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道的魅力

道成了肉身,丰丰满满地有恩典,有真理,魅力四射,令我折服
正文

3. 温柔的人有福了

(2021-10-16 19:32:01) 下一个

3.  温柔的人有福了

 

恐怕不会有人比我更需要上帝的帮助和恩典,我常感到无助、无力。可能这就是上帝使用我的原因吧,因为我无法依仗自己的能力。每天二十四小时,时时刻刻都依赖祂。假如每天有更多小时,在那多出来的时间里,我还是每时每刻需要祂的帮助和恩典。

— 特雷莎修女

 

重要的不是你,而是祂!重要的不是我,而是祂!唯独祂配得荣耀。为了揭示我们内心的隐情,使我们成为愚拙,祂甚至会冒犯我们的头脑。我觉得自己就是神的小傻瓜,被祂裁剪成单纯的爱。

神曾经对我说“假如牧师和传道人都完全放下自己,我就能把世界翻转过来。”神所说的是放下和放弃对这世界上“事物”的愿望,祂在寻找那些极度饥饿的仆人,他们想要得到祂超过他们自己的性命。他们没有成功,因为根本不存在成功,为了认识耶稣基督这个超越一切的益处,他们把万事看作有损的(腓立比书3:7)。神不在乎我们是不是大有能力,祂在乎我们是不是真心愿意。

每次在我出门服事之前,莎拉常为我做这样的祷告,“主啊,把海蒂做成你手里的一只画笔,在她为你放下的生命里,画出你喜欢的任何图画。”在主的手里,我们必须完全柔韧,因为祂要把你颠倒过来,好使用你把世界颠倒过来(使徒行传17:6)。(经文里的“搅乱”原意是“上下颠倒过来”—译者注)

神正在对我们说“更多放下,放下。”事奉唯一的方向是:降卑,再降卑,一直到底。

真正的伟大:温柔

另一个英雄是莫桑比克马普托(Maputo)人荷西牧师。有好几年的时间,我们一起牧养在辛佩托(Zimpeto)的教会。现在荷西牧师领导超过一千所教会。几年前,我见他把脸伏在教会的泥土地上,啜泣。圣西缅曾说过,眼泪是圣灵同在的标记。我看见他在坚硬的土地上留下一洼洼泪水。

最后我问荷西牧师为什么哭,他回答,“我里面满了喜乐,神刚刚告诉我把一切所有都给出去。”

我心想“你住的是个罐头小屋,你一无所有啊!”他那小屋子,老鼠常在夜里进去,咬每样东西,甚至咬他和他太太的脚趾,尽管他们从不抱怨。观看他伏在地上啜泣,我知道这人值得信赖。现在他与罗兰,惊异大叔(Papa Surpresa)还有我自己一起承担国际事工指导工作。

三天后,我们的建筑承包商告诉我,荷西牧师把他所拥有的每一件东西都拿出来,送给了穷人。这人有着真正的权柄,这权柄来自于温柔、和向着神可信赖的忠心。他有一颗谦卑的心。

一个澳洲的团队来这里帮忙,对这些事一无所知,只看见荷西牧师在神面前哭泣,每天走上好多里路,在爱里服事穷人和孩子们。这个团队跟他说,“我们要给你盖一栋新房子。”你猜荷西牧师怎么做的?他把那栋新房子塞满了孤儿和被遗弃的孩子,使他们做他的儿子。

你若先寻求天上的财宝,神把地上的也托付给你。

新房子盖好之后不久,另一个人给荷西牧师打了一口井。现在,他收养的孩子们有干净水了。然后有人给他接通了电源,所以他又有了电灯。荷西牧师不知道拿这些东西怎么办!如果你活出谦卑的生命,神就把许许多多交托给你。

荷西牧师后来告诉我们,他母亲为复兴祷告了多年,他记得从小听见她向耶稣哭求,对主说她只有两个愿望:在死之前看见大复兴临到莫桑比克,并参加儿子的婚礼。那个主日,在我们为荷西和琳达举办的婚礼上,他母亲说 “现在我可以回家与耶稣同在了”。一周后,她去世了。

