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安游记

环球旅游的随记,北美,欧洲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归档
正文

老安游记《走马观花游列国》第十二篇:大不列颠自由行(之五)英国北部

(2022-01-12 09:46:02) 下一个

老安游记《走马观花游列国》第十二篇:大不列颠自由行(之五)英国北部

上一篇讲到,2017年7月21日,我们从英格兰的曼彻斯特出发,乘火车到达苏格兰爱丁堡威弗利火车站(Waverley Train Station)。住进预定的“命运学生宿舍”(Destiny Student Accommodation)。爱丁堡位于苏格兰东南部沿海,其地理位置,见下面图1中的第10点。

图1. 英国地图

苏格兰(Scotland),是英国的一部分,位于大不列颠岛的北部,占有全岛面积的三分之一。苏格兰大西洋环绕包围,东部滨临北海,西南滨临北海和爱尔兰海苏格兰的地理富于变化,从农村的低地到荒芜的高地,既有大都市也有无人居住的小岛。

地理上,苏格兰唯一在陆上接壤的邻居是英格兰。苏格兰可以分为两个明显不同的区域:北部和西部的苏格兰高地,南部和东部的苏格兰低地。高地地区地形多山,低地地区地形平缓,苏格兰的大多数人口居住于此,苏格兰以格子呢风笛乐和城堡建筑闻名于世。

行政上,苏格兰虽然在外交,军事,金融,宏观经济政策等事务,受到英国政府英国议会的管辖,但苏格兰对于内部拥有高度的自治权,在英国内部的规模仅次于英格兰。虽然格拉斯哥是苏格兰最大的都市,但首府爱丁堡却是苏格兰的政治中心。

历史上,苏格兰的正式记载启于公元一世纪罗马帝国的北方势力在不列颠省大为减弱,从安东尼长城退回到哈德良长城,导致今苏格兰西部和威尔士的地域,被骑士司各特(Scotia)家族所控制,从此该地域称为司各特之地,或简称苏格兰(Scotland)。

公元九至十一世纪,一个相对独立完整的苏格兰王国逐渐成形。在此之后数百年间,因为领土,宗教,政治等不同的原因,苏格兰与南面英格兰,西面爱尔兰,欧洲大陆的法国,北欧的挪威王国之间,有过错综复杂的联盟,婚姻和战争的关系。

公元十七至十八世纪,苏格兰王国最终与英格兰王国合并,形成现在联合王国的主要部分。历史上的苏格兰,有其独特的文化传统,强烈的民族意识。涌现出大批各界的杰出人物,对欧洲甚至世界近代史的发展,都有过相当重要的影响。

爱丁堡(Edinburgh),位于苏格兰东南海岸,是苏格兰首府和第二大城市。爱丁堡有着悠久的历史,许多历史名胜都完好地保存了下来,例如爱丁堡城堡荷里路德宫圣吉尔斯大教堂等。爱丁堡的旧城新城,一起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苏格兰国家博物馆国家图书馆国家美术馆等文化机构,都位于爱丁堡。在经济上,现在的爱丁堡,是伦敦以外英国最大的金融中心。在教育上,英国最古老的大学之一,爱丁堡大学坐落于此。爱丁堡已经成为仅次于伦敦的英国第二大旅游城市。

2017年7月22日,我与我儿早早地从“学生宿舍”出发,到市中心的威弗利桥,那里有许多苏格兰特色的城堡式建筑,比如下面几个图的商业大楼和大教堂。

图2. 爱丁堡市中心的商业大楼

图3. 爱丁堡市中心的商业大楼

图4. 爱丁堡市中心的大教堂

威尔逊公爵(Duke Wellington)的骑马像(左)和李文斯顿(Livingston)的站立像(右)。

图5. 威灵顿公爵的骑马像(左)和李文斯顿的站立像(右)

还有一个司各特纪念碑(Scott Monument),用以纪念苏格兰诗人瓦尔特-司各特爵士(Sir Walter Scott),纪念碑的中央是他的坐像,如下图所示。

