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道的魅力

道成了肉身,丰丰满满地有恩典,有真理,魅力四射,令我折服
正文

7. 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

(2021-10-16 19:40:52) 下一个

7.  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

 

我们十分清楚地知道,我们所做的不过是大海里的一滴水,只是假如少了这一滴水,大海就有所失去。

— 特雷莎修女

 

什么是使人和睦?那是神向着罪恶世界的怜悯。使人和睦包含在神的慈爱里。

欢喜快乐

人若因我辱骂你们,逼迫你们,捏造各样坏话毁谤你们,你们就有福了!应当欢喜快乐,因为你们在天上的赏赐是大的。在你们以前的先知,人也是这样逼迫他们。

— 马太福音5:11-12

默想使人和睦的意思,我就想起在莫桑比克南部,我们儿童村那一带的政府官员找我们麻烦的那些日子。

从1996到1997年,我们在莫桑比克南部受到的逼迫达到顶点。政府发布了七项诋毁我们的谎言,以各种罪名诬陷我们。其中只有一条是真实的:我们在受了污染的脏水里为人施浸,那是因为我们没有城市用水。

政府以为我们在搞叛乱,企图推翻他们。受到南非白人甚至美国人的煽动,那时的确有许多反对这个新政权的势力,所以他们的忧虑也可以想像。当地政府,甚至还有地方教会,要求我们只在那些有受教育的孩子中间工作,而不要管这些小土匪和小盗贼。他们说我们这些孩子将来不会有什么前途。

一天,政府的人突然闯来,命令我们四十八小时之内全部离开儿童中心。在那个似乎无望的处境里,我只有看着孩子们。当时我们很贫穷,每一天都要迫切祷告祈求神迹发生,好喂养这三百二十个孩子。我就告诉孩子们祷告,赦免,尽力与政府人员和睦。

我们那时候的资源很少,仅有的几位同工也已经筋疲力竭。我们进了那间空空的库房,在那里站着祷告,敬拜。每天晚上,政府人员都要来,把我们仅有的一点食物拿走。由于逼迫和各种困难,同工的人数就更减少。

有一天,我们基本上一无所有了,在库房里只有番茄酱和茶包。我在想,“把这些东西怎么办?也许把番茄酱涂抹在棍子上,孩子们可以舔上面的酱,至少让他们的肚子不至于全空着。”

主带领着我们敬拜。那时候在夜间,自动枪响声震天,我们很难睡觉。与这几百个孩子一起,我们处于绝境。

我走进库房。有几个人相信神是神,我就拉着他们一起敬拜,不管处境有多艰难。在神的同在里,我无力到了极点,说“神啊,我爱你。”我一直敬拜,直到我不再看见空的库房。我持续敬拜神,直到一切的需要变得黯然失色。我脑子里能够想到的就是,为了爱的缘故把生命摆上,这是何等特权!数小时的敬拜之后,我关上库房的门,里面看不见任何食物。

几个小时以后,一辆大卡车开来。来这里必须经过一段泥土路,路面布满大坑,坑里都是泥水。我们这里距离城市有二十七公里,卡车还不是四轮驱动的,真不知道它是怎么开过来的。车上的人问我是不是艾达妈妈,我回答说是。他们的话令我惊奇,说,一卡车的食物都是给我的。

车上装满了玉米粉,大米,豆子,还有糖,他们已经开始搬运了。荣耀归给羔羊!我全然不知他们是谁,从哪里来。他们是莫桑比克人,但那是我唯一一次看见他们,以后他们再也没来过,他们似乎是化装的天使。神为我们做了一件极美的事。我们的孩子们开始唱歌跳舞,感谢神的供应!

当你处在逼迫当中,你能最真实地得到祝福,你在天上的赏赐是大的。在争战里你选择平安,你就真要得到祝福。

对那些挑衅我们、跟我们作对的人,我们讲和平,这是我们的选择。在缺乏和困境里,如果你能站立得稳,敬拜,爱主你的神,你就不可能失败,因为耶稣是得胜的主。即使我们为祂的缘故丢下性命,祂还是得胜的王,我们也因此而得胜。

为性命出走

有一次,我们必须在夜间离开,免得我们都被杀。那时只有两部卡车,一部名叫拉撒路,因为每次用到它的时候,都要为它祷告,使它起死回生。

由于他们颁布了对我的死刑判决,凌晨两点时,罗兰和我带上我们的两个孩子以利沙和克莉丝塔林,也把年龄小的孩子,尽可能多地塞进两部卡车,在黑夜里驶向我们在马普托的小办公室。我们的两位宣教英雄,就是来自英国的拉结和澳洲的阿里森这两位圣徒,在整个过程里迫切祷告,求神保守我们平安。他们的祷告太重要了。