惊异大叔

前面提到惊异大叔,因为他是我们Iris事工的国际指导之一,不过关于这个人我要说的,比他的头衔多得多。惊异大叔行过许多神迹奇事,可他从来没有过半点骄傲。这个谦卑温柔的人笑容常在,总是被喜乐所充满。神膏抹他,并授以极大的权柄,他也曾叫死人复活,却总是以喜乐、谦卑和温柔为冠冕。

如果遇见惊异大叔,你首先会注意到他的牙齿,因为他总是在笑。罗兰说,抑郁被惊异大叔逼得走投无路。他永远都在喜乐里。有一次在惊异大叔去服事的路上,车子抛了锚。他扛着轮胎在雨中走了八个小时,一里接着一里,一路高歌赞美耶稣。到了村子,他说“赞美主!我真高兴能跟你们在一起。”你猜后来神做了什么?祂赐给惊异大叔一辆新车子。不过他在天上的财宝远远超过在地上的这些。

我们最近一次在长有灌木的地区做医病布道,同行的有一位访友,他出门习惯住高级宾馆,而这一次,我们这位著名的旅行家要露宿野外了。望着非洲的夜空,惊异大叔笑着对他说,“你习惯住假日酒店,现在我们假日露天;你知道有五星级的,今晚住的可是百万星级!”

一个谦卑的人,可以住五星级酒店,或住在灌木丛,百万颗星之下,都一样喜乐。马太福音5:5说“温柔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承受地土。”这节经文的意思之一是,住在神的心里,你永远富足。谦卑的人有一种特质,让耶稣从他们生命里流露出来。在他们的谦卑躯体里,我们看见神的指纹。

你求我,我就将列国赐你为基业,将地极赐你为田产。

—诗篇2:8?

玛夸新妇

我们怎样继承地土?在2002年,神把我们差派到奔巴半岛。它位于莫桑比克的德尔加杜省,这个省是玛夸部落的家乡。当年宣教学者们报告说,玛夸人是下撒哈拉一带最难以宣教的部落之一。

当神告诉我们北上传福音,而要把孩子们留在南方总部,我哭了,不过还是上去了,去得我们的产业,就是神的玛夸新妇。出于祂的怜悯,神说我可以带五十个南方孩子一起北上。

我们第一次搬到奔巴的时候,那里只有很少几位宣教士,生活在这个几乎是福音未得之地的省份。靠着神荣耀的恩典,我立即带领十五人归向耶稣,尽管在第一次门徒训练聚会上,有人还显示着被鬼附的表征。每一周我们的路虎满载着歌声不断的孩子们,开进黑暗掌权的地区,奉耶稣的名传讲救恩的好消息,每一周都见证神迹奇事。

现在,玛夸部落有成百上千的教会,成万的人把他们的信心放在耶稣里面。神接连不断地藉着爱祂的人,就是温柔谦卑的人,施行大能作为,祂把地极都作为产业赐给我们。

战略方案:不断降卑

听说我们的教会快速增长,常有人问“你们的战略方案是什么?”每次我都会笑。我们可没那么聪明,不会制定什么方案。

神的教会增长战略方案是叫我们停止我们当时所做的,与穷人为伍,学习怎样去爱。罗兰和我就是这么做的,只不过我们的目的不是发起一个教会增长运动。我们坐在街上,向穷人和孩子们学习天国。之后 ,盲人的眼睛开始看见,聋子的耳朵开始听见,瘫痪的脚开始行走,在当地的泥屋教会里,穷牧师们开始叫死人复活。

如今在莫桑比克,我们已经有超过一百个死人复活的见证,人们把装着死人的棺材,抬到我们在街上布道的人和在灌木丛里传福音的人那里,把死了的婴儿带来,有时因耶稣的名他们就活过来!

