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原点出发

每个人或许只有一个故乡,家却可以无处不在。亲人在的地方是家,心安定的地方也是家。。。。。。
正文

忆东瀛:探访古都镰仓(一)

(2021-11-18 20:51:31) 下一个

下周就是美国的感恩节了,无意中翻出一篇旧文,记录了当年在日本值感恩节探访古都镰仓的所见所想,发出来,权当纪念逝去的日子。

从渡边淳一的小说“失乐园”里第一次知晓了镰仓。小说以男女主人公到镰仓偷情为开端,展开了对男欢女爱淋漓尽致的描述,从独特的角度探讨了“婚外情”这一千古永存的话题。

读小说的时候,我还没有来到日本。书中提到的地名尤其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些极具日本情调,却又蕴涵着古典汉语韵味的名称令我十分向往:镰仓,江之岛,吉祥寺,涉谷,赤坂,横滨,箱根,轻井泽。。。。没有想到,一年后我竟然真的来到了日本,并在东京的西郊落了脚。这些古朴优雅的名称纷纷从纸堆里走出,化作一幅幅生动的画面出现在我的眼前。

而我十分钟情的镰仓却由于离东京较远,迟迟未能亲眼目睹。小说中称镰仓古朴幽静,令人神往。眼看又一个秋天将尽,我和家人终于决定去探访镰仓。

那是美国的感恩节,在日本叫劳动感谢日之后的星期天。整个上午天空阴沉沉的,我们盼望的气象预报所说的太阳不知躲到了哪里去,于是磨蹭到几近中午才出发。

镰仓位于东京的南面,小说中的久木和凛子在东京站会合,然后乘横须贺线去镰仓。从我住的东京西郊出发,乘JR线在新宿便可换横须贺线。整个行程大约为一个半小时左右。当我们走出镰仓站时,已经是下午两点钟。

镰仓站的规模很小,比起另一个古城京都的车站实在是有些寒酸。然而这里的游客一点也不比京都的少,其中不乏高鼻子蓝眼睛的欧美人士。看起来镰仓的名气并不亚于京都。

从车站口拿到一份旅游观光指南,上面介绍的景点很多:如高德院的大佛,长谷寺的观音,日本最早的禅寺建长寺,还有鹤岗八幡宫等等。看看所剩时间不多,又是昼短夜长的晚秋时节,天黑得早。我们决定先去离站较远的高德院拜佛;然后再返回车站到附近的鹤岗八幡宫,或许可以欣赏到红叶。

去大佛的路是一条弯弯曲曲的狭长街道,十分繁华和拥挤。我们乘坐的市内公共汽车夹在长龙似的车流中,一路走走停停,大约在十几分钟后到达大佛前。到了这一站,车上的乘客差不多下空了。狭长的街道两旁簇拥着大批的游客,有看了大佛出来的,也有我们这批正赶着去的。两股人流交替涌动,好象是过新年拜佛的情景,好不热闹,倒也冲淡了阴霾天气带来的不快。

高德院并不大,四周林木环抱,葱绿中夹着灿烂的金黄。院中的大佛亦如置身于世外桃源。佛像面容生动双目微闭,呈颔首式打坐于一石基上。这座佛像的正式名称是大异山高德院清净泉寺阿弥陀如来坐像。佛像铸造于1252年,高达11。31米,重124吨。自佛像建成后曾遭遇过两次灾难:一次是发生在1498年的一场海啸冲垮了大佛身后的寺院,所幸大佛本身并未受损;之后的一次是在1923年的大地震中,大佛的底座被摧毁。1925年人们又重修了大佛。

佛像的前面摆放着一个长条的铁柜,用来收集拜佛人们捐献的钱币。我们到达大佛脚底时,正碰上一位老者开柜取钱。

硬币哗啦啦的响声吸引了小孩子们的目光,几个半大的孩子纷纷凑上前去看热闹。四岁的儿子也拉着我要上前看个究尽。我的心中忽然觉得一阵别扭,因为硬币发出的声响好象与大佛的肃静不甚协调。

修身养性的出家人为什么不能等众人散尽再来收敛钱财呢?看来他们修练的功夫还不到家,或者说断绝尘世的欲念何其难也!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