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如果不是不喘气就会死,我相信很多人会连呼吸的权利也上缴

(2022-08-05 18:03:36) 下一个

看不见的恐惧正在弥漫开来

题记:如果我对一个人的死亡感到高兴,那一定是那个人严重伤害过我,如果不是这个原因的话,那我就是个人渣。

昨天的文章里,我和一位朋友的对话里有一句我说的话是:如果不是不喘气就会死,我相信很多人会连自己呼吸的权利也上缴。

以前写文章说到有些人上缴了自己思考的权利,十分痛心疾首,到安倍之死为止,我觉得不只是上缴了思考的权利,真的是到了只比死人多一口气的地步:只要允许活着,你让他干啥都行。

以上这几句话我描述了很多人的精神状态,今天的文章,就从人的精神状态开始入手吧。

我持续观察我们的社会,我们的民众很多年了,尤其最近几年写公号,有了更多的观察和总结的机会。

我这么多年观察人群有过几个重要节点,比如2001年的9.11事件,2002年的非典疫情,2019年至今的新冠疫情,2022年的俄乌之战,以及前天的安倍晋三遇刺等等。

9.11事件的时候我刚参加工作不久,对同事们、朋友们的欢呼记忆犹新,我痛斥了同事之后遭到了大家的冷遇,但我也根本不在乎,这之后的很多年里,中美关系、中国和世界的关系,一直都是起起伏伏,我看了太多的表演,经历了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尤其到我写公号为止,各种大跌眼镜的观点和做法都让我叹为观止。

我写9.11的时候有读者留言,说他就是那个“南方阿志”,他已经在社交媒体上为自己当年的做法公开道歉,除了他,我也曾经在多个论坛上见到过当年欢呼9.11的人为自己的言行道歉。

看到这样的道歉,总是一件让人感到欣慰和温暖的事情,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从2001年9.11到新冠爆发是18年,到安倍遇刺是21年,我似乎再也找不到当年那些感觉,那时候的网络论坛乱哄哄的,说啥的都有,不像现在这么整齐划一又干净,那时候观点不同也会开骂,但远不及现在这样杀气腾腾,动不动就想着“老子反手一个举报废了丫的!”,那时候的我们虽然也会争吵乃至约架,但在争吵之前,至少我们都给对方说话的机会——这是非常明显的一个对比,现在则是一看观点不同立即就视若仇寇。

除此之外,我觉得现在很多人似乎变愚蠢了,按理说我们都有了智能手机,能接收到的资讯更多,人应该更聪明才对,但事实上相反,我觉得智能手机成为反智利器,而且是最强大的反智利器,犹如我教会了一个孩子认字,但我只准许他看我的文章,那么这孩子长大后当然就以我的话为圭臬,所以,有知识有文化真的不代表一个人能明辨是非,能洞悉世界。

这些年来,民众的愚昧和残暴是成正比上升的,与此同时则是对自身社会诸多不公义事件的麻木不仁、视而不见越来越多,对世界其他国家的嘲弄和蔑视越发严重,极端民族主义的崛起已经严重影响到世界他国对我国的看法。

民众的认知如此迅速的下滑到人类价值观的底部乃至文明的对立面,这里面也有一些媒体的推波助澜,包括这几年的自媒体,因为它们比官媒更贴近普通人的生活,所以也更有感染力和说服力,这样的自媒体在把民众变愚蠢的道路上也做出了很多贡献。

比如我昨晚看到一个十万加的帖子,作者就是曾经狂舔拜登的那个老写手,用了漏洞百出的写法来证明对于安倍之死中国人有足够的理由狂欢,他说中国人对日本艺术家高桥和希的死为啥不狂欢?为啥安倍死了大家就这么开心?因为安倍是个政客,曾经参拜靖国神社,曾经做过编号为731的自卫队飞机……

这样的观点很有诱惑力,所以才能获得一千多个打赏,但是其中的逻辑漏洞也是显而易见的:9.11中死的几千人都是政客吗?新冠中死的那么多外国人,都是政客吗?9.11的时候我们做了什么?日本大地震的时候我们喊了什么?新冠时期喊“冠冠加油”、“小日本疫帆风顺”、“美国用死人做汉堡包”、“美国就快灭国了”、“恭喜欧洲重回黑死病”……又都是谁喊出来的?