叫死人复活是个不错的战略方案!当死人复活的时候,教会就增长。现在已经有数千所教会了。我们想要看见每个村子都有教会,从非洲直到耶路撒冷。我们要看见神的荣耀遍满地面,好像众水遮盖海洋一样(哈巴谷书2:14)。我们想要降卑再降卑,直到神的灵被我们吸引。

河水往低处流

王的心在主的手中。

常有人送我贵重的戒指,带着极大的喜乐,我接过这些闪光的戒指,把它们戴在穷人满是皱纹的手指上,就是那些被痲疯病和其他疾病击打过的手指。这些贫穷的妇女出嫁的时候,我就把戒指戴在她们手指上,心想,“神的国度是把世界颠倒过来的,就这样!”

神曾告诉我,永远都可以为这一件事祷告:扩张我的心,爱得更多。

有一天主耶稣让我看见异象。祂说“我要带你上山,到一个低洼之处,因为河水往低处流。”如果你处在低处而不在乎你的地位,不管在那里流淌着多少神的同在,你都会得到,因为你足够低。彼得前书5:5说“神阻挡骄傲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路加福音1:52说“他叫有权柄的失位,叫卑贱的升高。”或许我们必须足够降卑,才可以活在神的荣耀恩典里吧。

你该向往沉浸在神的心里,活在那里,因为一切果实从那里涌流出来。以西结书第47章是我最喜欢的章节,河边栽着的树木每年十二个月都结果子。真正使徒的服事,都是沉浸在神的荣耀里而涌流出来的,并由此带来不可休止、超自然的累累硕果。

也许我还不完全了解现今大家常说的“使徒事工”,不过,我听一位好朋友兰蒂克拉克讲到过使徒的职分和被差派的意思。在兰蒂讲道的时候,圣灵使我头朝下倒立。我喜欢处低位,而不是高位,喜欢藏在神翅膀底下不被人注意,可不想在上千人面前倒立啊。还好那天穿着长裤,感恩哪!

我觉得神的大能一次次地把我摔来摔去,头和后背都摔在地上,似乎从头到脚到处是伤。这真使我降卑下来了!

在这过程中神向我说话,祂说“使徒是头朝下的。”跟高抬自己的人恰好相反,使徒是最卑下的位置,使徒的地位是舍弃一切地爱,浸透在人子耶稣基督的性情里,作众人的奴仆。

这就是神想要的服事:谦卑。在谦卑里,耶稣成为无有。虽然祂知道祂的权柄高过万有,祂选择在告祂的人面前不开口。耶稣把祂自己的意思限制在天父的旨意中,祂披上温柔作衣服。

谦卑是在考虑自己之前先顾念别人,是让路给瘸腿的人,恩待你门口的盲人妇女乞丐,让位给那位傲慢的牧师、或者那个排队时直插到你前面的人。我们不因自私的意愿做任何事。当然这并不是说你绝不寻求你的益处,而是宁愿首先寻求他人的益处。环顾四周时,你注意想、看、听、感受,在考虑自己的益处之前,你首先停下来,倾听和顾念别人的益处。

耶稣的态度是什么?那正是神的性情。“祂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耶稣始终知道祂是谁。真正的儿子知道自己是谁,因为祂听见天父的声音。“从天上有声音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马太福音3:17)。

真正的儿子知道自己可以支取父所有的一切。在浪子的故事里,父亲说“儿啊!你常和我同在,我一切所有的都是你的”(路加福音15:31)。重要的是拥有祂的性情,而不是向谁证明什么。耶稣为了爱的缘故,把自己白白地舍了,现在祂邀请我们也来这样做。

在腓立比书第二章,保罗叮嘱我们,不做任何事出于自私的意愿或虚荣。没有人应该建造他自己的事工,因为那与神呼召我们来的目的刚好相反。祂呼召我们进入柔和谦卑,在地上建立神的国。

