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原点出发

每个人或许只有一个故乡,家却可以无处不在。亲人在的地方是家,心安定的地方也是家。。。。。。
正文

忆东瀛:探访古都镰仓(二)

(2021-11-19 14:12:20) 下一个

离开大佛后我们乘车返回镰仓站,去拜访赫赫有名的鹤岗八幡宫。八幡宫即八幡神社,由镰仓幕府的建立者武将源赖朝于1063年请神修建,流传有义经和静御前的传说。让人联想起中世纪的镰仓时代。

八幡宫坐落在镰仓站的东北方向。拐出站口,视野豁然开朗,一条宽敞笔直的大路出现在眼前。非常有趣的是大路正中夹着一条小路,两旁种满了樱花树。可惜不是樱花开放的季节,只能想象春天来时樱花盛开的景象了。小路的尽头便是鹤岗八幡宫的入口了。远远望去,八幡宫高高在上,气势如虹,颇为壮观。

我们为八幡宫而来,也是为红叶而来,然而我们好像来得太早了点。漫山的丛林大部分依旧呈墨绿色,只在入口处的小桥流水旁拍到秋意盎然的红黄绿色相交辉映。待我们进入八幡宫前面长长的甬道时,天色已经开始转暗,甬道两侧的灯塔发出朦胧的灯光。

人群川流不息,不少人驻足于道路两旁的摊位前。其中一个专卖银杏的摊头热闹非凡,只见一只铁锅架在炉火上,摊主不停地用铲子翻抄着里面的银杏,直至银杏的外表出现斑斑黑点才将之盛入一个纸袋,然后用一木质榔头啪啪敲打几下再装入另一个塑料包中方递给买主。我看了看价格,不足二十颗银杏要价500日元。不觉伸了下舌头,好贵!

在八幡宫的脚下,我们巧遇了一场传统式的婚礼。婚礼在一座古色古香的亭阁里举行,亭阁漆成铁锈红色,由八根圆柱支撑,顶部像极了中国古时的燕飞状屋顶。一对身着日本传统礼服的新人站在亭阁的中央,主持婚礼的道士正手持经卷朗声高颂。

来宾分坐在亭阁的两侧,另外还有一对穿着古代长袍和长裙的青年男女引领着新郎和新娘,大概是伴郎和伴娘吧。亭阁的外围坐着几个同样古式打扮的吹鼓手,音乐声高越激昂,起伏不断。随着乐曲声,新人时时行礼,众来宾起身接受伴郎和伴娘为他们斟茶(酒)。

婚礼的气氛庄严肃穆,好像是在参加一场布道。新人的年纪看上去已经不太年轻,一副淳朴憨厚的模样。我不觉在心底衷心祝愿他们幸福。

 

亭阁的背后就是八幡宫了,但是要爬上上百个台阶才能到达宫前。一大群东南亚来的游客正挤成一堆在最上面的台阶上留影。进得殿内,里面又有一个钱柜。众人依次序排队,先低头闭目向神祈愿,再朝钱柜里扔硬币。善男信女中很多是年轻人,成双结对。想必是祈求神灵保佑健康平安,或是有份好工作吧。

尘世有着太多的烦恼,能有神灵的庇护或许真能美梦成真!?

 

离开八幡宫的时候,不过才下午五点多,天色却已完全黑了下来。随着大批的人流我们拐入一条小巷,里面灯火通明,林林种种的商店布满了小巷的两侧:果子店,纪念品摊位,服装铺,真是应有尽有。

忽然一阵烤肠的香味扑面而来,伴随着的还有阵阵的乐曲声。抬头一望,前面的摊头上挂着一面白板,上书“Original Kamakura Bratwurst”。嗨,怎么原汁原味的德国烤肠变成了“地道的镰仓烤肠” ,使用的标牌却是德语。

我好奇地凑上去看,一个黑色的平底锅里陈列着数根已烤得发黄的香肠,与我在德国街头所见的“Bratwurst”相差无几。不知味道如何,买了一根来尝,却被儿子的恳求声打断。于是我便不知其味怎样了。一根肠卖350日元,差不多是在德国的两倍。

 

离开镰仓的时候,已是万家灯火通明。镰仓古色依旧,幽静好像无处可寻。是众多的游客扰乱了古都的清净,还是镰仓已与时并进?或许两者兼而有之吧。

没能去大塔宫看久木和凛子观看的薪能表演,也没有时间到江之岛追寻他们幽会的踪迹。心中暗想,如果久木和凛子来世再幽会,会再选择镰仓吗?还是去问渡边淳一老先生吧。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