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出飞花

怕什么真理无穷,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胡适)
个人资料
正文

最是那无意间的发现 恰似敲开了利未家宝藏的大门——写读经笔记《利未家的事儿》专题之缘由

(2021-02-20 19:33:42) 下一个

       当时正是信主受洗后的第三年,虽然也参加教会主日崇拜听证道,也参与教会事工有服事,也参加查经聚会做笔记,也自己读经灵修想问题,甚至把大卫· 鲍森牧师的《旧约纵览》、《新约纵览》的视频都收看了一遍,但基本上都是被动地接收信息,没有自己主动去研读圣经。每每自己读经,又常常陷入“冰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暂歇”的困境,《创世纪》的故事还蛮有意思,进了埃及就走不动了,字字句句都认得,却搞不懂到底在说什么?以色列人的历史与我又有什么关系?使徒保罗的十几封书信是什么意思?《启示录》要启示些什么?……

       当时对圣经只了解只言片语,认识很表面化,不仅没有养成天天读经的习惯,更没有耐心和毅力通读圣经。听说教会里有姐妹已将圣经通读过三四遍,除了惊叹、推崇外,还有些羞愧,觉得自己有些愧对“基督徒”的身份,身为所谓追随基督的人,却连有关基督的书都没有读过,实在太不“称职”了。但这个念头也是一晃而过,并没有付诸实际行动。

       感谢神,在一次偶然的机会,翻看《历代志上》的家谱,在利未的后裔中无意间发现了可拉和撒母耳这两个还算认识的圣经人物名字,呃,在我的模糊认知中,这云泥之别的俩人一个是旷野时期臭名昭著的大叛逆、大反派,一个是以先知和大祭司的身份膏立了以色列两任君王的“神人”,根本就是风牛马不相及,怎么会在同一个家族的家谱中?那撒母耳的父亲不是住在以法莲山地的以法莲人吗?撒母耳与利未家族能有什么关系?当时有这个疑问时,不仅连祭司和利未人的关系都傻傻分不清,甚至都没有想到以法莲支派的人根本不可能作大祭司。

       以前看圣经中的家谱,基本上都自动屏蔽,从来不曾仔细看过,发现了这个可疑的关系后,拿出从前在国内查账的耐心和严谨,把《历代志上6:16-30》利未家的家谱在EXCEL表格中仔细理了一遍,还真从可拉推演到了撒母耳。自己还是难以置信,又去教会询问了一轮,当时也没人给出肯定的答案。于是又将与利未、可拉、撒母耳有关经卷上的家谱都找出来,继续在EXCEL表上对照、推演,虽然有些人名音同字不同,但考虑到圣经的成书时间历经千年,多达四十余位作者和多种文字流传的情况,又是文士们的手抄本,译音不同,错漏难免,但可以确认撒母耳就是可拉的直系后裔!随后教会林传道也专门向我确认了这一关系。

       这无意中的发现勾起了我对读圣经的兴趣。可拉不是在旷野时期野心勃勃想叛变,整个家族都被上帝灭了吗?他怎会有后裔?而且是撒母耳这样的直系后裔?小时候看过的印度家庭伦理老片《流浪者》中,其中的大法官的说过一句台词印象实在太深刻:“好人的儿子一定是好人,贼的儿子一定是贼”,电影的结局是大法官的这套“血统论”彻底破产。那么在以色列的历史中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可拉这个“贼”的后代成为了“好人?”按照常理推断,如果先辈显赫,后代中出现个把叛逆之辈,很好理解,也许是家教缺失,也许是社会环境变化,也许是人性软弱……都有可能导致出现一两个不肖子孙;但一个已经被钉上了以色列历史耻辱柱、我自以为已经消弭在以色列历史长河中的可拉家族,后裔中突然出现了一个足以彪柄千古的重量级人物撒母耳,在当时的历史背景和社会环境下,除非是发生了奇迹,会是什么奇迹呢?

       在整理家谱的过程中,又发现利未这个祭司家族能人辈出,随便拿出一个人来都是国之重器,撒母耳自不必提,摩西、亚伦、米利暗三姐弟都是开创性的人物,亚伦的孙子非尼哈被神赐予“平安的约”,以斯拉重建了被掳后以色列人的信仰,历史地位足以与撒母耳比肩;就是反面人物可拉,亚伦的儿子拿达、亚比户,摩西的不肖孙约拿单、以利的坑爹逆子们、撒母耳的俩熊孩子也有很多的故事和教训;再细究下去,更发现利未家族在旧约历史中举足轻重,以色列的重大历史事件中,都有利未家族飘过。这样看来,利未家族的重要人物和重要事件就很有深入研究的必要,在我看来,撒母耳的逆袭就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

       自从为教会妇女团契“圣经中的女性”系列活动写了一篇读经笔记《我看<以斯帖记>的三个层次》并分享后,我发现自己很适合用写作的方式来学习圣经,通过梳理人物关系、回顾历史事件、找出内在联系、思考属灵含义,不仅让我可以潜心研读圣经,而且在归纳、整理相关信息时,体会到“参互成文,合而见义”的乐趣,因而有了更大的兴趣去了解人物关系,探求经文背后的意义。

       说干就干,拟了个题目《利未家的事儿》,理了几个人物提纲,翻查了经文,整理出素材,就从利未这个老祖宗开始,紧扣圣经,用以经解经的方式,写起了这个祭司家族的人物和事件。感谢主的巧妙安排和圣灵的光照,当年有两件事对我写这个专题有很大的帮助:

       其一,参加了教会高长老组织的一个读旧约群,每天读四章旧约,在群里报告进度、分享体会,群友们互相督促、互相鼓励,在当年11月末如期读完了旧约39卷经文,第一次对旧约内容有了一个整体的概念和大致的了解;

       其二,每周三参加了教会林传道带领的《申命记》查经班,因为查经的老年人居多,林传道还专门准备了查经提纲,讲解得比较详细。这是我跟着传道第一次完整地查完了一卷经文,以前查考的《创世纪》、《出埃及记》、《民数记》三卷经文都是跟着查了一部分就因事耽搁了,所以格外珍惜这次的查经机会。

       《申命记》是一卷承前启后的经卷,是摩西对旷野时期上帝颁下的律法、而以色列人多次悖逆经历和教训的重申与总结,读懂了这卷书,也就读懂了以色列人之前的历史渊源和之后的发展轨迹,更了解到利未家族的重要人物和事件,对我准备写的读经笔记大有帮助。于是像当年在学校里读书一样,查经前认真预习准备,查经时尽量记下笔记,查经后毫不耽搁,把当天的笔记结合预习的背景、人物介绍,再补充、完善相关内容和经文,将其整理,码成查经笔记,到2018年1月查完《申命记》的34章内容,我也完成了七万多字的查经笔记,写利未家的事儿也更加得心应手了。

       写这些读经笔记,本来就是有感而发,没什么压力,二月末开始码字,上半年只完成了两篇多,期间还抽空回了一趟国,带着父母在湖湘大地游山玩水。回来后,发现离写完还差得远,但又不想这事有了一个开头,却虎头蛇尾地草率收场,于是计划在剩下的时间里按照拟定的写作提纲全部完成。在写这个专题读经笔记的过程中,翻查圣经、准备素材耗时更多,这时候,平日里听道、灵修时日积月累记下来的圣经整理笔记就大有裨益,提供了多重的认识角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