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摆脱愚昧,是消除专制的唯一途径

(2021-04-14 19:25:30) 下一个

生活中曾看见过类似这样奇幻的人文景象:他们满脸荣光、陈词激昂地描述一些历史高光朝代的丰功伟绩:“看我大秦一统六合,横扫八方”;“看我大汉勇退匈奴,卫国安邦”;“看我大唐盛世天下,锦绣未央”;“看我蒙古帝国威震四海,万国归一”;“看我康乾盛世,举世无双”......

但冷静一下后,便会陷入了更深的思考,这些人从根本上没有把历史当作在时间长河里发生的一些事迹片段并去反思与内省,而是把一些所谓的能体现民族丰功伟绩的历史事迹或景象作为了一个给自己脸上贴金的资本,想去沾这个面子的光。这个虚无缥缈的面子,归根结底又从何而来呢?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头上的天,脚下的地,目光所及之处均是君王所属。这些君王所谓的威风与功绩又与谁?

1

愚昧是产生专制的唯一土壤

19世纪德国哲学家黑格尔曾经这样的评价中国:“中国的历史从本质上看是没有历史的,它只是君主覆灭的一再重复而已,任何进步都不可能从中产生……中国人主体未达到人格状态,最易于培植专制主义,只有奴隶与主人的关系;长期以来,宗教、道德、法律连在一起制造‘恐惧’,人或是生活在恐惧中,或是用恐惧来统治人。以‘恐惧’为主要范畴的专制主义,紧闭了人的意志与思维。”

历史上的王朝不停地循环,只不过是走了一个统治者,又上来一个统治者,老百姓与君王的地位关系从未改变过。这几千年来的华夏王朝换汤不换药的循环统治史,加上一些为统治阶级说话的传统道德学说,两者混杂凝结出来思维定势就如同看不见的“紧箍咒”套在每一个平头老百姓脑袋上。平头百姓们长期生活在皇权统治带来的恐惧氛围中的同时,思想又被强加浸淫在这种荒诞守旧、逆来顺受的民族文化糟粕的环境中,最终就慢慢地被这“紧箍咒”驯服并与它融为一体。

最后的结果就是,愈发愚昧的他们不仅意识不到自己长期处于一个被换了又换的皇权统治者们所循环奴役的状态之中,并变本加厉地演变成另一种近乎变态的思维和现象:身为底层、被强权统治的庶民却有着皇权统治阶级思想,并极力替统治阶级辩护与说话,无法改变现状,那就成为现状。

法国启蒙时代的精神领袖与导师伏尔泰曾说过这样一句话:“愚昧是产生专制的唯一土壤”。确实,有什么愚昧的主流文化土壤,就有什么样的人民;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治制度;有什么样的政治制度,就有什么样的国。

2

愚昧的发泄式“爱国”

好不容易熬到了最后的清王朝结束,走进了新的时代。人们刚迈开第一步,却发现这几千年专制禁锢文化留下来的封建思想遗毒仍在体内长驱不散,还是不敢直着腰走路。

清朝统治阶级强加于百姓的男子留辫、女子包脚的习俗,形式上虽消失了,但是辫子的“幽灵”依旧高悬于人们的思想潜意识之中。裹的小脚从脚部转移到了头部,让人分不清是非对错。这种病态而愚昧的封建统治者思想,依旧或多或少地遗留于很多中国人的思维中,他们却浑然不知且自得其乐。

历史上平民祖先长期被统治阶级打压、支配、压榨,清末又被外国列强给欺负,所以有很多人一听到一些对于自己国家浮夸虚伪的赞扬、认同、吹捧、褒奖的话时,不论是国内的还是国外的,就立马乐呵的满面圣光、如沐春风。如同陷于脑中的封建遗毒“紧箍咒”终于被摘除了一样轻松愉快,却根本意识不到自己这“紧箍咒”就从未摘下来过。甚至从来没有,连“紧箍咒”的存在都没意识到过。

他们对于这些夸张赞美与虚伪褒奖的接受程度极高,管你赞美的是啥、怎么赞美、为什么赞美、赞美的对不对,他们统统不管。只要是好听入耳,或能让自己脆弱娇贵的民族自尊心抬一下头,或能为自己脸上多贴一层金,或能狠狠地替自己出口恶气,哪怕是精神上的,就完全足够了。他们越享受这些虚伪浮夸又好听的话,头上的“紧箍咒”就越紧。

3

摆脱愚昧,切勿以现代角度看历史

当下一些历史剧、宫廷剧将历史上的帝王将相翻来覆去拍了又拍,各种以现代人的视角去戏说、胡说古代人物与事迹,故就会产生一些宫廷朝堂之上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戏谑桥段,说穿了就是打着古代历史剧的外皮的现代官场或职场剧。

更令人担忧的是有些历史剧甚至荒诞地将统治阶级的思想给美好化、合理化,帝王们忧国忧民,爱民如子,为了江山父老殚精竭虑,同时自己后宫佳丽三千,饭桌上山珍海味,皇城外的老百姓为蝇头小利争得头破血流却报官无门……

这种历史剧中看不到统治阶级与平民百姓生活对比下的荒诞感,而看到的是一股被渲染过后对帝王和统治阶级权贵们的日常生活、饮食起居、指点江山的合理感与正常感,显得当时的一切都理所应当,本该如此。

人们从这类历史剧中得不到应有的民族反思和内省,相反得到更多的是一种对于历史中荒谬而残酷的现实的一种接受和应许,有的甚至是对于帝王家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美好生活产生了羡慕与愿景。

苏格拉底曾说过,未经省察的人生没有意义。而苏格拉底又是以反省自己,追逐智慧的一生而令世人所敬佩。他要么在摆脱愚昧的路上,要么就在获得智慧的路上。希望世界上每一个个体能像苏格拉底一样,通过反省自身,去摆脱愚昧,去获得智慧。


作者: 任见文学艺术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