那时我的祷告就是“神啊,求你一定照看他们,因为我真不知道能做什么,到哪去。”我们都向迫害我们的人讲平安的话,也求主教导他们要爱其他的人。

政府的人第二天早晨到了,威胁那些留在儿童中心的孩子,又命令孩子们停止敬拜,但是他们抗拒这命令,继续敬拜,跳舞,歌唱,为一切感谢耶稣。

那些信奉无神论的政府人员被激怒了,他们用一切恶毒的话谩骂我们,还扔石头打他们,尖叫着,“你们都听着,如果你们要吃的,现在就得闭嘴!不许你们再敬拜上帝。如果你们继续敬拜,就统统饿死。不再敬拜的话,我们就愿意接管这个中心。上帝根本就不存在。你们要是继续读圣经,继续祷告,就饿死你们。”

永远感谢

孩子们看看他们,唱得越发大声,没有一个离开的。政府人员极其恼怒,不过他们换了个办法,要孩子们留在这个已经被没收了的中心。说只要否认信仰,就保证他们有住处、食物和教育。

不管他们怎样诱惑,没有一个孩子要留下来。孩子们以相反的态度应对,他们讲和平的话,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真是神的孩子,他们在天上的父一定看顾他们。

孩子们都离开那里,走了二十七公里远的土路,多数孩子光着脚走。所有的孩子,无一例外,一直走到我们在马普托的小办公室,一路上用他们当地的尚加语(Shangaan)唱着敬拜的歌。

那时候我们没人知道该怎么做。

孩子们终于来到我们在马普托市中心的小办公室,这时我们已经在那里了。那里只有两个单人厕所。办公室里从墙到墙都是人,孩子们的脚在流血,他们的心受到创伤,被人嘲笑,讥讽他们的人说上帝不存在。

他们真是和平的使者!他们知道神是他们的父,他们凭着永不失败的爱,胜过逼迫。即使在生命受威胁的时候,也不停止敬拜耶稣。他们并不是有名的教会领袖,而是一群连鞋都没有的穷孩子,即使被人毒打和逼迫,也不会弃绝福音。

别人说他们是一群在大街上过活的孩子,无智能,无价值,在世界上没有一点儿盼望。就是这群孩子,站立在威胁他们生命的掌权者面前,讲和平的语言。

在邪恶面前,孩子们显出怜悯;在仇恨面前,他们彰显耶稣的仁慈;在逼迫里,他们不回击,反而成为使人和睦的榜样,他们实在是神的儿子和女儿。

爱永远够用

我开始生气了。我不明白,神交给我们这三百二十个孩子,为什么又允许他们被人殴打,而且再次成为无家可归。神学上我知道天父上帝爱我们,也爱这些孩子,可那时我的确不明白在这个处境里,怎样做使人和睦的人。

我一个一个地看每个孩子的脸,试图找到一个办法带给他们希望。自从我第一天把他们从街上带回来,一直都在教导这些孩子“我们的爱必须不受限制,爱没有尽头。”

有一个朋友名叫马内萨,在战争期间是个军人,他总是要保护我。一次,有人悬赏二十美元要我的命,他来找我,说“别担心,艾达妈妈,我有个计划!”他有一支AK-47自动步枪和一枚手雷,藏在床下。他保证要这样保护我,说“我去把他们都杀光。”

马内萨以为我会十分高兴听到他的计划,但是我看着他,说“我们来是要爱人,带给人平安。”

我决定在大白天回到那个儿童中心。我知道生命会受到威胁,但是我想要向村子里的朋友们传讲爱和赦免。我把心里的话跟他们分享,“我要你们爱那些想杀我们的人,爱他们没有限制,没有尽头。我要你们与他们和好。”

我的信息不会更改,我所能给予的只有爱,眼前发生这些事,为要试验我们的爱。

我们本可以回美国躲避眼前的疯狂,也可以使用国际出版物为自己抗争,但是我们不断地听见主要求我们爱他们、饶恕他们。为了在这个艰难里鼓励我,罗兰把经文打印出来,贴在墙上。有一阵子,我认定我的性命就此结束了,在好多天里,我不吃东西,也不睡觉。我们的心破碎了,灵被压垮了。我们亟需从天上来的神迹。

神回应了我们的祷告,祂让我第一次亲眼看见五饼二鱼的神迹。祂从美国德州差来一位姊妹,她为我们一家四口煮了一锅辣味牛肉浓汤和米饭。

我打开门,院子里有将近一百个孩子,她见了有些吃惊。看到我家有这么多人,她吓了一跳,喊着说“我只做了够四个人吃的浓汤。”我有个很大的家庭,不过别担心。

于是我看着她,要她做个简单祷告。这使她不悦,她想回家再多做些吃的。所以她半认真地祷告说“神,求你祝福这些。阿们!”

