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任何个人与时代迎头相撞,都将粉身碎骨

(2021-06-29 19:12:01) 下一个

最近几年的中国经济,每年风都在变,尤其是房地产行业。大概也不过就是5年的时间,“货币化棚改”的叫嚣已经退缩到历史的角落里面,盯着那些三四五六线城市永远卖不掉的房子,变为阵阵阴恻恻的笑声。
 
去年下半年,国家出台地产行业监管的三条红线,叠加金融行业的两条红线,造富运动一个个破灭;曾经的一张张图纸走天遍下,如今个个争当劳模。

彼时,人们对李嘉诚投来歆羡的目光。因为老李一不蒙眼,二不狂奔;老李凭着“自有资金”和“商业租赁”两大利器纵横香江,自然也引来无数内地企业家趋之若鹜;甚至这包括了内地民众。 从这个意义上讲,李嘉诚在那些年多少还充当了一段时间的内地公知,什么“发上等愿,结中等缘,享下等福”之类,也算是开启了一波民智。终归,人们看到的是李嘉诚的赚钱模式,两个字足以概括:收租。
 
直到2021年,一个词语被互联网青年们发明出来,它叫做:——躺平。 人们忽然发现,收租这个市场的风,也开始有点不对劲了。

事实上早在很早之前,就已经有人发现,风在变。这个人就叫潘石屹。 

掘金海南

从某种意义上讲,潘石屹就是中国版的李嘉诚,因为他的赚钱模式与李嘉诚非常相似。 中国企业家之所以幸运,就在于,一河之隔的香港,和自己同文同种,总能找到比自己早发迹了几十年的成功案例,供自己copy的模板——更重要的是,这些“模板”大多数都还活着,运气好还可以去跟他们聊聊。

1987年,潘石屹从廊坊石油部管道局做了三年公务员,随后辞职。当时的李嘉诚在香港早已经完成了第一桶金的积累,而且房子越建越顺,越建越多,从北角到沙田,从红磡到天水围……

李嘉诚的第一桶金来自20世纪60年代的长江塑胶花厂。但是,李嘉诚赚到第一桶金之后,便遇上了70年代石油危机,以及随之而来恐怖的全球性滞胀;1973年香港故事崩盘,无数人倾家荡产;随后,由于能源短缺,港英政府被迫于1974年实施了“灯火管制”…… 正是有了对那次危机肆虐的警惕,李嘉诚几乎从来不用银行的钱,做任何事都是用自有资金。如果没有70年代的滞胀以及随之而来的加息,港资房企恐怕也极有可能走向高负债高杠杆高周转的模式上去。
 
但是港资房企毕竟没有。在这个节点上,香港与内地房地产行业的模式,走出了两条不同路子。
 
1. “三高模式”——高杠杆高负债高周转,主打企业是2017年港股市场上的地产三剑客。

2. “自有模式”——用自己的资金买地盖房子,主打企业恐怕就是潘石屹的SOHO了。

毫无疑问,潘石屹的第一桶金来自对海南房地产泡沫的投机。 按照现在人的讲法,潘石屹在那场泡沫中成功“逃顶”,正是因为当时看了1992年海口市规划局流出的一组数据——当时海口市人口总数30万,而人均住房面积已经高达50平米。
 
真相是否如此不得而知,毕竟彼时港藉“爱国”企业家几乎已经悉数到内地投资,并且主打的地域就是广东广西、福建海南。这些活跃在地产界的大佬们喝个茶、吹个水,何时进场、何时走,确认个眼神,就明白了。 所以,那次海南泡沫被割的,说到底还是韭菜。大佬吃饭,你就是大佬的饭。

急流勇退

拿到人生第一桶金的潘石屹回到北京,当时在地产圈已经小有名气,遇见了他生命中的真命龙女——张欣。 这位英国剑桥大学发展经济学硕士,毕业后进入国际投行高盛和旅行家集团工作的华尔街女金融家,与潘石屹一见钟情;只谈了4天恋爱就以闪电般的速度结婚。 在张欣的帮助下,潘石屹脱离万通,自立门户,夫妻合伙创办红石实业。这就是后来的SOHO中国。 夫妻搭配,干活不累,这家公司迅速做成了中国第一代地产巨头。在SOHO中国,张欣负责建筑艺术、空间设计;潘石屹则负责商业和处理政府关系。
 
千禧年之后,SOHO中国在商业地产领域完全是“前卫、现代、高大上”的代名词。银河SOHO、望京SOHO,张欣把关下的建筑成了北京上海的典型地标,并在国际上屡获大奖。 SOHO中国之所以牛,离不开潘石屹的人脉和经验,但张欣的美学与艺术创造力更加功不可没。 SOHO中国虽然在建筑艺术上鹤立鸡群;在商业上也是非常牛逼的,SOHO把旗下的写字楼像卖住宅一样散卖出去,创造了惊人的利润。
 