图6. 瓦尔特-司各特纪念碑

沃尔特-司各特爵士(Sir Walter Scott, 1771-1832),18世纪末苏格兰著名历史作家及诗人。1783年,12岁的司各特进入爱丁堡大学。1805年第一部诗作《最后一个吟游诗人之歌》问世,1808年之后出版了一系列诗歌。司各特的诗充满浪漫的冒险故事,深受读者欢迎。

当时的诗人拜伦遮蔽了他的才华,司各特转向小说创作,从而开创了英国历史小说的先河,为英国文学提供了30多部巨著。司各特关于英国历史的小说有脍炙人口,情节浪漫复杂,语言流畅生动,影响了后世的许多优秀作家。

再走一会儿,我们看到了苏格兰哲学家休谟的纪念雕像。

图7. 苏格兰哲学家休谟的纪念雕像

大卫-休谟(David Hume,1711-1776),是苏格兰哲学家经济学家历史学家,他是苏格兰启蒙运动,以及西方哲学历史中最重要的人物之一。休谟的哲学受了到经验主义哲学家的影响,也受到一些法国作家的影响。

另外他还吸收了英格兰知识分子,艾萨克-牛顿法兰西斯-哈奇森亚当-斯密等人的理论。虽然现代人对于休谟的研究,聚焦在哲学思想上,但他最先成名是以历史学家出现的。他所著的《英格兰史》,是当时英格兰史学界的基础著作。

前面我们曾经说过:苏格兰以格子花呢风笛音乐而闻名于世。今天我们终于领略到了。在我们去爱丁堡城堡的路上,遇到了两个典型的苏格兰男人,他们都穿着花格呢裙。一个给人指路,一个演奏风笛。

图8. 苏格兰男人穿花格呢裙,一个给人指路(左),一个演奏风笛(右)

爱丁堡城堡(Edinburgh Castle),是苏格兰爱丁堡的重要象征。它坐落在爱丁堡市内的城堡岩顶上,十分显眼,从市中心的各角落都可看到。爱丁堡城堡海拔高度120米,从城堡上面可以俯瞰爱丁堡全城的景色。

爱丁堡城堡从公元12世纪到16世纪,一直都是苏格兰的皇家城堡,它见证了苏格兰的多次战争,17世纪起成为军事基地。城堡内的大多数建筑在16世纪的长期围城事件中被毁,只有少数建筑挺过这次围城。

爱丁堡城堡是爱丁堡的重要象征,目前对公众开放,其中一些建筑内部也允许游客参观。是苏格兰最受欢迎的旅游景点之一,每年迎接从世界各地前来的有120多万名游客。城堡内有几个军事博物馆,陈列各类实物,并记述了苏格兰,英国及欧洲的军事历史。

图9. 高耸在城堡岩上的爱丁堡城堡

上午10点,我们来到爱丁堡城堡,游人们已经排成长队(下图左),等候进入城堡的大门(下图右)。我们赶快跑去排队买票,我还在售票处买了一本中文书《爱丁堡城堡》。

图10. 爱丁堡城堡的入口大门

爱丁堡城堡大门的两旁,有两个“守卫武士”的雕塑,这两个人可不简单。右边的那个叫威廉-华莱士(William Wallace),左边的这个叫罗伯特-布鲁斯(Robert Bruce),两人都是苏格兰独立战争中的英雄。

图11. 爱丁堡城堡大门旁的两位 “守卫武士”

威廉-华莱士(William Wallace;1270年-1305),是一名苏格兰骑士,是苏格兰独立战争中的大英雄。1297年,他在斯特林桥战役中,击败英格兰军队,被指定为苏格兰护国公。1305年,他被英格兰人擒获,英王爱德华一世下令处死。电影《勇敢的心》主角就是他。

罗伯特-布鲁斯(Robert Bruce,1274-1329),也是苏格兰独立战争中的中的一个关键人物。在威廉-华莱士牺牲之后,他挑起了独立战争的大梁,带头反抗英格兰入侵,最后成为苏格兰国王罗伯特一世(Robert I,r.1306-1329)。

