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道的魅力

道成了肉身,丰丰满满地有恩典,有真理,魅力四射,令我折服
正文

成为我父亲的属灵父亲

(2021-06-13 20:07:38) 下一个

成为我父亲的属灵父亲

2013.11

【这是我差不多八年前在恩福家人当中所做的一个感恩分享,我自己差不多都把它给忘了,这两天在电脑里查资料,偶然发现了它,有点喜出望外。父亲节快到了,将它上传在这里,记念已经被主接去八年的父亲】

感谢主,今年我和我家经历了神极为丰富的恩典。今天在这里我要跟各位分享一个感恩事项——我感谢主让我在今年春天有机会“反哺”我的父亲——栽培、牧养这个属灵的婴孩。

“乌鸦反哺”的故事很多人都耳熟能详。据说乌鸦在母亲的哺育下长大后,当母亲年老体衰,不能觅食或者双目失明飞不动的时候,它的子女就四处去寻找可口的食物,衔回来嘴对嘴地喂到母亲的口中,回报母亲的养育之恩,并且从不感到厌烦,一直到老乌鸦临终,再也吃不下东西为止。

我自从小学毕业,就在外求学、工作、服侍,很少有机会回家在父母身边尽孝,这是我多年来的一个遗憾。但感谢主,十六年前,我带着新婚不久的妻子回老家探亲,夫妻二人同心协力,决定把福音传给家人,短短几天的时间,就有好几位家人接受了耶稣基督作为他们个人的救主和生命的主,而我的父亲就是其中的一位,按照圣经的说法,我和太太丽杰在基督里生下了这个我地上的父亲这个属灵的婴孩。

遗憾的是,我们虽然在福音里“生“了他,却没有好好地“养“他。回到北京没有多久,我就开始忙出国的事,半年之后到了千里之遥的德国,当时的通讯并不发达,跟家人联系起来远没有现在这般方便,除了送过一些圣经和属灵的书籍,并没有好好地栽培和牧养这个属灵的婴孩,家乡又没有教会,虽然他领受了一个全新的生命,但他过的还是以前的生活,他不知道怎么读经,也不知道怎么祷告。

后来我蒙召奉献来到美国接受神学装备,三年的时间,自顾不暇,对父亲的属灵关怀十分有限。毕业之后就开始学习牧会,生活的节奏更快,更为忙碌,父亲没有手机和电话,只能偶尔通过弟弟传话,我虽有心牧养他,但力不从心,也效果不彰。

再后来就是2011年六月,父亲被邀请参加西安举办的父母营,我们教会的一对夫妇专门陪伴和服侍我的父亲和弟弟,他们夫妇竭尽所能把基要的真理跟他们解明,我的弟弟在那里决志信主,而我父亲的信仰得到初步的坚立。

为了及时跟进,我写信给我的已经做国家公务员的侄儿,他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我让他有针对性地写下几份祷告的范例,寄给他爷爷——我的父亲,让老人家学习祷告。父亲是认真的,有空就看这些范文,照葫芦画瓢,学习祷告,虽然生涩,但有进步。

感谢主,今年3/1-14, 在太太的大力支持下,我有机会回国两个礼拜探望卧病在床的老父亲。因为路途遥远,交通不便,在路上的时间就占去了差不多一半的时间,所以我真正在家陪伴在父亲身边只有七整天加几个小时而已。

这七天多的时间我都做些什么呢?用两个“特”字来概括:就是特护和门特。

特护:特别护理的简称。感谢主给我一个礼拜的时间,让我可以给父亲端茶递水、洗脸、剪指甲、洗澡、换尿布、洗脏衣服、抱他到外边晒太阳、喂他吃些东西、照顾他大小便、协助医生给他打点滴等等,基本上扮演一个护理人员的角色,很感恩有这样的机会服侍自己的父亲,略尽孝道。

门特:就是Mentor的英译,属灵导师的意思。一个礼拜除了生活上的护理,我也尽力在属灵生命上建立他。我请父亲跟我分享他生命的故事,分享他婚姻美满的秘诀,分享我们家的legacy--- 家庭的传承;我也给他读一些我写的文章---忘了告诉大家,两年前我答应给我父亲写一本书,题目就叫《我在美国做牧师》,主要的目的是向父亲解释我在美国这些年究竟做些什么,安息年假里我完成了书稿的百分之八十,我这次回国之前,请秘书帮助做一些编排,最后是Alfred弟兄帮助我做简单的印刷和装订,真是神的怜悯,让我这次回国能带着这本刚出炉的小书呈献给父亲,算是没有食言。那几天陪伴父亲的日子,我就挑一些文章念给他听,包括我当初为什么信耶稣,为什么奉献,我为什么离开北大,我在神学院的装备,我夫妻的适应,我在教会的服侍等等。他听得津津有味,偶尔还有一些积极的回应。我也教他祷告,为他祷告,跟他一起祷告;我还给他讲解基督教的基要真理,讲解受洗的意义,最后还在病榻上给他施洗。

可以肯定的说,经过一个礼拜的扶力,我的父亲知道所信的是谁,他有永生的确据,我亲眼见证:他外体虽然日渐朽坏,但内心真是一天新似一天,我为他跟主之间有一份真实美好的关系感恩,也为自己能有机会为他施洗感到欣慰。

回美国之后,我一直在想,若是我父亲一信主,我就开始对他做初信造就,那该有多好啊!我至少浪费了十年的时间,而这十年如果好好使用,我的父亲的生命光景会大不一样,我家的属灵气氛会大不一样,我自己都要蒙更大更美的祝福。

但愿阅读我见证的弟兄姊妹,不要留下这样的遗憾。

最后,我要分享一个我的发现。这个发现关乎两位老人,都是我至近的亲属,一个是我的爷爷,一个是我的父亲,他们都曾经卧病在床一个多月,最后都在亲人的陪伴之下过世,我都有幸陪伴過他們几天的时间,而两者过世时间相隔27年,两个人,面对死亡表现出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一个恐惧害怕,一个有安息。带来的家庭气氛也是截然不同:一个是悲悲惨惨,愁云惨雾;一个是充满盼望,喜乐满溢。而导致这种差别的根本原因在于:前者没有认识耶稣,后者是主的门徒。

是的,今年我要特别地感谢主,让我不仅多年前传福音给我的父亲,而且在他离世之前还有机会栽培他,牧养他,建立他,让他属灵的生命长进。因着神浩大的恩典与怜悯,我居然有机会“反哺”我的父亲,并成为我地上父亲的属灵父亲和牧师。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