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专制社会下的奴才百态

(2021-04-26 19:57:20) 下一个

甲午战争后,清朝定国公载泽到日本造访,询问日本为何能打败人才济济、强大的中国。首相伊藤博文对载泽说:贵国并非没有人才,然而贵国乃专制之地,不管天才、地才,一遇专制,俱为奴才!此乃贵国愚昧落后不能强盛的根源。也是我们战胜你们的原因!”

在专制统治下的社会,三教九流、七十二行,上自皇帝,下至庶民,熙熙攘攘,归纳起来,勿非三种人,那就是:主子、奴隶和奴才。皇帝仅凭自己一人不能控制所有的奴隶,这就产生了对奴才的需求,而大量的奴才是从奴隶阶级中提拔起来的。

梁启超

梁启超把奴隶分为两类,一类是身奴,另一类心奴。身奴就是普通的、或被迫的奴隶;心奴就是心甘情愿的、自动献身的奴隶,心奴又被称为奴才。奴才,奴隶中有才能者也。

身奴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心奴。财产被劫掠时,他说还有自由;自由被剥夺时,他说还有生命;生命被扼杀时,他还谢主隆恩。即使眼前一无是处,他也能找到赞美的一万个理由。他认为麻木是幸福之本,媚骨是升迁之道,崇高是痛苦之源,正直是怪异之举。

主子和奴隶是绝对的,而奴才是相对的。奴才在主子面前是奴才,在奴隶面前又摆出主子相。奴隶还有自己的灵魂,奴才连灵魂都出卖了。奴隶一旦做了主子,对奴隶也许还有恻隐之心;奴才一旦做了主子,对奴隶比原来的主子还厉害。

梁启超认为,奴隶性在中国社会各阶层中普通存在,民对官,下级对上级同样自居于奴隶。更可悲的是虽日日为奴而不觉其苦,反觉其乐。甚至有人见他人不奴隶反而嘲笑之。奴隶性的恶劣影响、严重危害表现为:

一是它使人养成严重的依附性和依赖性。如群盲借行,甲扶乙肩,乙牵丙袂。这种依附人格造成独立人格的泯灭,又势必使人丧失自尊、自信、自强的精神。

二是由于人们既是上一级的奴隶,又是下一级的主子,这就造成双重人格,由此又养成虚伪、巧滑、媚上骄下等恶德。

三是它使人“奴颜妾面”,丧失人格尊严,自轻自贱,自甘卑屈。

四是它使人缺乏国家观念、群体意识,使人无政治热情、无责任感,对公共事实冷漠。他们认为自己与国家没有丝毫关系,也不知道国家为何物,也不管国家谁做主人。

五是它造成一种安分、顺从、偷安、苟活的顺民性格。显然,这种奴隶性不仅是传播民主思想的大敌,也是振奋民族精神、增进民德的严重障碍。中国数千年的腐败,其祸极于今日,根本原因皆来自于奴隶性,不除此性,中国万不能立于世界万国之间。

鲁迅说:做奴隶虽然不幸,但并不可怕,因为知道挣扎,毕竟还有挣脱的希望;若是从奴隶生活中寻出“美”来,赞叹、陶醉,就是万劫不复的奴才了!

林语堂说:“中国就有这么一群奇怪的人,本身是最底阶层,利益每天都在被损害,却具有统治阶级的意识。在动物世界里找这么弱智的东西都几乎不可能。”

这是对心奴最准确的描述,也有人怀疑这并不是林语堂说的,但不管是谁说的,专制社会确实有一大群这样的人。

 

 


作者: 江淳散文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