才进入全国13强的老末也渐渐淡忘。直到2014年的春晚,一首《时间都去哪儿了》经王铮亮自弹自唱的深情演绎,一夜红遍全国,甚至我妈妈都打来越洋电话向我推荐,说听后很感动,唱出了他们的心声。

       王铮亮与彩虹合唱团的《再见》也很好听,其形像与在《快乐再出发》中的沧桑中年大叔迥然不同,有才华的人身上仿佛有光在闪耀,帅的一批。

       一直不喜欢看宫斗剧和宅斗剧,但有些剧里的歌曲还是很喜欢听,比如《雪落下的声音》,这次看了《欢乐再出发》,才知道这首歌曲居然是陆虎作曲和演唱的,而我对当年的陆虎已经没什么印象了,确实是个“糊咖”,歌红人却“糊”,陆虎深情、细腻有层次的演绎为这首歌增色不少。

       最后,必须放一首这6人在《欢迎来到蘑菇屋》最后的合唱曲:2007年巅峰之时的团歌《我最闪亮》的常德桃花源版。15年可以改变很多人和事,但对音乐的热爱和执着让他们依然风采卓然。

       《快乐再出发》这档节目,也许有些人看的是这些至死是少年的“糊咖”们接地气的普通人生活,也许有些人是重温、延续自己年轻时的追星岁月,也许有些人靠节目中6兄弟的自我接纳和乐观包容治愈自己……

        我却愿借此短暂回首一下自己的前半生中最值得庆幸的事。感谢神,无论在哪里,无论是生命旅程的哪个阶段,都有一票有温度、有态度、有深度,真诚仗义又豁达的朋友,就像节目中的6兄弟,无论顺境逆境,有你们在身后,真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