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权力横行的国家不应算是文明国家

(2021-09-22 19:04:23) 下一个

在人类的文明史中,在驯化方面取得的进展是很不均衡的,对动物和人类普通成员的驯化已经取得了空前的成功并全面完成,对普通民众的驯化也早已走上了制度化的轨道,但是对统治者的驯化则进展缓慢。人类驯服了自然之后,更为紧迫的任务就是驯服人类自身。对统治者的驯化,只是在过去的一千年中才取得了一些实质性的进展,而在全球范围内产生普遍的效果,不过是近几十年的事情。

公元1215年,英国的一些地主共同联合起来,第一次把法律的项圈成功地套到了国王的颈上。在历史上的大多数时候和大多数地方,法律是统治者驯化百姓的武器,这一次,法律成了驯化统治者的武器。到了1688年,英国人通过发动光荣革命,对统治者的驯化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王位继承法》、《权利请愿书》、《人身保护法》等针对王权的法律,使得君王再也难以犯下作乱。

1787年,美国在独立战争之后,制定了人类史以来的第一部成文宪法,从而正式开辟了人类历史的宪政时代。宪法与以往任何法律的区别就在于它是限制统治者的专横权力的法律。在无宪政的社会中,法律通常是统治者束缚普通民众的工具,而对统治者自己则鲜有束缚力。历史证明,一般性的法律太容易被专横权力的野性所挣脱,故必须用特殊法律才能让野蛮的专横权力得到约束。这个法律便是宪法,其中的特殊材料,包括对人的基本权利和自由的规定和保护、对统治者与政府的权力范围的限制、纵向与横向的分权与制衡、司法de独立、违宪de审查、法律高于统治者意志法律理念等等。可以说,宪法的出现是人类文明的一个最重大的里程碑,因为它给人类所面临的最大课题,如何驯服统治者,提供了有效、可行的手段。

到了十九世纪二十年代,自二千多年之前的雅典直接民主之后,出现了第一波旨在确立自由民主政体的民主化浪潮,这样,人类在政治文明领域终于结出丰硕的果实。与宪政法治在西半球结伴而行,普选的确立和选举权的扩展彻底改变了传统的统治者产生机制,迫使统治者倾听民意,从而使这些精英出于对选票的顾虑很难不顾民意去驰骋其野性的权力意志。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的纽伦堡审判和东京审判是人类驯服统治者史上的一个重大转折点。把那些挣脱法律与伦理的羁绊,用专横的权力为非作恶的统治者,送交国际法庭进行审判,这在人类历史上还是头一次。这一“殷鉴”,是任何想步希特勒、墨索里尼和东条英机后尘的统治者们所不能熟视无睹的。

1948年联合国发表《世界人权宣言》,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超国家机构来给各国统治者的行动划上禁区,不仅拒绝让统治者进入个人享受自由与权利的领域,而且规定统治者有义务保护个人的这些自由和权利。是否承认并保护公民的基本权利,已被看作各国是否接受人类文明基本准则的一个重要尺度。民主宪政作为驯服政治统治者的最有效的制度手段,在二十世纪有了更大的发展,它们走出了西半球,在经历了三次民主化浪潮之后,在世界上的各个角落扎下根来。

直至今日人类的全部进化历史表明,人类既离不开统治者,又不能不驯化统治者。统治者对人类的必不可少,早在前人类的猿猴时期就已是命定的事实,一部人类政治史在一定程度上就是从“猴王”到人王的进化史。灵长动物学研究表明,现在像猴子、猩猩、狒狒、长臂猿等灵长动物都过着人类的祖先曾经过着的那种群居生活。大多数灵长动物的社会,是围绕着一个可以称为首领的统治者而组织起来的。如,猴子就是围绕着“猴王”来结群生活的,这样的首领通常至高无上。灵长动物社会的本质,就是在首领的暴力基础之上建立起来的,统治秩序的建立消除了自相残杀。人类社会中的政权,最初也可以追溯到那个作为“君王”的统治者身上。由于不必再把精力浪费在自相残杀上,整个群体就能致力于合作性事物,采集食物和保卫地盘。这样,也就迈开了走向有组织的社会生活的第一步。

然而,靠暴力建立起来的统治,不可避免地通过暴力来更迭,从猿猴社会到二十世纪的专制政权都历来如此。猴王权力的更迭即便是流血的,却不大可能是致命的,更不会残害无辜者。而人类社会中行专制暴政的统治者们不仅制造流血,而且使千万无辜的人沦为受害者乃至丧失生命,这种政权便取代了猛兽而成为人类生存的最大敌人。猿猴过专制生活是为了最大限度地获得生存机会,而现代的专制政权是要最大限度地剥夺人类的生存机会。如果不能成功地驯服,“人王”比“猴王”要野蛮得多。统治者的专横权力之所以可怕,正是因为他掌握的是整个国家的暴力机器,而且越是专横的统治者越是想取得对暴力机器的彻底控制。权力越专横,野性的成分就越多。

民主政治之所以能在二十世纪大行其道,就是因为迄今为止,它是人类所发现的驯服统治者的最有效的工具。在民主政治下,权力不仅应该分享,而且应当被用来尊重人的自由、尊严和价值,因而应该受到制衡。对领导人的驯化程度,也是衡量不同政体文明与否的尺度。一个民主政体就是统治者被彻底驯化的政体,从对统治者的成功驯化中受益的首先是普通的民众,因为他们不再遭受专横权力的涂炭。统治者们也同样从中受益莫大,在民主政治下,虽然要忍受舆论的挑剔和对手的责难,却不再会因为追逐权力而被竞争对手投入监狱或送上绞架,也无坐在火山口上之忧。在历史上,统治者们的身家性命从未比在民主政治下得到更有效的保障,所以从对统治者的驯化中受益的,应该说是全人类。

进入21世纪,有一点已经再清楚不过了:凡是专横的权力肆虐的地方,文明就势微,野蛮就当道,人民就遭殃。一个文明发达昌盛与否,表面上取决于经济的发展,实际上取决于对统治者的驯化,因为在不尊重个人的自由、生命与财产的地方不可能有长期繁荣的经济。也正因为此,专横权力横行的国家,不应算是文明的国家。

 

作者: 钱眼看人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sandstone2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hniu' 的评论 : 有道理。
sandstone2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福寿里' 的评论 : 感谢支持!
ahniu 回复 悄悄话 农业文明里,权力控制土地。权力越大,土地越多,越富有。
商业文明里,权力保护市场,权力越小,市场越大,越富有。
福寿里 回复 悄悄话 同意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