我们进入爱丁堡城堡之后一直下雨,我们早上匆匆忙忙的忘了带雨伞,也管不了许多了,继续跟着队伍参观。下面的两图是在城堡内参观的游客人群。

图12. 在爱丁堡城堡里参观的游客人群

图13. 在爱丁堡城堡里参观的游客人群

再下图是我儿在爱丁堡城堡上面的留影。

图14. 我儿在爱丁堡城堡上面的留影

在爱丁堡城堡上面的王冠广场上,有个庆典大厅,皇宫和“苏格兰之光”展览室。我们都参观了。苏格兰之光是指“王冠”,“权杖”和“护国宝剑”三件宝物。1818年,司各特获得允许,打开了封存多年的箱子,使苏格兰之光重见天日,他也因此名扬天下。

下图是爱丁堡城堡里的苏格兰王冠(左)和查理王子(右)的屏风画。

图15. 苏格兰王冠(左)和查理王子(右)的屏风画

从11世纪到16世纪,爱丁堡城堡上的皇宫都是王室的主要居所。但是从詹姆斯五世开始,王室更重视荷里路德宫(Palace of Holyroodhouse)。1566年,苏格兰玛丽女王舍弃舒适的荷里路德宫,选择在爱丁堡城堡的皇宫里分娩,生下了未来的国王詹姆斯。

小孩子出生刚14个月,父亲亨利就被谋杀,玛丽女王也被废黜,襁褓中的婴儿詹姆斯,加冕为苏格兰国王詹姆斯六世(James VI of Scotland, r.1567-1603)。后来他又当上了英格兰国王詹姆斯一世(James I,r.1603-1625),曾回来参加1617年登基50周年庆典。

在爱丁堡城堡里,除了“苏格兰之光”之外,另一件宝物是“命运之石”(Stone of Destiny),亦称“加冕石”,是历代苏格兰国王加冕时所坐的一块砂岩。几个世纪以来,苏格兰国王都坐在此石上举行加冕典礼,因此命运之石也成为苏格兰的国家象征之一。

图16. 苏格兰的 “命运之石”

1296年,英格兰国王爱德华一世(Edward I,r.1272-1307),将此石作为战利品,掳夺到英格兰,安置在西敏寺为英王加冕的宝座之下,象征英格兰苏格兰统一在英王的主权之下。在之后的许多年里,苏格兰多次要求拿回此石,但一直都未获结果。

1996年,英国政府终于决定将命运之石归还给苏格兰。在两“兰”的边境上,英国内政部苏格兰部的代表举行了一个交接仪式。从此之后,命运之石被带回爱丁堡城堡安放至今。

我们参观的那天是个雨天,到处灰蒙蒙的,下图是我从城堡上远眺市区时所拍摄的照片。

图17. 我从爱丁堡城堡上远眺爱丁堡市区

下图是我在爱丁堡城堡围墙前面的留影,再下图是我儿在爱丁堡城堡围墙前面的留影。

图18. 我在爱丁堡城堡围墙前面的留影

图19. 我儿在爱丁堡城堡围墙前面的留影

爱丁堡城堡里还有苏格兰皇宫,苏格兰国家战争纪念馆,皇家骑兵军团博物馆,皇家步兵军团博物馆,还有一个圣玛格丽特礼拜堂。这些我们都参观了。在那些军团博物馆的里面,我拍了很多照片,但都差不多,这里就不出示了。

两个小时后,大约中午12点,我们觉得差不多了,就离开了爱丁堡城堡。下图是我在爱丁堡城堡外面大街上的留影,再下图是人们仍然在排队准备进入城堡内参观。

图20. 我在爱丁堡城堡外面大街上的留影

图21. 爱丁堡城堡外面排队准备入内的人群

走着走着,我与我儿走散了,我看看地图,决定坐车(Hop-On-Hop-Off)去参观苏格兰国家博物馆(National Museum of Scotland),下图是苏格兰国家博物馆的入口。

图22. 爱丁堡的苏格兰国家博物馆入口

博物馆的入口大厅很有气派,三层楼高的天棚阳光明亮(左图)。连一个小小的仙鹤模型,都放在一个漂亮的小亭子里(右图)。

图23. 苏格兰国家博物馆的入口大厅

博物馆里有好几个展厅,下图是亚洲展厅里的中国佛像(左)和印度佛像(右)。

图24. 苏格兰国家博物馆里的中国佛像(左)和印度佛像(右)

