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普京政权会垮吗?

(2022-09-18 16:49:28) 下一个

现在考虑一个后普京的俄罗斯可能听起来很棒。但事实上,这刚好是恰当的时机。如果我们只了解俄罗斯历史上的一个规律,它肯定是这个: 俄罗斯的政治变革总是发生得非常突然,快到甚至让参与其中的人都感到惊讶。

这些天我经常想起1904年的日俄战争。当时,沙皇的内政大臣维亚切斯拉夫·冯·普列夫 (Vyacheslav von Plehve) 大肆宣扬对日本进行“小而胜的战争”的必要性,以解决帝国内部的所有问题。

他当然没想到,仅仅一年之后,也正是由于这场规模不小、战果不小的战争,俄国爆发了第一次革命。沙皇被迫同意建立议会,并保证新闻和政党自由。

1917年1月底,当列宁在苏黎世对一群年轻的瑞士社会民主党人说这些著名的话时:"我这一代人将无法活着看到即将到来的革命的决定性战役。" 

他也没想到,这场革命会在六个星期后到来。我自己的年龄已足够大,还记得1991年8月的历史性日子。当时有一群人试图在莫斯科对戈尔巴乔夫发动政变。

那年月初,没有人预料到,那个旧的,但活生生的苏维埃政权会在这个八月份突然消失。短短三天内,这个统治体系崩溃了。这就是在俄罗斯发生变化的方式。总是来的那么突然,那么出人意料。

我们也必须为今天这样的快速崩溃做好心理准备。我国的政权,无论是沙皇、苏维埃还是普京,都因国内因素一再发动战争,就像当下的乌克兰战争。

而且,这些运动一次又一次地产生了与希望完全相反的效果。日俄战争以及19世纪的克里米亚战争和1979年对阿富汗的入侵都是如此。我相信,普京不会在他所谓的对乌克兰的政治闪电战中幸存下来。

严格来说,普京在2022年2月24日发动了两场战争:

一场是针对乌克兰,另一场是针对俄罗斯的独立媒体。即使对我来说,在从事了20多年的反对派工作之后,看到这块铁幕以如此之快的速度在我们眼前落下,也令人恐惧。

今年三月的一个早晨,我在莫斯科的公寓里醒来,突然间没有了推特,没有了脸书,没有了Moscow Echo广播电台和TV Rain。

大多数俄罗斯人现在还生活在由国家电台所创造的奥威尔式的现实中,从字面上看:战争就是和平,自由就是奴役,无知就是力量。即使是苏维埃时期的宣传也往往包含少量的真理痕迹,然后再被扭曲。

但在今天,甚至连这些真理的痕迹都找不到了。这就是为什么大多数俄罗斯人不知道他们的国家在乌克兰犯下了可怕的战争罪行。

尽管如此,我毫不怀疑普京政权将因这场战争而崩溃。问题在于,这一刻什么时候到来。

当它发生时,俄罗斯会发现自己处于一个让人想起1945年的德国。因为普京在极短的时间内摧毁了过去30年的经济成就,俄罗斯将一败涂地。

但是,我们不仅要在经济上彻底重建我们的国家。我们在20世纪90年代的民主实验之所以如此短暂,是因为俄罗斯从未有任何真正地去苏维埃化。

当下一次民主化的机会出现时,我们决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

我们不仅需要谴责普京主义,还需要一个彻底的道德更新,一个唤醒和承认过去的过程。

二战后和东德政权结束后的德国都是如此。时至今日,每个前东德公民都可以要求查看自己再斯塔西的档案。这些在俄罗斯都没有发生。

但在1990年代发生的第二个错误是西方对脆弱的俄罗斯民主的不情愿。仅举一例:

1991年12月,时任俄罗斯总统鲍里斯·叶利钦给北约秘书长曼弗雷德·沃尔纳(Manfred Wörner)写了一封信,正式提出俄罗斯加入北约的申请。他甚至都没有得到答案。直到1995年,克林顿政府才让俄罗斯知晓,它将考虑其在具备某些条件下能成为北约成员的申请。

鉴于俄罗斯正在发生的快速变化以及在那段时间被浪费的机会。这四年可以说是一个永恒的过程。

导致俄罗斯民主失败的一个重要因素是,与其他前华沙条约国家不同,我们从未有过真正意义上欧洲-大西洋一体化的前景。如果我们也拥有(这个机会),那将是改革的强大动力,就像现在的捷克、斯洛伐克、波兰或波罗的海国家一样。这种错误也不能重蹈覆辙。

当我们开始在普京统治的废墟上建立一个民主的俄罗斯时,双方都必须知道他们应该做什么。

我们俄罗斯人需要进行道德重启。西方将不得不按照马歇尔计划的规模向我们提供一切能想象的帮助。我们需要完全融入文明世界 --我们仍然属于这个世界。俄罗斯仍然是欧洲最大的国家。这就是为什么只有俄罗斯才能实现统一、自由与和平欧洲的梦想。

无论现在发生什么,我仍然相信它。

 

 

作者: Wladimir Kara-Mursa


关于作者

Vladimir Kara-Mursa,41岁。他是俄罗斯最重要的反对派人物之一。他曾担任政治家鲍里斯·涅姆佐夫(Boris Nemzow)的顾问,后者于2015年被暗杀。他本人于2015年和2017年两次在被下毒后幸存。他今年4月初在莫斯科被捕。他目前正因其政治言论而受审,面临十年监禁。这段文字是在Kara-Mursa被捕前不久与他会面后写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