真正饱足的关键

人心中自我的抱负,是危险的敌人,它毁坏教会的心。为什么八福的第一福就叮咛我们要虚心?必须充分清楚明白我们多么需要耶稣。没有这个启示,就不会有祝福涌流。

我二十几岁的时候,还有一点抱负和靠自己的态度。做大型聚会的邀请常使我兴奋。还记得耶稣怎样止住了我。那时我在亚洲,每天晚上看见成百上千的人归向耶稣。

然后神说“停”!而我呢,奉耶稣的名斥责那声音,以为来自仇敌。第三次听见,我才意识到这是神,于是俯伏下来,脸贴着地。不过还在问神,正当我带领众人归向祂的时候,为什么叫停。祂说,“关于国度,你完全不懂。”这话我可不想听。

于是我告诉神,我的确懂得祂的国度,不论如何,众人来到了耶稣面前。到后来,我决定听听神怎么说。就是这个时候,神告诉我去与穷人为伍,学习神的国。

神无法使用个人的抱负,也没办法祝福虚荣心,相反,祂要把这些东西从我们里面除掉。

在谦卑里,你看别人比自己强,也永远不会把自己摆在高人一等的位置。在大型聚会或者户外大会上,只要可行,我经常拿掉那些把我与别人分开的红绳子,我会看着维护会场的人,向他们笑着说“不要绳子!”当疲惫的时候,我很感谢他们的帮助。然而大多数时间,我跟大家一起坐在土里或地上。

在莫桑比克,我们的牧师都没有好看的服装,也没有考究的皮鞋,他们住在泥屋里,人叫他们“大叔”,而不是“使徒”或“牧师”,可实际上他们就像早期“搅乱天下的”使徒那样(使徒行传17:6)。

另一个我喜欢的英雄是谭维克妈妈,她曾三次使死人复活,与谭维克大叔一起指导莫桑比克一个地区的事工。不管在什么地方讲道,神迹奇事常随着他们。可是在我们圣经学校的第三年,她竟然考试不及格!在毕业典礼上,宣教士对我说她期终考不及格,因为她阅读不够好。

想想看:使三个死人复活,她竟然通不过圣经学校考试!或许神根本就不像我们这么看重所谓宣教资格!谭维克妈妈是这些温柔的人里的一个,在神翻转过来的经济体系里,她承受了地土。

在爱里同负一轭

我听见有大声音从宝座出来说:看哪,神的帐幕在人间。祂要与人同住,他们要作祂的子民。神要亲自与他们同在,作他们的神。神要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因为以前的事都过去了。

—启示录 21:3-4

要想承受地土,我们必须温柔。成为在爱里与祂同负一轭的新妇,就必须跟随祂的脚踪行。我们必须在爱里倒空自己,成为耶稣所说虚心的人,才会得到天上的财富,被祂所充满。耶稣来住在我们中间的时候,祂为祂的新妇付上所有一切作代价。现在该我们放下自己的生命,与祂合一,承受天上的财宝。

基督徒的生活都是在联合与交融里。就像启示录21章所描述的,神选择与我们住在一起,称我们为祂的子民。耶稣是我们的王,却做了仆人,在祂里面,神使祂自己与人联合。与耶稣联合,我们继承了新天新地。两个人真实相爱,会把自己的全部给予对方。神不要我们仅仅模仿耶稣去爱,祂的愿望是在祂的大爱里,占据我们全部的性情和本质。

这个新妇要放射出耀眼的光辉,慈爱像她的新郎、祂的王。她有一样的圣灵,一样的心思,不为个人的抱负或虚荣做任何事。她顾念别人多过自己,她听从腓立比书第二章的话,“凡事不可结党(“不可结党”英文版多译作“不可出于个人自私的抱负”、中文新译本作“不要自私自利” — 译者注),不可贪图虚浮的荣耀;只要存心谦卑,各人看别人比自己强。各人不要单顾自己的事,也要顾别人的事” (第3、4节)。

