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出飞花

怕什么真理无穷,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胡适)
个人资料
正文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奇异恩典》——我的受洗见证

(2021-04-04 09:55:15) 下一个

      【题记】

       今日是复活节。

       七年前的今天,我受洗成为基督徒,得以行走在复活的新生命中;

       七年后的今天,寻找自己最初的感动,回顾自己的灵命成长,重翻当年的见证记录,是以为记。

     《启示录2:4-5》4然而,有一件事我要责备你,就是你把起初的爱心离弃了。5所以应当回想你是从哪里坠落的,并要悔改,行起初所行的事。你若不悔改,我就临到你那里,把你的灯台从原处挪去。

奇异恩典

4/20/2014(EASTER DAY)

       没到美国来之前,我在一个与推动科技发展密切相关的管理机构工作,在这样一个崇尚无神论和进化论的环境里,基督信仰似乎离我很遥远,神造世界、童女生子、耶稣复活都是无法想象的事,《圣经》对于我来说,似乎只是一部享誉世界、影响深远的神话文学作品,我感兴趣的也只是其中的故事和人物,而且看过后很快就忘记了。但我一直很向往教堂肃穆、庄严、敬虔、宁静的气氛,其中专业的乐队、唱诗班美妙的歌声、虔诚的教徒似乎都能将人带进一个不同于九曲红尘的世外桃源,让人的心灵得到净化和升华。

      到了美国,才开始正式接触基督教,起初只是心理上不排斥,对基督教有模糊的好感,因为基督教在世界各地都拥有众多的信徒,想必有其过人之处。我始终认为,人有信仰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儿,因为有信仰才会有踏实的信靠,有追求才会有充实的人生。我们的父辈为了他们当年的信仰,义无反顾地抛弃了在发达地区安逸舒适的生活,心甘情愿地扎根边疆,虽然当时条件极其艰苦,他们却甘之若饴,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当年的他们,年轻的脸上洋溢着发自内心的笑容,年老时却不得不品尝信仰破灭的苦果。那么基督教是值得追随的信仰吗?这种普世信仰能带来人生的改变吗?

       带着这种疑惑,我好奇地走进了教堂,每周都来参加主日崇拜,切身感受在教堂里的宁静祥和。一次又一次,在身边的基督徒身上,我看到了他们的虔诚和敬拜,洋溢在他们之中的平安、喜乐和信心感染了我,让我不由自主地愿意走近他们从他们身上,我学到了谦卑和感恩的功课。在如今的中国,谦卑这种品性已成为真正的奢侈品,人性的骄傲似乎比其他品性更容易根深蒂固地隐伏在人心,狂妄自大、自得自满的人随处可遇,随时可见,人们都认为凭借自己的实力和奋斗可以主宰人生,走自己的路。

       而在这里的基督教会,基督徒却总说自己是罪人,愿意顺服神,愿意悔改,愿意将自己的一切交托在神的手上。我想他们的心中一定有更高的标准,让他们心存敬畏,才会愿意在最高神面前低下头来,放弃自我,专心仰望;他们也愿意无私地帮助他人,不求回报,不为彰显,只为荣耀神的名。他们常常感谢神,感谢神造万物,感谢耶稣的救赎,感谢神垂听祷告,感谢神的引领,为一切事情感谢神的作为,遇到好事固然感谢神的恩典,碰到坏事也感谢神没有让事情变得更糟,同时还要感谢神的管教,因为从中经历了灵命的成长。这一切让我觉得,在他们日常的生活中,感恩已成为一个不可或缺的主题。这又是为什么?是什么样的神让他们愿意成为红尘浊世中洁身自好、特立独行的人?

       我开始寻求答案,一方面照旧去参加主日崇拜,询问基督徒的信仰经历,聆听福音讲座,阅读释经和讲道文集,特别是科学界和哲学界基督徒的见证,我很好奇,到底是什么让这些坚定的无神论者和唯物论者变成了福音的信服者和传播者,他们的信主见证让我对神有了更多的认知和认同,其中里程博士的《游子吟——永恒在召唤》给我的影响最大;

      另一方面我也潜下心来认真研读圣经,坚持参加查经班和生命成长班,从学习祷告开始,在传道的耐心带领下细细领悟圣经中的微言大义。期间我看了一本书叫《上帝给中国人的应许》(李美基、鮑博瑞、唐妙娟著,陈维德、曽仁美、鲍博瑞译),书中列举的大量文字实例告诉我们,圣经第一卷书《创世纪》中前十一章的种种神迹都被我们的先祖用古老的甲骨文记录了下来,黄皮肤黑眼珠的中国人也是从巴别塔走出的族群,炎黄子孙也来自于那位伟大的创造者,上帝的光芒也曾照耀在中华大地上,耶和华神不仅仅是以色列的神,还是世界之主,位于北京的天坛就是一个实证。这个发现拉近了我与神的距离,让我有了更为主动的热情去查考圣经,用心领会神的话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