那时候我不觉得自己像是个使人和睦的人,不过知道我是神的女儿。大家实在太饿了,也想知道我要怎么做,所以我就告诉孩子们坐在草垫子上,敬拜耶稣,准备吃晚饭。那时候我还不知道神也会使塑料盘子增加好多倍,所以在办公室预备了很多盘子。我们的一个莫桑比克女儿拉比娅,和一位同工朋友玛丽亚,一起帮着从一小锅米饭、玉米糕、和浓汤里给每个人盛饭。我要求他们给每个孩子盛满,因为他们太饿了。

最后,每个孩子都吃饱了。这是我平生第一次看见,无论如何,总是够用。在我们有最大需要的时候,神确实向祂的孩子们提供足够的食物。

在神的儿子们凡事都能

在经历这些逼迫的时候,我们天天为逼迫我们的人祷告,尽管他们悬赏要我的性命。神听了我们的呼求!自从那之后,我们又建立了三所新的学校。

过了几年,看到我们学生遥遥领先的考试分数,政府的人带着歉意来到我的办公室,因为我们学生的成绩在全国居首位。他们眼睛里含着泪,要求我原谅他们曾经没收我们的房屋。我们的孩子们选择做和平的使者,他们也得到了大的赏赐。

对我而言,这些孩子是上天所赐下的珍宝。我祷告,神使我永远不放弃任何一个孩子。我定意要观看,在这些完全献给祂的小小生命里,耶稣将要施展怎样的奇妙作为。祂已经把这些被遗弃的孩子转变成为领袖人物。

最近我们听见大好消息!莫桑比克只有几所大学,其中一所有名的大学,只剩下两个名额,而报名的有一万二千人。他们把这两个名额给了我们Iris的两位当地同工。我们的学生实在要成为莫桑比克未来的领袖,因为他们学会了赦免,学会以爱做回应。

用相反的态度回应

像孩子们能够逃离迫害他们的人那样,我们实在是蒙神祝福的,尽管用世界的成功标准看不出祝福在哪儿。在疼痛中爱别人,在邪恶面前饶恕,在煎熬里安慰,在冲突的时候带来和平,这就是神的心肠。

真正的幸福来源于以世界相反的态度回应。爱是永不止息,如果留在爱里,你就永不至于失败。

在莫桑比克,我们不断地经历属灵大争战。在争战里发现,圣灵的果子是我们的强大武器。罗兰总在提醒我,对神的敬拜超越一切。神知道在这世上怎样荣耀祂自己、维护祂名的尊严。祂的旨意宏大,又充满喜乐,美好无以复加。祂的国度是公义和完美的家乡,祂的旨意要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神喜悦教会向着祂的目的地进发。灰尘、糠秕、和这世界残留的罪孽不能阻挡祂。我们看见的损失不会使祂灰心,因为祂不是希望我们做得更好,而是以祂的大能与我们同工,祂必得胜。祂要把我们制作成和平使者,祂的国度要带着圣灵的公义、平安和喜乐降临(罗马书14:17)。

在地上的儿女们,欢喜快乐吧

你们去吃肥美的,喝甘甜的,有不能预备的就分给他,因为今日是我们主的圣日。你们不要忧愁,因靠耶和华而得的喜乐是你们的力量。

— 尼希米记8:10

神的喜乐是我们的力量,必须记住这一点,特别当争战猛烈的时候。刚刚过来这十八个月是迄今我经历过最困难的时期,朋友们、婴儿们去世了,疾病、洪水、情感的创伤、巨大的经济需要、重大的财产损失、生命的威胁、谗谤、还有出卖。然而,越是困难,我们越顽强地专注于我们荣耀完美的奖赏,基督耶稣。祂的价值永远超过一切。

在试炼和患难里,我们的敌人试图使用各种可能的手段,迫使我们专注在问题上。我们只给他很少的关注,而专注于我们的救主耶稣,我们不会偏离对祂的质朴、单纯的忠心。我们在长进。我们的武器是稳固的信心、温柔、和平、忍耐、和无法抗拒的爱。在祂里面,我们不可能失败。

应当选择降卑的路,就是唯一的路,我们就永不失败;当以相反的态度回应,以爱阻止争斗,以饶恕应对仇恨、以仁慈回报邪恶,我们就永远得胜。山上的宝训是至善的。如果我们跟随耶稣的脚踪走向十字架,走这条哀恸、温柔、怜恤、谦卑、饥饿、和平安的路,我们就实在要得到莫大的祝福。在爱里,神要将一切扭转过来。

为什么使人和睦的人要称为神在地上的儿子?与祂儿子联合,我们继续做祂的工,就在圣灵的大能里使人和好。我们当选择天父的视角、像神的儿子那样行走在地上。这样做的结果,已经在我们失去儿童中心这件事上显明了。为我们的信心,神赏赐我们,让我们在奔巴拥有一块土地,是1997年失去的那块地的七倍大。这些年之后,当年逼迫我们、毒打我们儿童的那些政府官员,现在感谢我们没有离开这个国家。