我们看个截图,如下:你们觉得这样的文章阅读量和打赏量能有多少?怎么也得十万加的阅读量、七八百的打赏吧?还真不是——如果不是被删文,人家光“在看”也是十万加起步,至于打赏,你们自己看,如下:

就问你服不服?

眼红人家的打赏的同时也很生气,因为自己写不来这样的文章,同时也感到很绝望:这样胡说的文章能获得广泛的追捧,说明了什么?说明了蠢货多啊!

就像我上文举的那个例子,随随便便拿个死了艺术家的例子和死了政治家的例子做个概念偷换,立即就又收割了一大拨儿脑残,你说这样的族群能不让人绝望?

安倍是日本政治家,他首要考虑的肯定是自己的执政权,我昨天已经说了安倍在第一次执政时期上来就制订了亲华政策,导致很快被赶下台,等到他第二次再上台就以第一次的执政为经验教训,制订了反华政策,等到自己坐稳了位置之后又开始亲华……他参拜靖国神社和乘坐编号为731的飞机都伤害了中国人的感情,十分不该,但是我们要分得清政治作秀和真正的执政路线,只是我们的民众,那些为安倍之死欢呼的人,他们从来不看本质只看表象。

安倍作为日本首相当然是以日本利益为重,他反对武统台湾也正是因为站在日本利益的立场上,因为日本进口的资源80%都要经过台湾海峡,一旦我们武统成功,就等于捏住了日本的咽喉,也不要说安倍,换任何一个日本首相,你觉得他会怎样反应?这件事站在安倍的立场上和站在中国的立场上看当然就有截然不同的两个观点,所以安倍涉及台湾的观点,是出于日本的利益,并不是一定要和中国作对。

我们从安倍对华政策和活动也能看出这一端倪:安倍是8年来首次访华的日本首相,安倍参加了2017年的中日建交45周年纪念,次年又邀请总理访日,2019年修改出入境管理法案大大方便了中国人在日本的工作和定居,疫情期间也给了中国人和日本人一样的补助条款,等等,这些都是安倍亲近中国的具体表现,也是他在国内被骂做“媚华政客”的原因。

在全球范围内来说,受安倍之死影响最大的国家就是中国,这是那些狂欢者没有能力思考到的问题:

1、安倍之死必将导致日本政坛整体右转,今后哪个首相再敢制订亲华政策他首先要考虑自己能活多久。

2、安倍是日本政坛常青树,也是最大保守派系党魁,安倍之死将导致自己的派系四分五裂,而那些比安倍激进的人在安倍死后将无人能掌控这个局面,所以整个日本的政局整体右转已成定局,而日本右翼一直都对中国不怎么友好,这一点想必即使是那些狂欢者,他们应该也知道。

面对网络的不理智,连胡总编和一贯“正能”的大佬都看不下去了,纷纷下场灭火,如下:

我早说过,这些大V们,别看他们平日里语不惊人死不休,但其实他们对时局、对历史都有着远超多数网友的认识深度,现在他们都觉得过份了,形势之严重,可想而知,这也是我开头所说“看不见的恐惧正在蔓延”的原因。

9.11的时候可以说那时我们很多人还都很不理智,没有把握好仇恨和爱国之间的界限,那么事后当年很多人对自己当年言论的反省道歉则说明了那一代人的成长,这是极为可贵,极其罕见的文明意识的觉醒,到了“冠冠加油”和为人肉汉堡点赞,再到这次为安倍之死狂欢,你们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了反智时代的来临,这种反智不只是自甘愚蠢,而且以愚蠢为荣,以文明为耻,更多的人正沉浸到以站在人类文明对立面为己任的网络文化里。

被动愚蠢是智识上有不足,值得同情,但自甘愚蠢甚至主动追求愚蠢则是道德上的缺陷和人格上的污点。

 

 

 


作者: 肉做的铁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