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均贫富的浪漫主义,不是僭越规则的理由

(2021-08-28 18:29:30) 下一个

人们仇富是因为贫富悬殊,所以就希望权力的介入来实现财富分配的平衡。这些人不会去想,资本家或者广泛意义上的富人的财富,如果被强制分配,合理吗? 难道仅仅因为他们的财富比其他人多,就处在道义劣势上了吗?难道一个人的财富越少,越具有道义优势吗?

接下来的问题是:一个人的财富多到什么程度就会被判定为万恶的资本家了?这种判定的根据是什么?以钱的多少去衡量一个人的道德水平、人格品质,这不是很荒谬吗?这不就是把游戏里的升级打怪那一套逆推到他们身上了吗:你积累了多少金币,就自动升级了;你积累了多少财富,就自动恶化成道德败坏之徒了。这种判断方式爽是爽了,但是未免是对人本身的侮辱,这分明是把人游戏化了。

这些人这所以这么想,往往是继承了一种思维定势:富人的剩余价值必然是带有剥削性的,因此他们的财富也必然是充满了原罪。 这种必然性判断,当然是很荒谬的。事实上,只要他们获得财富的手段是正当合法的,那么对他们进行任何道德上的谴责都是蛮不讲理,都是把人分成三六九等的一种意识形态迫害。不能因为你是穷人,你就占理,别人是富人,就活该被贬低。这种黑白分明、极端对立的粗暴判断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已经有前车之鉴了,我不再赘述。

我感兴趣的是,为什么仇富的风气总是生生不息?

其实很简单,人一旦处在生活不如别人而无力改变现实的情况下,就会生出一种平均主义的浪漫想象。 但这种所谓的平均,不是他们自我勉励,争取和富人的生活状态拉平,而是希望瓜分富人以取得生活质量上的平衡。 但是,事实上,这种平均主义即便真的实现,也不可能让人满意,甚至会招致更多的不满。因为每个人的财富积累都是不一样的,如果全面平均的话,这个平均数只会让最底层满意。对其他人来说都意味着被剥夺。 所以这种平均主义的浪漫幻想,虽然是集体幻想,但一旦落实到每个个体,他们不可能拥护这种平均主义的实现,毕竟每个人的利益期待都是不一样的。

而且如果这种集体幻想被落实的话,只会走向普遍的贫困。因为一个社会的发展,往往是鼓励人们发挥自己的创造力和主观能动性去创造各种价值,并且以财富的形式对其进行激励。如果这种激励模式没有了,甚至会对他们创造的价值进行平均分配,人们还有动力去创造和发展吗?

当然有人会强词夺理说,我们要分配的是那些-财富金字塔顶层的人的财富,如果他们不愿意,不就证明他们的觉悟不高吗?不就证明他们对金钱的贪婪吗?如果他们存着兼济天下的情怀,就会千金散尽回馈社会。

首先,如果你用道德理想主义去苛责别人,本身就是荒谬的。因为你这种苛责也是不道德的,你连自己都不能进行道德约束,有什么资格去对别人求全责备呢?

其次,如果要求每个人都一心为公,那么势必就会导致普遍的虚伪。因为从普遍的人性角度出发,每个人都是自利的,你强迫他们进行道德改造,只会越改越糟。

再者说了,如果拿富人不是“道德完人”来定性他们财富的剥削性质,更是荒诞不经的,因为当你试图把富人创造的价值也均分出去,难道这不是一种依靠强权的剥削吗?这种剥削的性质不是更为恶劣的吗? 道德的自我完善,永远不能被强制,强制本身就是不道德的。而且当把贫富悬殊的根源都归结到富人的道德、人格上的缺陷,那么永远都是在逃避真正问题的解决。 事实上,如果资本家或富人获取财富的手段是合法合理的,那么富人回馈社会,那是人家有情怀,如果人家不回馈,也是人家的自由,没有人有资格对其进行道德苛责。

当然,有人会说,哪个富人手上的钱是干净的?分了他们的钱,就是让他们赎罪。

且不说这种让别人赎罪的话语暴力有多傲慢,咱们退一步说,富人的钱的确是不干净的。但是这些人却因此往往模糊了问题的焦点:富人的钱既然是不干净的,那么他们何以积累了这么多?是谁纵然了他们不择手段的获取财富?他们利用了什么外在力量,使他们居然能不干净地挣了这么多钱?他们哪来的资源、哪来的机会搞出这么多财富? 你们不去思考深层原因,而只是把矛盾对准富人的不干净,这不是本末倒置吗?难道正确的追究方式,不是追究富人钱不干净还能挣这么多的原因嘛?

如果富人的钱是合理合法的,那么对其进行分配结果上的平等的苛求,难道不是耍无赖吗?

难道,不正是因为市场经济的改革,使得我们的生活条件突飞猛进吗?改革不就是要发挥每个人的创造力和能动性,不就是要激励人们创造财富实现生活质量的提高吗?凭什么人家赚得比你多,就有罪,你赚得少,道义就在你这边呢?没这个道理。 贫穷并不天然正义,真正的正义是对各种权利平等诉求的不懈追求,那些赚不干净财富的人,往往是利用了资源、机会的不平等才获得了如今的成就。你们应该追究的是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要知道,世界上永远无法实现真正的平等,永远都会有财富差别。我们能做得是,如何消除权利不平等所导致的贫富差别,而无法消除因为个人能力和机遇所导致的贫富差别。如果单单是追求分配结果上的平等,只会使权力的强制性在场合理化,但最终也无法合理、圆满的解决平均财富的问题,因为你们的这种幻想本身就是利益算计,但是每个人的利益算计都各有不同,怎么可能达到平均的理想状态呢?

 

作者: 隐秘之镜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