有史以来最好的圣诞节礼物

我还面临另外一类争战,不是从政府来的,而是从那些抱怀疑态度的神学家们来的,他们不相信我们的经历合乎圣经。在一个炎热的圣诞节,我坐在草垫子上,看着我们那好几百个美丽的孩子们。那是非洲热带气候,气温摄氏43度(华氏110度)。

我坐在那里,汗如雨下,幸福地看着他们灿烂的笑容,因为耶稣告诉过我,“看着每一个孩子的眼睛,一个一个地祝福他们。”我们从街上和垃圾堆里邀请所有的孩子。

听从救主的话,我一个一个地看他们的眼睛。在我身边聚集着那些出卖自己身体的女孩,还有盗贼、无赖、村子里的孩子、被遗忘的、失丧的、遗弃的、孤独的。

我们这些奇妙的同工,为在儿童中心以外的大小孩子们精心准备了礼物,我带着极大欢喜把礼物发给孩子们。不少青少年来的时候就已经喝醉了,不是在圣灵里醉了,是真地醉酒。那些街上的女孩几乎没穿什么衣服。不管这些,我把他们每一个都搂在怀里,他们都叫我艾达妈妈。

邀请来吃圣诞节宴席的这几百个大小孩子,一个接一个地走过来。那时有一位从美国来的同工,是美国一个州的心理健康主任,她想,试图把有限的礼物袋发给那么多孩子,岂有此理!说不定她正在认为我本人心理就不大正常。

我向她解释说“我有意先发给那些从没收到过礼物的孩子。”于是开始给出礼物。起初,我的做法不太受欢迎,我们自己中心里的孩子只能等待,眼睁睁看着我把那些精心准备好的礼物首先送给街上的孩子们。

我们继续这样做,最后,轮到我们稍大一些的女孩。我的朋友,也是同工提醒我,剩下的袋子里只有软毛狗了。其他袋子都给出去了,就只剩下这些。

所以当女孩们到我面前的时候,我直接问第一个女孩,“宝贝,你想要什么?”

“小珠子”,她回答。
“好,她们想要小珠子”,我说。
我朋友的反应是,“袋子里没有别的了,只剩下软毛狗。”
“请再查看一次”,我对她说。

 

这回她生气了,不过她还是把手伸进装着玩具狗的袋子,然后尖叫起来,“珠子!袋子里有珠子!”那些从阿根廷来的志愿者开始到处蹦啊跳啊,喜乐得喊叫着。我们所有的女孩都得到漂亮发光的珠子作她们圣诞节的礼物。

神实在是神,祂比圣诞老人好太多了。记得我还在伦敦大学国王学院攻读系统神学博士学位的时候,有一个学期,一位著名神学家在那里讲课,他在课堂上嘲讽一些虔信的人和灵恩派的人,讥诮他们会为停车位祷告。他俏皮地拍打着胡须,说“神不是圣诞老人。”

的确不是,耶稣比圣诞老人大多了。耶稣变水为酒,神至今仍然把儿子的灵赐给人,把那些小小孤儿的心,转变成天国之王的亲生儿子和女儿。

那个圣诞节前来帮忙的志愿者们,回到美国和阿根廷后,就到市中心寻找并服侍那些贫穷的人。我们的孩子有足够耐心,更愿意看见从街上邀请来的孩子们先得祝福。这是从前阿西西的圣弗朗西斯说过的话,今天读来仍然是对的:

主啊,使我成为你和平的通道,使我在
仇恨之处,带来爱;
伤害之处,带来饶恕;
纷争之处,带来和谐;
谬误之处,带来真理;
怀疑之处,带来信心;
绝望之处,带来盼望;
黑暗之处,带来光;
伤心之处,带来喜乐。   

主啊,赐给我恩典,我就更寻求安慰人,而不是受安慰;理解人,而不是被理解;爱他人,而不是得到爱;因为忘记自己,才找到自己;赦免别人,就蒙赦免;向着自己死,就向着永生活。

— 阿西西的圣弗朗西斯

 

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称为神的儿子。

 

默想

在她生命的尽头,特雷莎修女回顾这一生的事奉。她这段话非常好地回答了:事奉什么?依靠谁?依靠多少?

我们所做的工,无非是把我们对基督的爱具体化了。我不必找到耶稣,是耶稣找到了我,拣选了我。一个有力量的事奉,其根基是被基督所拥有。祂就是我所想要活出的那个生命;祂正是我想要发出的那束光;我只想藉着祂的爱来爱人;祂才是我要分享的喜乐。耶稣是我的一切,没有祂,我什么都不能做。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