这个新妇要放下世界自私的财富,以承受地土。她被爱征服,又凭着爱全速冲进世界的黑暗里,让神的荣耀,藉着她在这世界熠熠放光。这都是为了爱的缘故。

就像在婚姻里,我们必须把生命献给另一位,就是新郎,我们的王耶稣。如果我们拥抱登山宝训,生命就不再是自己的,而要变成所能想象最使人满足、令人兴奋、有极大喜乐的生命。神知道怎样用天上的真财富来祝福我们。

婚纱:棕色的袍子

跟随耶稣,让我们穿上那件耶稣十分乐意穿上的、祂的圣洁谦卑的棕色袍子。

几年前有一个属天的经历,那天神非常清楚地对我说话。那时我正处在一段困难的时期,在我们专门照顾患艾滋病的婴儿房里,传染着可怕的麻疹。与同工们一起哭泣,我祷告说“哦,耶稣啊,求你现在到我这来,我需要你,这些可都是我们的婴孩呀。”

就在这时我进入异象,看见耶稣,祂正看着我,我就瘫倒在地上!看见祂的面容,我全无力气。祂看着我,使我留意到祂手里有两件袍子。

祂右手拿着这件荣美剔透的袍子,放射出光辉,材料看起来像是活的,真是令人目瞪口呆地美:白色的袍子,金色、蓝色和蓝紫色的线嵌在其中,美得令人窒息。

我仰望耶稣,说“这是我所见过最美的东西。”

耶稣的左手拿着另一件袍子,棕色粗麻布做的,有的地方破了,也不干净。我从来就不喜欢棕色。当我再仰望主耶稣的时候,祂说,“海蒂,选一件袍子给你自己。”

我大声喊“我要棕色的袍子!我要那件破了的!”可是心里马上想“我刚才怎么说的?”完全不知道我为什么那样选,因为出于本性,我心里实在想要那件美丽的。

主的眼睛里充满明亮的爱,祂的眼睛向着我微笑,说“你选的好,这是我在地上的时候穿的”,就把那件袍子给我披上。

祂继续说,“这另一件袍子也是你的。在我的国里,你要穿这件袍子,跟我在一起。”我们倘若降低自己,祂要将我们升高,我们若是自己谦卑,祂就会抬举我们。我们如果像祂那样行走,穿祂的袍子,像祂那样爱,我们也将承受地土。

特雷莎修女被差遣

特雷莎修女持续不断地在神和人面前谦卑自己,在一生当中,她始终把1946年9月10日看作最重要、最值得纪念的一天。那天她乘火车三等车厢从加尔各答出发,去大吉岭参加洛雷托修道院的年度灵修会。她在读马太福音25:31,绵羊和山羊的比喻。以下是她的描述:

我感到上帝的话刺进我心里最深处,这是从未有过的经历。你知道扫罗的故事,他骑马走在耶路撒冷去大马士革的路上,突然从天上有一束大光击打他,挡住他,把他从马上摔下来,迫使他听我们主对他说的话。那天我也是这样,马太福音那几句发出光耀的圣言挡住我的去路,迫使我听主说话的声音。

望着火车窗外,她被路边乞丐的困境所震撼。在内心最深处,那声音继续说话:

我所爱的啊,你必须在这些悲惨的人中间,每一个人的里面,看见你所爱的耶稣。你必须爱在那里看见的耶稣,服事这位耶稣,照顾这位耶稣。永远不要忘记祂说这话的声音,“你们既做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

 

温柔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承受地土。

 

默想

 

常有人要我为他们祷告,祈求能见耶稣的面。我就为每个人祷告,求主使他们看见在穷人里的耶稣。所有人都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和样式造的,每个人都是祂所宝贵的。如果我们让祂开我们的眼睛并叫我们清楚看见,在我们的王和新郎的面前,我们就会变得温柔,我们的心就会被吸引出来,向着破碎的和贫穷的人,给他们一个安全和爱的处所,把他们叫回耶稣的家。

— 特雷莎修女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