2007年SOHO中国赴港上市,“中国最大甲级写字楼开发商”创下“亚洲最大商业地产IPO”,一时风光无两。 2012年对于SOHO中国来讲是高光的一年。那年业内销售额最高的万科营收破千亿,净利润为125.5亿元;同一年,SOHO中国营收只有161.43亿元,净利润却高达105.85亿元。 同样也就是这个2012年,潘石屹做了一个惊人的决定:不卖房了。这一年是电影里面预测的世界末日之年。然而世界末日没有来,伦敦第三次举办奥运会,奥巴马继任美国总统。

那么问题来了:不卖房,那吃什么?答:当包租公。 2012年,SOHO中国宣布从销售向自持物业转型,将战略重点放在租赁业务。截至这一刻,潘石屹仍然沿着他的“香港模板”——李嘉诚的思路,经营自己的房地产事业。
 
但是后面发生的事情有点令人看不懂:
 
当包租公第二年,潘石屹把上海静安广场和海伦广场的地产卖给了金融街控股:这只是个开始。 此后6年间,SOHO中国累计出售资产超过370亿元。巅峰时刻的2017年,SOHO中国曾在10天之内卖出了上海虹口SOHO等3个项目。2019年,更要打包出售总价值80亿美元的“八大金刚”。 地卖得差不多了,潘石屹开始“卖公司”。刚刚过去的周三,SOHO中国完成了创立以来最大的资本交易——黑石以30.5亿美元收购SOHO中国91%的股份。潘石屹夫妇一次性套现142.8亿港元,只保留9%的股份。 

城头变幻

至此,望京SOHO仍在北京高高耸立,向往来膜拜者讲述着京城的风水故事,然而它的主人已经不再是潘石屹——城头变幻大王旗。 放弃了“卖房”模式转而经营“租房”生意的SOHO中国,业务开始“一泻千里”。
 
2013年,SOHO中国的营收为146亿元,到2018年已经萎缩到17.21亿元,不足巅峰时刻2012年的八分之一。 2018当年的净利润仅为17.21亿元——然而就这,还有大部分是靠出卖资产而来。公司的租金回报率只有3%,不及银行贷款利息,核心业务是亏损的。到2020年,SOHO中国的净利润仅剩5.4亿元...... SOHO中国这一路低走的原因,不难理解。
 
中国经济的巨轮驶过“刘易斯拐点”,经济增长速度逐年放缓,而各大城市核心地段的租售比涨不动了。 这个时候,对于房地产市场而言,寻找周围的高附加值与高ARPU值生意,是大势所趋。物业是其中之一。即便是商业地产,也开始在精细化管理的逻辑上下功夫。事实上,此时的房地产行业已经短兵相接了。 但潘石屹,也许并不想继续参与这场红海搏斗——他求的是功成身退。

2012年之后,主流房地产市场逐渐开始陷入了“三高模式”——无论是建房者还是买房者,都如过江之鲫,投身于一场史无前例的“超级加杠杆”的游戏之中。 底层逻辑是很简单的,全球所有国家都在大放水,利率贴地爬行,没有什么比借钱卖房子更划算的生意,没有什么比借钱买房子更靠谱的投资。 于是就这样,中国的房地产市场,终于在买卖双高的模式蒙眼狂奔了五六年之后,终于长成了金融体系末端最肥大的一颗肿瘤——就在前不久,央行多位高管集体发声,房地产是中国经济最大的灰犀牛......
 
2017年房住不炒;2020年三条红线;到2021年先是各地严查经营贷入市,又有深圳市七部委联合重拳打击炒房机构“深房理”一剑封喉…… “三高卖房”模式证伪了,那么租赁模式呢?从“房住不炒”以来,租赁模式成了新的政治正确,于是开始了一轮轮的蒙眼狂奔……直到近期蛋壳爆雷,算是给这场隐蔽的闹剧画上了终止符。 当下2021年盛夏之际,房地产这个市场的风,却已经越来越凛冽,寒意透骨。 

时代潮落

2015年,李嘉诚的长和资本帝国完成了世人瞩目的“世纪大迁册”,并将实际控制人切换为他的长子李泽钜——自己退居幕后做“太上皇”。人们将其比作李嘉诚的敦刻尔克。3年后,2018年,李嘉诚正式退休。

事实上,早在这之前10年,潘石屹就不动声色完成了自己的敦刻尔克。2005年,潘石屹通过境外换股操作,将自己手上的SOHO中国股份转移到他的妻子张欣手中。对于这位身为华尔街精英,但对建筑艺术有着极致追求的妻子,潘石屹可谓爱得深沉。
 
这倒是让我想起了描述诸葛亮的一句诗:身未升腾思退步,功成应忆去时言。
 
回看潘石屹这十年来的操作,其实并不是模式的转型,而是以一种极其稳健的步伐,退出房地产市场。当然,这十年间,其他地产大佬也在退,尽管步态不同,心志各异——有的去造车,有的当劳模,有的去搞环保,有的去当人民公仆……

有人说潘石屹这次卖给黑石,又是一次成功的逃顶,堪比早年间在海南的落袋为安。在我看来,早年在海南的经历,无非使老潘坚信一个古老的道理:是泡沫,迟早会破裂。

但是,放在当下,这句话是苍白的。也许对于潘石屹内心深处而言,更深层的忧虑,恐怕是另一句话:任何个人与时代迎头相撞,都将粉身碎骨。

 

 

作者: 一凡人才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