下图是两位名人的大理石头像,(Charles MacLean,左)和(Joseph Hume,右)。

图25. 苏格兰国家博物馆里的名人大理石头像

在中国馆里,有一幅很有意思的书法屏风,展示着脍炙人口的“名言”:“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和平崛起”。旁边还有一个全身铠甲双手合十的武将(赵云?)。

图26. 苏格兰国家博物馆里的中国书法屏风和中国武将

我坐车沿着“皇家一英里大道”(Royal Mile Avenue),来到苏格兰的议会大厦(Scottish Parliament),于是就进到内部参观了一下。说实在话,看过伦敦的议会大厦之后,苏格兰的议会大厦无法相比。反正参观是免费的,坐下来喝杯咖啡也好。

图27. 爱丁堡的苏格兰议会大厦

喝咖啡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了照片上打印的日期不对。原来我在曼彻斯特给相机充电时,忘了重新设置日期,结果相机自己按照出厂年代,“自动”设置成2008。这个“傻瓜”相机,愚弄了我这个真正的“傻瓜”。对于读者可能的误导,“傻瓜”在此说声对不起了。

以后的照片才是正确的日期。

从议会大厦再往东走(坐车),不远就是女王美术馆(Queens Gallery)。我没有进去参观,只是在外面照了相。下图是女王美术馆的正面。

图28. 爱丁堡的女王美术馆

荷里路德宫(Palace of Holyroodhouse),前身是荷里路德修道院,位于苏格兰首府爱丁堡皇家一英里大道最东端。荷里路德宫是英国女王主要居停地之一,也是英国女王夏季在苏格兰临时居住的行宫,荷里路德宫里有一个苏格兰女王玛丽之家。

在荷里路德宫门前,我与我儿相遇了,各自诉说自己的经历。他去海边逛了一阵子。由于今天下雨,我们都弄得浑身湿透了。下面两图是我与我儿在荷里路德宫门前的留影。

图29. 我儿在爱丁堡的荷里路德宫门前留影纪念

图30. 我在爱丁堡的荷里路德宫门前留影纪念

苏格兰的女王玛丽一世(Mary I, Queen of Scotland,r. 1542-1567),在英国历史上很出名,是个传奇性的悲剧人物。她是苏格兰国王詹姆斯五世(James V, r.1513-1542)唯一幸存的婚生子女。父亲去世后,仅有六天大的玛丽继承了苏格兰王位。

图31. 苏格兰女王玛丽一世

她童年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法兰西度过的,苏格兰则由母后摄政。1558年,她嫁给了表弟法兰西王储弗朗索瓦。后来弗朗索瓦登上法兰西王位,称弗朗索瓦二世(Francis II,  r. 1559-1560),玛丽也一度成为法兰西王后,直至丈夫第二年去世。

寡居的玛丽于1561年返回苏格兰。四年后嫁给她的另一个表弟达恩利勋爵亨利-斯图亚特(Henry Stuart,Lord Darnley)。1567年的一场爆炸摧毁了他的住所,达恩利死于谋杀。博斯维尔伯爵詹姆斯-赫本(James Hepburn,Earl Bothwell),被认为策划了这一阴谋。

但他却获判无罪,并且迎娶了玛丽。当时爆发了起义反对这对夫妇,玛丽被囚禁在列文湖城堡。1567年,她被迫逊位给她与达恩利所生的儿子,一岁的詹姆斯。玛丽意欲夺回王位,失败后逃到南方英格兰,向其表姑英格兰女王伊丽莎白一世寻求保护。

玛丽曾一度声称伊丽莎白的王位应该属于自己,许多英格兰的天主教徒也视玛丽为英格兰的合法君主。伊丽莎白视她为威胁,把她囚禁在英格兰的城堡和庄园里。经过十八年半的监禁,玛丽被宣判曾经密谋暗杀伊丽莎白,1587年被斩首。这就是苏格兰玛丽的故事。

玛丽的儿子是第六个詹姆斯。苏格兰国王的名字重复率很高,连续六个詹姆斯,玛丽夹在最后的一个之前。之前有四个马尔科姆,三个亚历山大,三个唐纳德,三个罗伯特,两个邓肯,一个埃德加,一个玛格丽特,一个约翰。

好了,现在我们继续讲我们的活动。

我与我儿在荷里路德宫外商量了一阵,决定不进去参观了,转而去参观苏格兰国家美术馆(Scottish National Gallery)。在路上我们看到了两幅立式雕像,就把他们拍摄了下来,名字不太熟悉,与“Black Watch”有关。

图32. 爱丁堡的 Black Watch 雕像

苏格兰国家美术馆相当不错,有很多著名的雕塑和油画。下面的左图是司各特爵士的头像,右图是贝亚德将军的头像。

图33. 苏格兰美术馆里司各特爵士的头像(左)和贝亚德将军的头像(右)

下面左图是维纳斯(Venus)的立像,右图是坎贝尔姐妹(Campbell Sisters)的立像。

图34. 苏格兰美术馆里的维纳斯的立像(左)坎贝尔姐妹的立像(右)

苏格兰国家美术馆里还有一些著名的油画。下面的左图是伦布朗(Rambrandt)的自画像,右图是鲁本斯(Rubens)画的老人像。

图35. 苏格兰美术馆里的伦布朗自画像(左)和鲁本斯的老人像(右)

下图是鲁本斯画的《哈罗德的宴会》。

图36. 苏格兰美术馆里鲁本斯的油画《哈罗德的宴会》

再下图是鲁本斯画的《墨丘利手托小精灵上天》。

图37. 苏格兰美术馆里鲁本斯的油画《墨丘利手托小精灵上天》

结束了苏格兰国家美术馆的参观之后,我们回到“学生宿舍”。外面雨下得很大,不愿意出去吃,打电话叫来外卖,吃完就洗漱休息了,准备明天乘坐长途大巴返回伦敦。

2017年7月23日, 我们早早起床,退掉“学生宿舍”,在爱丁堡的长途汽车站(Bus Station)上车。10点出发。在一个中间服务站休息了一个小时吃午饭。我们今天吃的是美国人喜爱的(Fish & Chips)。下图是我儿在大巴前的留影,再下图是我在大巴前的留影。

图38. 我儿在爱丁堡去伦敦的大巴前留影

图39. 我在爱丁堡去伦敦的大巴前留影

大巴行驶十个小时,晚上9点到达伦敦的维多利亚长途汽车站,我们还住在原先的“巴克斯顿房间”.又续了两天,76.80 美元。长途跋涉一天下来很累,晚饭后洗个澡就休息了。

2017年7月24日,是我们自由安排的一天。我上一次在剑桥没玩够,决定再去玩一次。我儿不想去,想留在伦敦随便看一看,我自己就出发去剑桥了。详细的情况已经在前面的剑桥部分讲了,这里就不重复了。

2017年7月25日,是我们在英国的最后一天。清早起来退掉房间,7点到达长途汽车站,乘坐去机场的大巴,车票是预定的往返票。7点开车,9点到盖特威克机场。找到加航柜台托运行李,通过安检移民局和海关。然后到餐厅吃午饭,下图是机场餐厅“红狮子”。

图40. 伦敦盖特威克机场的餐厅“红狮子”

下图是我儿在准备登机,再下图是我在准备登机。

图41. 我儿在伦敦盖特威克机场准备登机

图42. 我在伦敦盖特威克机场准备登机

在伦敦机场(LGW)货币兑换处,我们把剩下的英镑换成美元,366 英镑 = 416 美元。格林威治时间中午12点,加航班机(AC 1935)在(LGW)起飞,飞行10小时,当天下午2点到达温哥华(YVR)。

下面的左图是伦敦盖特威克机场的货币兑换处,右图是飞机越过积雪的高山。

图43. 伦敦盖特威克机场的货币兑换处(左)和飞机越过积雪的高山(右)

到此为此,为期两周的“大不列颠自由行”,顺利安全地结束了,我的“不列颠情结”也得到了满足。

这次旅游的总消费金额,折合美元如下:两人往返机票1570美元,十三天住宿费800美元,当地交通与通讯600美元,购买书籍和礼品300美元,参观景点买门票300美元,再加上餐饮和零星花费,总计4400美元。

---------------------------------------------------------------------------------------

《走马观花游列国》… … 待续 … …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